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要闻  >  反腐倡廉  >  正文

衡阳市长在问政节目中将两官员停职 栏目组否认作秀

2014年08月08日 09:07:02 浏览:485次 来源:新京报

湖南经视《经视问政》节目录制现场,截至目前,八期节目邀请了18名厅局长、9名州市长前来问政。

  湖南经视《经视问政》节目录制现场,截至目前,八期节目邀请了18名厅局长、9名州市长前来问政。

  8月5日,湖南经视《经视问政》第八期节目播出,节目曝光了衡阳县西渡木材检查站站长和副站长涉嫌执法犯法,不仅违规经销木材,而且还涉嫌无证运输。在节目录制现场,衡阳市市长周海兵当场决定将二人停职。

  自“电视问政”兴起以来,一直面对“官员秀场”的质疑,该事件也遭遇“作秀”质疑。

  对于上述质疑,新京报记者昨日采访了节目组,相关负责人表示,“被问政官员录播前不知道详情。他们在现场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都是当时基于现场情况作出的反应,本色出演”。新京报记者 王姝

  现场

  短片揭丑市长宣布二人停职

  湖南经视《经视问政》第八期节目中,暗访短片呈现出2名官员的涉嫌违纪违法“罪证”。衡阳县西渡木材检查站站长凌祥君和副站长盛义芳,手中的权限是查验木材运输证、查处违法运输木材。但二人“执法犯法”,无证运输木材,而且亲自推销到销售点。画面中,几名销售点店主很无奈,称“不进他们(凌祥君、盛义芳)的货,就得罪了领导,不给他们面子”。

  暗访短片播放完毕,事发地衡阳市市长周海兵被邀请到问政席。问政代表团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身为市长,对这样执法犯法(凌祥君、盛义芳)的官员如何处理?”

  “第一,明天就把他们两个人(凌祥君、盛义芳)先停职,”周海兵立即表示,两名官员的行为比勒拿卡要还恶劣,“铁证如山,证据确凿。我们马上进入程序,而且重点查处违法问题,而不是违纪行为。重点不是查公职人员经商问题,而是他们违反了国家有关法律规定,无证运输木材。我们会作出严肃处理,依法、顶格处理”。

  湖南经视《经视问政》栏目组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说,该节目去年12月开播以来,节目现场有官员被停职,此系首次。

  “暗访短片证据详实,记者跟踪拍摄了很长时间,实录了两名官员无证运输、亲自推销的整个过程,而且不是一次,而是多次”,她说,短片播放完毕,不少现场观众很气愤,质问打算如何处置以权谋私、执法犯法的官员?在此氛围下,周海兵亮明态度,表态“先停职。”栏目组相关负责人表示。

  追问1

  市长可现场宣布官员停职吗?

  有嘉宾和网友点赞,但专家称不符合组织程序

  周海兵的表现,获得了现场嘉宾和众多网友的支持,“现场停职,点赞”,节目播出两日来,不少网友评价说。但也有人撰文提出,“电视问政不该成为审判场”。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也认为,《经视问政》不能代替组织程序,“官员的停职、免职,应该按照组织程序等相关规定处理。近年来,不少领导在现场办公、电视节目等场合当场拍板,作出停职、免职的决定。即使官员确实有问题,而且问题很严重,这种做法也不合适”。

  周海兵在节目中的“停职”表态,是不是正式决定?该两名官员是否真如其所说,已停职?

  昨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拨通衡阳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科电话,提出上述问题。接电话的工作人员提供了衡阳市委宣传部新闻办的电话,让记者与新闻办沟通。新闻办工作人员称,了解相关情况后给予回复。

  一个小时后,新闻办该名工作人员就拨通了记者的手机,回复说,相关部门正在按照周海兵的要求,调查凌祥君、盛义芳的违纪违法问题,具体处理结果将于下一期的《经视问政》公布。

  据湖南经视《经视问政》栏目组相关负责人介绍,该节目没有固定的制播周期,下一期的播出时间预计在8月底。

  追问2

  官员参加电视问政是作秀吗?

  节目组称,受邀官员录制前“不知详情”,现场“流汗”

  对于“作秀”质疑,新京报记者昨日采访了《经视问政》节目组,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说,“每一期栏目的每一名被问政的官员,录播前都不知道详情。他们在现场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都是当时基于现场情况作出的反应,本色出演”。

  该节目责任编辑陈文莉对新京报记者讲,走入录播间之前,衡阳市长周海兵只知道,他要接受的问政内容与衡阳县有官员违规经商有关,但不知道具体案情,“所以,他叫来了相关的官员,衡阳市监察局局长和衡阳县县长”。

  截至目前,八期节目邀请了18名厅局长、9名州市长,陈文莉说,其中每一名官员都跟周海兵相同,在“懵懵懂懂”中走入录播间。

  她说,没有官员拒绝接受问政,“我们只是承办单位,主办单位是湖南省委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官员接受问政是组织安排”。

  每一期节目开播后,前几分钟都是回访,陈文莉称这也是避免问政成为秀场所做的安排,“跟踪回访上期曝光的问题,相关领导和部门是怎样跟进整改的?到没到位?避免个别官员说了不做。”

  各期节目都有一个30人的问政代表团,由当事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律师代表、群众代表、企业代表组成。录制开始前,30人先开会商讨稍后派谁代表大家提问?提出哪些问题,才能真正触及到问题的实质?

  陈文莉说,由于每一名官员都是本色出演,事前没有准备,所以现场很紧张,“几乎每一名官员都会流汗”。

  但她认为,如此本色出演也是官员实力“检测场”,“实事求是地说,官员们的表现很不错,观众们对他们的评价良好”,她说,以周海兵为例,作为衡阳贿选事件后的新市长,百姓们对周海兵很关注,“不少观众看完他的问政表现后都说,选他当市长有道理,事实证明确实有两把刷子”。 观察

  电视问政为何屡陷质疑门?

  自2005年兰州“一把手上电视”起,电视问政已成为各地百姓参政议政的重要方式。截至目前,湖北、湖南、广东、河南、山东等多地均开通了电视问政栏目。其中,武汉的电视问政已坚持了四年。

  每一个地区的电视问政开播后,都会引发舆论关注。与此相伴随的是,各地电视问政面临质疑。

  坚持了四年的武汉电视问政,也被指进入疲劳期。有评论指出,“时常见到一些领导‘脸红冒汗;“有些领导干部似乎摸到了其中的‘规律’。面对电视问政提及的问题和群众的责问,‘认错、改进、明天去看看……’几乎成了统一的‘标准答案。

  更为关键的问题在于,一些地区的电视问政“问了白问”,官员现场承诺最终成为空谈。上月底,武汉市蔡甸区区长彭巧娣和武汉市汉阳区纪委书记晏宇桥,就分别因为没有兑现电视问政中的承诺、没有督改电视问政中曝光的问题,受到诫勉谈话、通报批评等处理,而且一年内不能提拔。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目前的电视问政都是录播,所以极易沦为官员的真人秀场。比如有的官员现场积极表态,振振有词;有的官员惯于应付了事,只说“马上调查”、“立即处理”等官话、套话;有的官员放空炮。

  竹立家说,电视问政作为一种新型的问政手段,亟待完善配套制度,“比如如何保证节目的真实性?官员和电视台没有事先‘串词’?如何保证问政效果,曝光的问题真正整改到位?这些不能单独依靠电视台,而是纪检监察等职能部门需要跟电视问政衔接,真正使电视问政成为行政效能的观测平台、官员政绩的检测平台”。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