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2019年04月25日 09:31:18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市场  >  专家观点  >  正文

解读习近平“心无旁骛攻主业”的最新讲话

2018年03月16日 00:12:00 浏览:46763次 来源:李锦解读国资新闻 供稿

习近平“专攻主业”的话,董事长们要上心

----- 解读习近平“心无旁骛攻主业”讲话并对央企脱实向虚现象看法

李 锦

 

        习近平在最近的两会上强调,凡是成功的企业,要攀登到事业顶峰,都要靠心无旁骛攻主业。这是一个重要信号。这个话,国企的董事长们要入耳入心。2012年,我在中国企业报总编辑任上组织实体经济讨论,发表99篇评论文章,针对国企多元化带来的种种问题,围绕主业问题发表不少观点。现在读到总书记论述,感到亲切。提升主业核心竞争力,也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重要思想,希望国有企业董事长们都要重视总书记的提醒,以此来调整自己的战略指向,特别是对央企的金融产业隐患,不能麻痹大意。

 

一、习近平总书记的鲜明态度
 

        8日上午,在山东代表团,潍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谭旭光代表回忆起10年前,习近平到他们企业考察调研的情况,并介绍了10年来企业专注发展发动机主业的情况。总书记肯定他们的发展思路,强调中央精神和国家战略的指向,就是要避免脱实向虚,要努力从制造业大国迈向制造业强国。习近平强调,凡是成功的企业,要攀登到事业顶峰,都要靠心无旁骛攻主业。交叉混业也是为了相得益彰发展主业,而不能是投机趋利。

        这句话,表明习近平总书记拥护什么,反对什么,泾渭分明,清清楚楚。凡是成功的企业,要攀登到事业顶峰,而且对不成功的企业用“投机趋利”一词,好恶感鲜明。有一部分国有企业的金融产业就是投机趋利,就是为了钱生钱,而不是为了发展主业。而且,这个比例不少。

        习近平这段话由远而近,由大而小。有三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中央精神和国家战略的指向,就是要避免脱实向虚,要努力从制造业大国迈向制造业强国。实体经济,在十九大报告中经予高度关注。

        第二层意思:凡是成功的企业,要攀登到事业顶峰,都要靠心无旁骛攻主业。攻主业,要求是心无旁骛。

        第三层意思:交叉混业也是为了相得益彰发展主业,而不能是投机趋利。可以交叉混业,但是要与主业有关系、有联系,这是相得益彰的关系。投机趋利这个词,很有味道。使人想起过去的投机取巧,甚至投机倒把,显然有眨意。

        我们注意总书记2015年7月在吉林考察时的讲话,这是比较早的一次表态。总书记认为“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管理企业,在关系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主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占据支配地位,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他还提出:“

        中国梦具体到工业战线就是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把制造业搞上去,创新驱动发展是核心。”在吉林这次考察还指出“我们要向全社会发出明确信息:搞好经济、搞好企业、搞好国有企业,把实体经济抓上去”。总书记对国有企业的定位,在于国家实力。这次在两会上的讲话 与多次讲话精神是一脉相承的。

        提升主业核心竞争力,是今年两会提出的重要思想,体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是这样表述的:“持续瘦身健体,提升主业核心竞争力,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提升主业核心竞争力”,这是第一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作为重要目标提出,后面的目标是“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提高国企竞争力是重要目标,但是要聚焦于“主业”,定位与任务明确了。目前,国有企业的产业布局相对多元,主业不振,副业做大现象比较严重,不少企业是主业、金融、房地产各占三分之一,主业所占比例日渐萎缩。主业的核心竞争力是国家实力的重要体现,做大做强做好主业是央企应该普遍重视的问题。

        我们从总书记、总理的讲话里感受对主业的重视,再看到国资委的态度。10日,肖亚庆当天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介绍了国有企业最新改革发展情况。肖亚庆指出,中央企业发展更突出主业、突出实业。从中央企业统计看,2017年工业类企业实现了18.7%的增长率,占整个盈利总量的61.7%;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序推进,中央企业率先完成钢铁、煤炭去产能任务;此外,中央企业重组效应进一步显现。这是肖亚庆主任首次讲工业类企业的增长率与盈利总量的对比。现在,尽管还没有对主业的统计方法,起码也说明国资委是重视这件事情的。 
 

二、央企回归主业的曲曲折折
 

     中央企业突出主业,做强做优实体经济,是强调多年的提法了。为什么中央总是这么强调,而且近来有紧锣密鼓的意味,这就值得人们深思了。

        “主业”指的是在企业所有经营领域中占据主导地位的业务,是企业的脊柱。脊椎不“正”,骨架就不坚固,全身容易疼痛;主业做不好,市场竞争中的一个浪潮打过来,企业容易摇摇晃晃站立不住。

        说起中央企业的过度多元战略,已经有十多年了。2002年时,曾有人这样描述央企:“下到大饼油条,上到卫星导弹,央企都有涉及。” 一直以来,社会上有一种声音,“央企首先应该具备企业属性,而盈利是企业的天性,无可厚非。因此央企多元化发展,跨行业投资是一个企业积极进取,不断创新的表现。”对于这样的说法,一度赞同者众多,甚至有人认为政府调控过多会影响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

        当年有一个精彩的镜头:在北京广渠路15号地块的拍卖会上,由中化集团控股的香港上市公司中化方兴的企业代表在竞拍后期几乎完全不顾价格,只要看到有竞价的,就毫不犹豫地举牌压过,“误差”不超过一秒,全场举牌高达22次,完全没有其他开发商低头不停计算土地价格的过程。

        然而,还是有企业在“坚持主业”上摔了跟头。过去几年,不少央企将自身发展重点用在了资产扩张上。据国资委统计,2006年—2010年,央企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近10万亿元,并购重组各类企业达2200多家。通过资产扩张,央企的规模大了,但是内部资源结构和经营形态也乱了。一个明显的变化是,以前大多数央企业务单一,现在几乎所有央企都涉及多元化经营,甚至尝试产融结合。“乱了”的背后,恰是企业决策者在寻求主业之外的效益增长点时,未能充分考虑企业和产业实际状况,落入“多元化”的陷阱不能自拔。

        央企多元化最常见的误区是进入与主业不相关的“高盈利”领域,不顾产能过剩和成本高的隐忧。有的是斥巨资进入金融市场,进行股权投资,陶醉于“公允价值”的快速扩张和利润大增的美景。2010年,央企对矿产资源、能源、金融证券、房地产和保险等领域的投资热情较高,从而导致国资委领导所说的“非主业投资比重过大,盲目多元化倾向十分严重”。

        此外,央企“地王”屡屡出现,部分主营业务非房地产的央企投入大量资金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疯狂拿地。利益是央企进军房地产的驱动力,目前一般行业平均利润率为5%—8%,而房地产业在15%以上。又因为房地产行业是典型的资金密集型行业,庞大的启动资金对于规模庞大的国企并不困难,而且他们更容易获得信贷支持。

        早在2011年11月,胡锦涛、温家宝在重要场合也数次强调突出主业与实体经济。12月23日的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上张德江副总理表示,央企要把保持企业平稳较快发展作为首要任务,突出主业,做强做优实体经济。

        不仅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中央各部也不断发出“金牌”。在78家房地产为非主业的央企“磨磨蹭蹭”不愿退出房地产市场的时候,监管机构向商业银行下发了一份房地产央企“红名单”。对16家之外的非房地产主业央企不得提供新增房地产开发贷款,而此前下发的存量贷款也要及时回收,做好资产保全工作。然而,效果很是有限。

     为什么中央要三令五申?为什么文件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颁布?因为问题摆在那里,没有解决。 

     随着国家发展进入新阶段,发展战略已经有所调整,央企不仅必须把自己的主业做大做强,取得国内同行业的主导地位,而且还必须准备走出国门,参与国际竞争。从原来的保值增值到在国民经济中发挥主导作用,再到参与全球竞争,

        这是不同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0年后,从1997年开始,国资国企改革的任务是制止当时存在的国资流失,实现保值增值,多元化开始。第一阶段的任务基本完成以后,就自然而然地过渡到了第二阶段,进行结构调整,发挥国资在国民经济结构中的战略作用。 这一阶段,大概以2005年为界开始,到2011年形成趋势。

        现在,习近平再次提出,应该是新时代的标准了。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当前,尽管我国金融运行总体平稳,但依然面临一些风险和挑战:金融和实体经济失衡、风险应急处置机制仍不完善,外部风险犹存……需要科学防范,早识别,早处置。而央企自身的金融脱离实体经济风险,就是我们面临的问题。

 

 三、央企金融“脱实向虚”现象确实存在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央精神和国家战略的指向,要避免脱实向虚,要努力从制造业大国迈向制造业强国。并且讲到交叉混业也是为了相得益彰发展主业,而不能是投机趋利。是有很强的针对性的,特别是央企投入金融行业发展,势头很猛。在一些企业,脱实向虚现象已经存在。

        最近几年,不少大型央企看到金融行业发展空间巨大,纷纷投入巨资设立或筹建金融控股公司,布局金融业务。央企金控平台的设立,有利于盘活分散在央企集团内部各处的资金,进一步在去产能和增加新动能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央企金控平台应该优先服务集团主业与实体经济,服务于转型升级。开拓集团外客户,做强做优,与服务集团主业相辅相成,互为前提,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局面。

        然而,我们看到央企进入的这些金融业务,也有一部分与其主业并无经营协同效应,只是纯粹的投资行为。中国金融最大的问题是金融行业和实体经济的服务对象成了“两张皮”,金融和实体经济没有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有的央企,主业、房地产、金融,产值各占三分之一。央企中也存在金融违规,有的为融资租赁公司提供担保。去年国家审计便查了出来。如何让金融在必要的防火墙前提下,实现更好融合,是个课题。 

         在去年7月14日至15日举行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 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101家央企掌握着中国经济的命脉,是实体经济的顶梁柱,而如何确保央企“聚焦主业”也一直是国资监管的重要命题。 去年7月19日,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召开会议,认真传达学习贯彻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会议提出,规范中央企业金融业务管理,通过产融有序结合促进主业和实体经济加快发展,务必回归本源、严防风险。

     近年来,一些银行、证券、基金、保险和信托机构,背后出现央企参股甚至直接控股的身影,部分央企的金融业务发展迅猛,甚至跻身主要业务板块。 98家央企中有一半左右把金融投资或服务列入业务板块。例如,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就将金融服务列为重点发展的四大产业之一;金融服务也成为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五大业务板块之一。有媒体曾统计,以央企控股金融机构的总资产多寡进行排序,位列前三的分别是招商局集团、华润总公司和华能集团,前年总资产数额分别为69402.96亿元、9673.52亿元、8826.98亿元。从央企所属行业角度来看,一些发电巨头亦“凶猛”布局金融业。 2006—2016年,金融产业平均利润总额占国家电网同期利润总额的比重约为14%,占比最高年份为2009年,达到 72%,其间国家电网金融产业年平均净资产收益率约为9.8%。再如中国华能,其旗下有10家金融企业,2016年所管理资产总量已达1.33万亿元。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也力图成为综合性金融产业集团,“截至2016年末,金融产业总资产、净资产分别达到961.64亿元、231.87亿元,营业收入58.28亿元,利润总额突破33.92亿元,成为国家电投集团重要的利润增长点。”

     央企“玩金融”有没有金融风险?“热衷发展金融业务,存在偏离主业的风险。从传统制造业到金融业无所不包,有的企业还不止一家金融机构,先设立资本管理公司,然后再找一些企业合作设立证券公司、信托公司、保险公司等。这种企业发展思路很容易偏离企业发展主业,最后‘反客为主’,荒废主业。

     仅最近几年筹建的央企金融控股公司就包括五矿资本、中航资本、华能资本、英大国际、华电资本、中广核资本等,而更多公司正在加入这一序列。那央企做金控平台的利弊有哪些呢?从金控平台的有利之处来看,产业资本做金控有利于产融结合,也有利于不同金融牌照之间的合作与协同。但弊端也很明显,的确会使金融空心运转存在,也存在金融监管套利的空间。

        金融的发展过度并不是指金融发展太好,而是指相对于实体经济而言,金融的高利润和高收入,破坏了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和谐发展所带来的合理报酬结构,从而使得实体经济产生了明显的负效应。从企业发展角度讲产业链扩展无可厚非,但现在一些央企发展副业或延伸产业链带有一定投机性,容易加大国有资产风险,会加剧泡沫化。

        然而,如果金融起不到支持实业发展的作用,这样的产融结合实际最多算是财务投资,并没有达到真正意义上的产融结合。“资金空转”和“脱实向虚”的巨大风险。这方面教训很多,不举例了。

 

四、 央企心无旁骛攻主业的任务

        第四部分(略)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