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顾土:文革中,如何"为人民服务"?

2016年04月23日 00:05:00 浏览:40101次 来源:共识网 供稿

 

67年来,我们如何“为人民服务”? 
顾土

 

如果说有哪句话可以承受大起大落的时代考验,历经几十年风雨而不衰,恐怕就是为人民服务了,无论是改革开放前还是改革开放后,不管是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这句话都那么深得民心,即使政见根本不同,但对为人民服务都没什么意见,左中右皆然。

 

其实,为人民服务这句话恰恰最经不起细想,只要一细想,就会让人顿时丧失了自尊心和自信力。因为只要作为口号、书法、标语、影壁、像章、标题、歌曲和诗朗诵,为人民服务似乎都是国产的,而一进入为人民服务的细节,好像什么都是进口的。

 

一、处处可见为人民服务,但只是口号和文艺

 

早在文革前,为人民服务就已经是个大口号了,到了文革,对“老三篇”的学习近乎癫狂,人人都能背诵,据说还有人可以倒背如流,而所有机关门口也都以为人民服务作为权力标志,周恩来胸前那枚为人民服务的长方型像章,更是牢牢铭刻在了全国人民的心里。

 


张思德(1915年4月19日-1944年9月5日),曾经担任过中央警备团警备班长和毛泽东的卫士。1944年9月5日执行任务时牺牲,并挽救战友。毛泽东参加其追悼会,并发表题为《为人民服务》的演讲。

 

但是,那个时代,只有掀起什么热潮和单位搞什么活动时,我们才能体验到一点被服务的感觉,比如无偿修理自行车,比如免费借你个打气筒,比如义务为老人理个头发,比如医疗队下乡等等。一些为人民服务的典型人物,尽管在舆论宣传中天天可以看见听见,但实际生活中却看不到,也接触不着。

 

而且,所有这些,还都必须以阶级斗争为基本前提,为阶级敌人服务,在那时叫做“丧失阶级立场”、“对反动派施仁政”,连人道主义都要加上革命两字才被允许放行。

 

所谓的阶级敌人和反动派又都在不断扩大,每次运动就会有一大批人被打入“敌人”的行列,也就是说,时刻都有人一觉醒来,就被踢出了人民的队伍,不再属于被服务的对象。

 

没有各种热潮和活动的平时呢?回想一下,不用说服务,其实连平等对话的资格都不存在。

 

权力机关,人民根本进不去,所以也无所谓服务;本该称做服务部门的那些地方,1980年代以前都属于计划经济,文革则是计划经济最严酷的岁月,任何一丁点自由贸易和经营的机会都被坚决扼杀,因为这是“资本主义尾巴”,是“产生资产阶级的土壤”。在计划经济统治下生活,商品的特点是“皇帝女儿不愁嫁”,既然不愁卖不出去,服务不服务也就无所谓了。

 

二、嘴上说为人民服务,服务和被服务的关系却是颠倒的

 

计划经济的时代,是个什么都短缺、什么都紧张的时代,尤其是人民生活,处处需要票证,买什么都要凭本,购货本、购粮本、购气本,普及到全国各地。在短缺经济的社会里,住宿难、乘车难、吃饭难、购物难、理发难、洗澡难,连上厕所都难,于是,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被彻底颠倒了。

 


共识君图说:照片拍得不错,构图很好,有水准

 

服务人员不是爱答不理,就是气势汹汹,公共汽车售票员的职责是抓逃票的,商店营业员除了不眨眼睛地看住商品不被偷走外,就是收钱。那时在很多地方,窗口行业是名副其实的窗口行业,因为只留着巴掌大小的窗口面对顾客,四面都被遮挡得严严实实,压根看不见里面的人长得什么样,如果想与里面对话,就要俯下身,将耳朵和嘴巴凑近窗口,拼命大喊。

 

柜台在1980年代以前一直都是隔在顾客与服务员之间的一道屏障,顾客不能不探出半个身子去看商品,伸探的部位多了,时间长了,肯定会受到训斥,“看什么看啊!”“都快够着啦!”

 

计划经济的时代,下饭馆吃饭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你要先站在桌子旁边,盯住一位有可能将要吃完的顾客的碗里和屁股下,他刚一起身,你就必须立即坐上去,稍不留神,位子就被别人抢先了;你尚未吃完,身后又已经立着另外一位了,被生人近距离看着吃饭,是当时中国大陆饭馆的一大风景。

 

而饭馆的服务员,只能说是在记菜单、传菜、收钱,从他们的眼神和举动中觉察不出是在服务。那时的服务人员在社会最受宠,服务行当的“八大员”是最抢手的职业,巴结服务员、对服务员低三下四、与服务员说话基本是在挨训,是社会常态。

 


共识君图说:这抓拍,秒,估计是工人随身携带的照相机

 

在为人民服务喊得最响的年代,没有什么是从人民实际生活考虑的。原子弹可以爆炸、人造卫星可以上天,但人民生活最基本的用品却是最粗糙、最单一、最低质,也是最不想为人民服务的,花色品种多少年如一日,很少见到有什么创造和改进。

 

计划经济时代,北京百货大楼的所有物品加在一起,还不如当今一个普通小超市的花样多。劳动模范张秉贵的技术再精,热情之火再旺,顾客在这里也只能买到一成不变的那几件糖果。

 

牙膏管的管口,必须要用菜刀才可以切掉,从没想过还可以在盖子上加个尖嘴,反过来一插即可;挖耳朵永远都是用耳勺,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用棉签,其实,棉签在医院早就普及,只是单一地用来涂抹红药水和酒精;多数老百姓如厕没有纸,剩下的少数人也没有像样的纸。

 

地铁是城市建设中与人民的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服务设施,可北京1969年通车的第一条地铁线却是世界上最差的地铁,从头到尾,老弱病残都不知如何上下地铁站,而且,地铁北京站居然不与北京火车站联为一体,必须先费劲地从地下爬上来,才能再走进火车站。

 

太多太多了,只要细想你就会发觉,那个时代除了口头高喊为人民服务外,恐怕从来就没思考过在实际操作中,在细节上,如何为人民服务。

 

三、具体的为人民服务,开放以后才真正看到

 

改革开放以后,大到各类电器,小到棉签、手巾纸,从这些蜂拥而来的日货,也从逐步增多的私营商店、餐馆、美发店,中国人民终于看到了具体生活中的为人民服务、商品经济里的为人民服务。实际上,在更早的那个时代也有,但老一辈人已经生疏,新一代人从未体验过。

 

随着国门逐渐大开,大量的中国人涌向国外、境外,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港台人进入中国大陆,外资、合资企业一个个落地生根,进口商品竞相登上货架,市场经济日益占据主导地位,尤其是亚运会、奥运会、世博会等国际盛会在中国大陆相继举办,我们才明白,生活中的为人民服务究竟是个什么摸样。

 


共识君图说:这也不错,有动感

 

过去几十年里,我们只知道街头巷尾有贴不完的标语,打倒这个、消灭那个,但从来不知道公共场合、日常生活、大街小巷,最需要的是标识,告诉来来往往的人们哪里有厕所,哪里是地铁,哪里有休息站,哪里可以拐弯,哪里是你要寻找的地点,也没想过在公交车站和地铁里应该张贴城市地图。近20年,这些为人民服务的细节终于一点一点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我们过去一辈子都没考虑过在大街上还需要为残疾人专设盲道、无障碍通道;更没想过,在车站、台阶、厕所、公交和一切公共场合,要为老人、孩子、残障人士提供应有的方便。如今,我们终于从国外,从香港学来了。

 

我们这几代人何曾想过,为人民服务还可以体现在许许多多的细节上。在超市,在开放式商店里购物,可以耐心随便挑选;去行政机关办事,也可以享受柜台式服务;在银行不必如过去那样,站着排起长龙,可以按号坐等,还能坐着接受服务;所有食品,都必须注明出产日期、保质日期、合格标志和各类成分,而在以前,一听罐头、一袋点心,即便放上5年、七年,也没人在乎。特别是面对警察,从前只有报案和被抓,而今天,还有很多事情可以找警察。这一件件,哪个不是进口?

 

为人民服务,只要是具体的,只要属于细节而非口号,只要是长久的而不是一时的运动和热潮,几乎都是外来的,进口的;而在词语中久违的公权力、社会公器等等,则是从港台传来的,这些词语告诉我们,权力和舆论应该如何为人民服务,因为公共才是大家的、人民的。

 

当然,外来的、进口的那些为人民服务的细节,也有做的好的,做的不好的,还有做的一半的和不及格的,甚至更有做的相反的。这些,有的是因为市场经济的传统被割裂太久,旧的早已丧失,新的还没有成熟;有的则是经过了文革的洗礼,人已经彻底改变了,尤其是失去了底线,失去了度,失去了道德依托,以至做什么都可能完全变味了。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