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2019年07月18日 19:19:00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伪道德,中国文化中最劣质的野蛮

2017年02月11日 00:03:00 浏览:38138次 来源:人生茶馆 供稿

  道德,中国人时常挂在嘴巴上。但是,综合地看,中国人讲道德吗?许多朋友恐怕只能跟老航一样,苦笑地摇摇头,叹息几声罢。

  我们看到的现实是有太多的贪官,太多的骗子,太多的假冒伪劣。在这些问题面前,许多人喜欢解读为道德滑坡,并未看到社会问题的真相。实际上,首先是法律的防线被那些人任意冲垮,社会底线不断被突破。基本的法条不被遵守,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期望人们有过高的道德境界,那只能是缘木求鱼。这就像防洪,你首先得有一个稳固的大坝。如果洪水高了,大家跑去大坝上堆沙包堵水,那才管用。大坝这里一冲就垮,那里一冲就溃,再多的人跑到大坝上,群情激愤,斗志昂扬,有个什么用呢?

  好多时候,所谓的道德问题根本就不是在道德层面可以解决的。比如,所谓的小三问题真是道德问题吗?有的人的婚姻本来就不是建立在感情基础上。直到现在,我们看到的许多婚姻选择却还是房子、车子、票子和外貌、门户那些东西,与男男女女的内涵、内质没有太多的关系。如此的婚姻本身就是虚伪的,夫妻双方在婚姻又受生活中的坛坛罐罐所累,要他们不在婚姻出轨,骗谁呢?也只有骗鬼吧。有些人仍然没有出过轨,只不过没有条件与遇到合适的人而已。其中的条件主要是金钱。所谓出轨,有些人纯粹追求的是肉欲,有的人实际是进行有婚姻的爱情,也就是有些残缺的爱情。所以,“男人有钱就变坏”,本质不是在于钱,而在于婚姻本来没有很好的基础。同样的道理,女人有钱也会变“坏”的。那有些人热衷于抓三小、打小三,自以为占据道德高地,其实正是无道德的表现。自己当初不恰当地选择了结婚对象,婚后又没有很好地经营自己的家庭,等到发现配偶有外遇了,完全迁怒于小三,还对小三施以暴行,那是进一步不道德了。打小三,也已经违法了。法律对打小三的行为过于宽容,不是强化了道德,而是纵容了伪道德。

  社会的第二个重要的防线是真实。真实包括诚信、尊重事实、尊重常理常识等。这既有法律上的因素,也有道德的因素,还与价值观有着密切的关系。如果法律是社会的大坝,那么,真实就是社会的视线。你要知道有什么状况,不来一点虚假,那才可能安排好一切事务。不能正视现实,反用一些条条框框套住自己,那么,大洪水没来时你总在喊狼来了,等到大洪水到了的时候你又看不见。结果,洪水漫堤,大坝溃决,就是你搞出来的人祸。

  这方面,极端派(尤其极左)是最可恨,也最坏事的了。比如他们老高举爱国主义大旗,实为乱舞爱国主义大棒,自以为站在爱国主义的道德高地上,却干着毁坏国家根基的勾当。如今,极左的伪爱国主义已变成极具喷发力的东西,动不动用来围攻社会上的智贤人士而不是真正的极右。他们遇到真正的极右,仅仅是相互吵架而已。那些认真看世界、看社会,忧国忧民的人士,才是他们攻击的主要目标。因为智贤之士不像极右那么偏激偏执,冷静地看到社会客观现实,进而给社会治理提供了可行的建议,容易产生较大的社会影响力与号召力。但极左们认为到那恰恰才是对他们的巨大伤害,伤害了他们坚持的愚蠢的理念,伤害了他们扰乱社会心智的经济来源,故而非要将智贤人士骂成“汉奸”“卖国贼”不可,非要将智贤之士逼向绝路不可。极左的生存,主要是愚蠢的理念和与贪官的结合为基础。由于我国的特殊性,宁左勿右变成他们伪道德的最好生存与发展模式。贪官为了保住他们的贪腐成果,需要极左的套子伪装自己,也需要极左替他们当炮灰,便需要充分利用极左。极左正好既能满足自己的精神臆想,又可以获得必要的经费,就很愿意与贪官打成一片。比如他们所谓唱红歌、红色聚会、红色旅游啥的。总要场地费、车旅费和基本活动费用,找到某官员巧立名目报个项目,就得到批准。然后,某官员就是他们心中的“革命同志”。再过了一段时间,某官员贪腐行为暴露了,这些极左甚至还不相信,坚持认为某官员是大公无私的好人呢。重庆那个某书记,直到至今,仍有人坚信他是被冤枉的呢。

  社会的第三个重要的防线是逻辑。逻辑在社会上,是一种特别重要的纽带。讲不讲理,就是讲不讲逻辑。法律是社会的大坝,真实是社会的视角,逻辑就是社会的组织了。大洪水来了,首先要有大坝,其次要看得真切,再次就是有效的组织。什么人干什么事,要有基本的条理。

  不讲理,是伪道德能够自信并坚信的根本原因。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中国人特别流行辨证法了。但真是辨证法吗?非也,变戏法或者叫做诡辩术而已。他们采用的手段常常不尊重事实,偷换概念。因为某人的历史犯罪性重大错误,死了好多人,他们会说某人出发点是好的。有人去撞火车,他们会说那不能责怪撞车人,而是火车安全没有做到家,是我们的社会出了严重问题,为什么社会要逼得一个人去撞火车呢?不讲逻辑,无分左右,都是蛮不讲理。极左与极右,都不高明。但由于他们话语常常极具煽动性,往往就自迷也让他人迷了。诡辩术的特点是凡事都可以貌似说圆了,形成自洽。凡事要二分为二嘛。有人投毒,他们说投得好,就是要给某些人一点教训。不死人,有人就是不当回事。有人强奸,他们可以反过来责怪受害者。为什么不是强奸别人而是强奸你了呢?你如果不是引诱或者不知道保护自己,强奸犯能得手吗?不讲理最荒谬的地方,有些社会问题解决不了,或者政策执行不力,一些官员就从“本届人民不行”那种思路上找借口,那些民众是刁民、素质差,故而他们也没有办法。比如发生问题疫苗事件,官方就安排所谓专家讲解如何识别问题疫苗,要到正规机构打疫苗。有人要追究监管责任,要求赔偿,反变成“寻衅滋事”。强势企业也这德性。像淘宝网假货泛滥,企业将责任推给消费者。一只LV包,怎么可能一两百块买得到?明知假的你还买,怪谁?反过来,一些人自己的自私行为,却可以通过绑架社会得到自我解脱。比如罗尔利用女儿的白血病骗捐一事,他及支持他的人反而能够指责公众只关心他有没有骗捐,不管他女儿的死活。

  伪道德就是用道德来胁迫他人,挟持社会。他们并不当真要什么道德,而是自己随意成立道德裁判所,用道德来强奸他人。再强调一下,在一般情况下,道德用于律己是高尚的,用于强迫他人是无耻的。另一方面,道德可以逆向要求,而不能够以上压下。个人可以要求群体、组织(企业)、官方(官员)讲道德,弱势群体可以要求强势群体讲道德,而不是反着来。社会上层对下层要有道德示范,下层对上层则没这个义务。不过,底层人士道德境界高,则值得提倡与鼓励。

  伪道德处处显露的是它的恶与愚蠢。由于伪道德,那些鸡鸣狗盗和奸佞小人,反而容易包装成道德居士。由于伪道德,社会基本价值观一直被冲得七零八落,让基本事实、常识、常理、逻辑、理性与智慧总是得不到应有的尊重。由于伪道德,给中国从人治社会转型为法治社会制造了巨大的障碍。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