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要闻  >  国际观察  >  正文

审判“红色高棉”,人类再莫重蹈乌托邦惨剧

2016年04月20日 00:00:00 浏览:37156次 来源: 共识网 供稿
1975年4月17日,“红色高棉”控制了柬埔寨,并统治这个国家直到1979年1月,在此期间的柬埔寨,经历了一场后来被国际社会定义的“自我屠杀”,创造了世界和平时期国民大规模死亡新纪录。波尔布特领导下的红色高棉在经济基础十分薄弱的柬埔寨进行一场无阶级差别、无城乡差别、无货币、无商品交易的“社会主义实践”。红色高棉是谁?民主柬埔寨时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发生这些?这场运动应留给人类怎样的反思?
2016年4月12日,共识网特别邀请红色高棉国际特别法庭被害人代理律师刘毅强先生,在共识会员群里与大家分享对红色高棉罪行的思考。以下为活动实录精选:

 

迟来的正义——审判红色高棉

刘毅强

 

晚上好!我叫刘毅强,是一名中国律师。今天第一次参加共识网的活动,很高兴到共识网会员群和大家分享互动。

 

一、红色高棉:20世纪最惨重的人间悲剧

 

民主柬埔寨基本可以说是二十世纪最惨重的人类惨剧,我说的“最”是包括了希特勒的大屠杀,以及日本人在中国领土上犯的罪行。一方面是指它自己罪行的残暴,另外一个是这个罪行对整个民族和国家的影响。

 

根据不同的统计,这个政权杀戮的人数,从最低的100万或者80万——红色高棉自己承认这样的数字,到越南人解放柬埔寨之后预估的数字——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解放柬埔寨有功,所以说红色高棉杀了300万人。民主柬埔寨在夺取政权的时候整个国家大概是800万人。

 

 

现在认为比较可靠的统计,应该是耶鲁大学根据柬埔寨的全国的杀人坑以及一些文献资料结合还有卫星技术所做的估计,大概屠杀人数为170万,如果根据这一数字来看,相当于当时柬埔寨有1/4的人口死在了这三年的时间。注意这仅仅是死亡人数。同时,柬埔寨整个一代所有受过教育的人都没有了,我们的“文革”只是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他们是整个一代人都没有了。人们失去了所有,受到了极大的精神伤害,留下了极大的心理病症。这也是今天柬埔寨还是亚洲最穷的国家的原因之一。

 

二、红高夺权后:借乌托邦之名,人间惨剧开始

 

红色高棉统治柬埔寨只三年多的时间内发生的暴行简直是罄竹难书,惨不忍睹,我挑一部分讲。红色高棉的领导人波尔布特1965年的时候访问中国,当时在中国好像停留了三个月,很多人分析他在那一段时间接受了包括了“文化大革命”的思想以后开始极端化,这是第一个因素。第二个因素是共产主义政权有一个趋势就是一个人要超过另外一个,所以中国当时进行的无产阶级革命在他们看来就是一定要被超越的,他就一定要做得更彻底,他在占领了金边以后马上开始在这个国家彻底地执行乌托邦的政策。

 

1975年4月17日,一名红色高棉士兵命令商铺店主们放弃他们的商店,赶紧逃命。

 

首先,波尔布特最重要思想是要把这个国家变成一个乡村的无产阶级社会,这个社会没有富人没有穷人也没有任何剥削,没有任何货币,没有市场,没有学校,私有财产、宗教、大学、商店全部都没有,大家全部去参加劳动。这个政策从它占领金边以后就开始执行,占领金边以后大概用了三天时间就把全金边两百万的城市居民全部疏散了。

 

人撤离以后他就开始执行四年计划,我们国家是五年计划,它好像要更快一点,就开始以四年为单位地制订计划,但是第一个四年还没实行完就倒台了。四年计划主要指标就是在每公顷土地上生产三吨大米。三吨的概念是在当时柬埔寨平均亩产基础上翻了一倍还要多,在没有正常科技突破的情况下这是完全不可能达到的目标,但是它就强制设定了这个目标,要求一个人基本上没有任何休息日,早上起来就开始干活,干完活以后就睡觉,有时候也睡在田野。

 

除了这个社会政策以外,一个标志性的伴随始终红色高棉的政策就是“清洗”,说得好听一点叫做“清洗”,说得不好听就是杀人,柬埔寨华人经常会用一些比较直接的词“打掉”。打掉的这些人,最初的时候是朗诺政权的士兵,就是高棉共和国的这些人,到了后来清洗越来越扩大化,基本上是受过前革命教育的人,更不必说那些在之前的政权里上过学、读过书的人,会说外语的人,戴眼镜的人等全部被打掉,这个政策每个区有一些不一样,有一些领导人更加利欲熏心一点,希望革命更加彻底一点,所以会把这个政策执行得更加彻底一些,更加残酷一些。

 

1978年12月,一群柬埔寨儿童走在前往集体农场的路上。在红色高棉统治下,家庭被拆散,大多数儿童与父母、兄弟姐妹及亲属分离。

 

另一个比较特殊的事情是在柬埔寨当时那段时间把人分为基础人和新人,英语里面叫basepeople和newpeople,basepeople就是原来在农村的人,newpeople就是原来在金边的这些人,红高十分仇视从城市里面疏散过来的人,主要是从金边疏散过来的人,这些人受到了极端的压迫,并且通过各种方式,有的是被直接“打掉”,有的是通过高强度的劳作大规模地死去。

 

我去了柬埔寨以后才知道他们革命中间发生的事情,比如民间是完全不同意自由婚姻恋爱的,男人和女人分开睡,没有家庭,一个地方领导认为在合适的时候,把几个年轻男人和几个女人放在他们的礼堂里,就让他们结婚了,不允许选择,不允许自由恋爱,这是红色高棉自己的党组织安排人结婚,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产生下一代,产生革命人口。

 

这样的一个政权基本上没有任何能力能够领导这个国家,所以最后就出现了很多问题,一个问题在于基本上这个国家就处于全部癫狂状态,谁也不知道哪天自己会被清洗掉,并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的命运就会改变,所以整个国家处于越来越虚弱的状态,著名的洪森总理就是在1977—1978年那段时间发现自己可能要被清洗掉了,所以就逃向了越南。1977年开始大规模清洗开始以后,1978年红色高棉就已经气数已尽了。

 

三、审判及反思红色高棉:如何防止惨剧重演

 

审判是非常有意思的话题,当时我去这个法庭,是因为这是在亚洲的一个国际刑事法庭。冷战以后,美苏对抗消失,世界上有一些事情开始变得有可能,一个可能变成现实的就是东京审判之后又出现了对新的大规模杀戮的审判,第一个是在前南斯拉夫,之后在卢旺达、塞拉利昂、东帝汶和柬埔寨,柬埔寨的审判是联合国进场以后就一直在谈,但是由于柬埔寨政局的不稳定,所以联合国主要在推动这个事情,它在推动审判的时候也要考虑当地的政治活力。

 


在受审的红色高棉高级领导人中只有杜赫一人认罪。因此几乎毫无疑问,他会被宣判犯有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左图摄于 2009年11月24日杜赫在法庭受审。

 

从2002年开始,直到2006年起诉,审判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波折,审判的难度超乎想象,简单讲,大部分资料和证人过了几十年以后都消失了,你要起诉被告的话就要提供充分的证据,并且把杀戮和其他罪行与被告能够联系起来,这是非常困难的。

 

本身在柬埔寨发生杀戮的面积和伤度已经超出了任何刑事案件涉及范围之内,所以准备这个审判也是很困难的。起诉书写下来就是两千多页,要翻译成很多种语言,审判开始后还要进行翻译,翻译之后证人准备,还要有开庭质证,最后还有很多专家证人,被告的身体也不太好,不停地得病,一得病这个审判就要中断,所以将近是四年才有了一审结果。第四年的8月7日到现在还是上诉的阶段。

 

这里有一个数据,审判中开庭的天数就是222天,一年365天,其实只有5/7的时间是可以开庭的,然后还有各种各样的假日,相当于开庭就开了一年半,如果不间断的话。出庭的人有92个,3个专家证人,53个事实证人,5个品格证人和31个受害人,还有专家和医疗专家对他们进行健康评估,看他们能不能接受审判。

 

起诉的人有4个,第一个是农谢,就是原来红色高棉的二把手。第二个叫英萨利,是原来红色高棉的外交部部长,很多事情都是他参与的,第三个是他的妻子叫英蒂利,是社会事务长,第四个是乔森潘,是国家主席,类似于刘少奇的角色。

 

每一个被告都是不认罪的,每个人的抗辩理由也各有不同,农谢的说法是当时确实有抵御越南入侵的需要所以他们必须要进行革命,越南人后来的入侵也证明了他们当时做这个事情的正确。他的律师也是千方百计指出这个法庭本身是不公正的,唯一能够解决这个不公正的办法就是把农谢无罪释放。

 

乔森潘的抗辩理由更加有一些探讨价值,他一直认为自己不是政治局的人,比如红色高棉接见所有国家的外宾他都会被放到一边去,所以他没有参与决策。

 

英萨利英蒂利是最幸运的,他们逃脱了审判的结束,英萨利得了心脏病死了,英蒂利得了老年痴呆症,因为得了这种病就没有办法让她再接受审判,所以他们两个人的审判都没有接着进行下去。

 

结果2014年宣判的时候,农谢和乔森潘都是无期徒刑,柬埔寨没有死刑,联合国成立的过渡政府都不会允许死刑,任何一个国际法庭也没有死刑,所以他们也是拿到了最高刑罚。

 

图为1991年11月27日,当时的红色高棉领导人武装部队总司令乔森潘在金边被一名愤怒的百姓打伤。

 

在一个国家发生这种事情以后,任何审判都是非常苍白的,不管是对遭受这个事情的个体还是对一个国家来说,判他们无期徒刑也好,三十年也好,甚至把他判处死刑、千刀万剐,也没有办法对这个世界提供一个公正的交代。所以这个反思很大程度上在于怎么样防止这样的事情再度发生,到了那边以后接收到各种各样的史实和证据以及这种纪录片、博物馆很多,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有一本书强烈向大家推荐,是一个白宫的历史学家写的,叫做《WhyDoTheyKill?》《为什么他们屠杀》,大致来说就是在整个红色高棉的历史,对于幸存者的采访,放到高棉民族本性进行全方面的思考,并且把它跟历史上已经有的屠杀,日本在南京大屠杀和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以后得出了两个结论:

 

第一,这种当权者都会强调有不同的族群划分,比如红色高棉就会不停地把人划分成三六九等,有新人、基础人,有红色高棉的战士,有朗诺的士兵,同时在社会里面产生了划分越南人、华人、高棉人和山地民族,每一个都不一样,就是强调一种绝对的社会秩序。

 

第二个,最重要的是它煽动一个群体对另外一个群体的仇恨,并且强调这种仇恨是不可调和的。比如红色高棉把当时还没有逃出去的越南人全部杀了,百分之百的成功率,他们强调的就是越南人就是肮脏、可耻的。

 

我自己也写过一个文章,看这些历史的意义,尤其红色高棉的历史和其他大屠杀的历史还不一样,它发生在亚洲,发生在我们的鼻子底下。我与它近距离接触的感觉是:这些人也跟我们一样是黄种人,中间也有很多是华侨华人,我会产生更多地反思,或者说跟他们能够发生共鸣,希望能够从中做一些事情的感觉。

 

四、支持带来的尴尬:如何发挥大国的正面影响

 

红色高棉跟中国的关系千丝万缕,中国是当时整个红色高棉外交当中最重要的一个角色,最近有一本书是康奈尔的人类学教授安德鲁·犹塔,康奈尔历史学教授,是一个研究中国的专家。康奈尔大学本身的中国研究也很强大,所以他们以一个研究中国的专家的角度来研究红色高棉历史,得出的结论是说红色高棉(民柬)把中国当成一个完全与众不同的类型来对待,当时如果没有中国的这些支持的话,红色高棉是不可能有造化的。同时红色高棉的存在对于中国的另外一个意义是因为当时中国有革命的输出,所以实际上在民柬上台之前有很多中国间谍的,对情况了解非常充分。

 

比如有一本书叫做《逐浪湄河》,我也写过这个书的书评。书里讲一个间谍当时卧底在红色高棉,后来被红色高棉疏散到山区里面差点没命,看到自己活不下来以后就向红色高棉的人反映说自己是中国友好同邦的共产党的人,红色高棉层层上报,最后中国把他给接了回去。他几乎目睹了红色高棉的残酷杀戮和政策不合理导致的大规模死亡,从他个人的故事可以感觉到中国当时跟红色高棉的关系是非常紧密的。

 

今天中国有一个很大的反思,也是非常现实的问题,我们的友邦朝鲜就是类似于红色高棉一样的存在,因为历史的原因中国给予他们支持,基本上中国就是能够发挥作用最大的一个国家,但这个包袱也不怎么听我们的,我们甩也甩不掉,最终可能会导致更大的问题,而且它有可能像红色高棉一样开始侵犯邻国,最后就被邻国推翻了,它对国家的摧残,大规模令人发指的暴行,对领导人的审判都会让中国陷入非常难堪的境地。这是国际关系上面对中国的现实意义。

 

另外一个就是现在中国是柬埔寨最大的投资国、援助国,可能是第一大侨国,如果不算非法在柬埔寨居住的人的话,大概有20万人在这边,我们能够对柬埔寨发挥的作用还是很明显的,但是在一定程度上跟当年红色高棉一样,可能我们不赞同它的一些极端社会政策或者我们现在也觉得柬埔寨发生了一些问题,是要得到改善,但是因为我们出于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出于很多我们自己的考虑一直没有能够很好地发挥一个大国在当地能够发挥的很好的影响,这也是值得今天我们反思和思考的一个方面。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