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  正文

十问朱德之孙:是否曾受徐才厚制约?

2015年02月06日 00:02:00 浏览:5523次 来源:大公网供稿

 

朱和平委员在驻地接受采访

 

刚参加完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全体会议的全国政协委员、朱德元帅之孙、空军少将朱和平,3日傍晚接受了大公网、凤凰网两家媒体的专访,就军队反腐和当前的热点话题发表了看法。以下是朱和平委员就10个问题的回答。由录音整理,有删节、摘编。

问:郭正钢之后是否还有大老虎?

答:朱和平(成都军区联勤部部长)案首先走的是党内的程序,就是违反纪律了,通过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进行审查,在整个审查过程中发现你违法了,交给司法机关。郭正钢(浙江省军区副政委、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之子)案呢,一查直接就是违法,直接就送司法机关,直接起诉。这两个程序不一样的。

就如同朱和平在重庆做过事,不能说他一定牵扯薄熙来案一样,郭正钢案也没有类似这种连带关系。父亲是父亲,儿子是儿子,各是各的问题。共产党不搞株连九族。是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如果涉及到违法,一定要有证据,没有证据不可能起诉,不可能走这个程序。

问:现在军队反腐和过去军队反腐有什么不同?

答:军队纪律检查工作从红军时候就开始,几十年来就没中断过。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抓过不少贪腐干部。一直都有,只是现在比较集中,数量比较多,所以大家反映比较强烈。可以理解。说明首先查处的力度大了。过去可能请客送礼没查出来;第二是腐败形势发生变化。计划经济见不到钱,市场经济,国家极大富裕,制度却没有跟上形势变化。过去反腐是建立在思想觉悟和信仰的基础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唱唱歌就行了。现在靠这几条管不住了。形势变了,制度和法制没有跟上。思想政治工作、教育、信仰出现了问题。

问:军队反腐举措都有哪些?

答:最近抓了这么多腐败分子,其实还是军队的极少数,是个别现象。但敲响了警钟,我们绝对不能忽视,不能坐视不管。中央也好,军队也好,针对反腐制度建设、思想建设都在发力。

比如中央制定了许多刚性措施。不许摆花,不许喝酒。清正廉洁会风和人际关系。刚性措施出来有个习惯过程。针对市场经济新的形势和变化,加强思想工作、加强作风,再有就是刚性措施,比地方还严。周一到周五工作时间有“禁酒令”;不许请客吃饭。在财务上取消了接待费餐费这一科目,吃饭可以,花自己工资,公款不能报销。还有很多其他的刚性措施,比如住房、车辆领域,清房、清车都是为了反腐采取的刚性措施。

问:如何评价最近的反腐措施?

答:最近被揪出来的腐败分子,绝大多数是几年前的腐败问题。十八大之后顶风作案的腐败分子大大减少。这就说明,我们最近反腐败的威慑作用、制度作用起到很大作用。这些腐败分子的案子,等案情公布的时候都会真相大白。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要公开的。不公开、不透明起不到震慑和教育作用。

问:是否曾受到过徐才厚的制约和压力?

答:还真没有。我是空军,他是陆军。他是十六集团军熬上去的。他一直是搞政治工作,我们是搞军事工作,和他交集比较少。

问:如何重塑军魂信仰?

答:我们近距离接触伟人,和伟人长期生活。我们感触很深的。他们为什么能成为一代伟人,最重要一条,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有坚定的人生追求、坚定的理想信念。能够放弃很多东西,比如个人的利益等一切私利。他们能经历无数次生死考验和利益的诱惑,不是常人经历到的。

比如我的爷爷朱德。曾是国民党少将旅长,后来到中将,云南省宪兵司令。那时候工资一个月2000大洋。什么概念?陈独秀北大教授,一个月400块大洋。毛主席是北大图书管理员一个月8块大洋。我爷爷作为贫苦农民出身,不远千里从老家步行走到昆明,通过努力31岁当了少将。在国民党军队没有任何背景,完全靠自己的努力,也没钱,想买官也买不了。靠的是才华,出众,战绩。在这种情况下,他能把这些都全部放弃而参加革命。去爬雪山过草地。这是什么精神?为什么说是伟人啊,一般人做不到这一点。

但毕竟时代不同了,不能要求我们的士兵像当年一样爬雪山过草地,吃野菜吃皮带。我们也不可能要求我们后代天天过这个日子。革命的目的就是过好日子嘛。我们的努力是为了后人、为了国家强大富强。

我们也不可能要求军队在那种环境下去打仗。但是军队很多基本东西: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条件装备好了,这些传统不能丢。一些革命传统我们很好继承下来了。比如抗震、抗洪、救灾;建国几次大的战斗,总体是合格的,即使有腐败分子也是个别人,是少数。

问:“红二代”曾集会挺习总反腐,你们经常聚会?

答:我参加他们聚会基本上很少。我并不认为“红二代”代表什么。“红二代”在一起聚会也不能说明什么。虽然你们的父辈都是老一辈革命家,但是你们并不是。你们对老一辈感情这一点上我们是一样的。但是“红二代”里面工作、经历、信仰和政治素质都是不一样的。不能仅仅因为我们出身是一样的就怎么样,我个人认为不能画等号。

问:如何看待“官二代”的称呼?

答:不同意这种说法。官员是领导干部后代就成为一个阶层?我们不是封建社会,这种提法本身就是伪命题。人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经历。插队的人怎么样?留学回来的怎么样?可以讨论这个问题。“官二代”里也可能有插队,也有留学的,所以不能以出身来定义,还是要以个人经历为判断。

问:为什么本届领导人改革与反腐力度这么大?

答:这届领导人面临国内外形势不一样。我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富裕、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危机、贫富差距从来没有这么严重,社会问题这么突出。这些都是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问题。50-60年代穷,是真穷,但两极分化不严重、干群矛盾不突出。我上小学我们家还属于穷人,因为孩子多,有的工人子弟可能比我们家生活还好。但是社会没这么大矛盾。现在社会矛盾非常突出。怎么解决?靠高超的政治智慧。

在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我们把中国比喻成一趟高铁,中共是火车头。能不能实现中国速度,跑多远跑多快,取决于中国共产党。

“四个全面”提到全面从严治党作为核心之一就是这个原因。中共决定我们未来中国速度,这趟车将来开到哪里。中共面临最大问题就是作风建设。现在是执政党,不是1921年那个时代了,现在我们手上是有资源的,现在说话是管用的,和以前不一样的。能不能有精神状态带着火车飞快地跑,取决于自身,有没有这种动力。

问:新理论的快速提出是否意味着个人崇拜?

答:我不这么认为。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是全党的智慧,不是个人的,是几百万共产党共同的理想信念。大家全都是抱着为人民服务的信念,才能说出“为人民服务”这5个字,才能落实到每个人的行动中。所以说是全党共同的思想,是集体的智慧。同样,习近平提出来的“四个全面”也是全党集体智慧,当然他起到了很大作用,是他倡导了,但是全党的共识。中国不会产生个人崇拜。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