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总编论坛  >  正文

三论朝鲜半岛政局

2011年07月06日 16:52:15 浏览:1796次 来源:世界华人网
                                                                                                                                                                                —韩国民主党党首孙鹤圭访华对朝鲜半岛政局的影响
 
        最近世界华人们非常关注韩国民主党党首孙鹤圭来华访问。因为朝韩华人们都知道此人在韩国京畿道当道知事(相当于中国省长)时,时任辽宁省等若干领导李长春、李克强、薄熙来、张德江等来往甚多,孙常说他们是好朋友。特别是,此次他能荣幸地会见了习近平副主席,所以韩国和朝鲜对他的访华非常关注。韩国媒体报道习近平副主席和孙鹤圭认真地探讨了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问题。还议论了中国足球队如何过三关的事(习副主席提出三个愿望:第一关过世界杯出线;第二关中国举办世界杯的比赛;第三关中国获得世界杯冠军)。孙鹤圭把韩国最著名的足球健将朴智星签名的足球赠给习副主席。此事对刚接受中国足球事业的大连万达集团来说是个极大鼓舞。孙鹤圭回韩国之后,提出了韩国民主党纲领性观点:半岛的南北和解是韩国民生的先决条件。韩国媒体认为此次孙鹤圭的访华对解决半岛无核化问题有重要意义。朝方也认为如果孙鹤圭明后年当选为韩国总统,那么北南关系又可以回到金大中、卢武铉当总统时的对北实施阳光政策的时代。看来朝鲜把真正的北南和解的希望寄托在孙党首身上。至于目前,朝方认为只要李明博当总统,不管他最近如何巧言花语,跟他和解是不可能的。为此,中国六方会谈首席代表武大伟提出的解决半岛问题的“三部曲”:一是南北双方共识;二是朝美和解;三是六方共促。目前就第一部曲就很难奏下去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韩国要求朝方先为“天安舰爆沉事件”和 “延坪岛炮击事件”道歉。对此,朝鲜提出坚决不道歉的一系列理由(见本报本网再论朝鲜半岛政局)。朝鲜还对李明博总统指挥下的韩国军队射击训练时把金日成、金正日,甚至第三代金正恩肖像作为射击靶子而非常愤怒。另一原因之一是李明博总统一二再三地纵用风漂的方法将“打倒金正日独裁政权”的大标语,送至北朝鲜各地,对此全朝鲜正声讨韩国李明博总统的抗北政策。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民主党党首孙鹤圭一次又一次地建议李明博总统改变对北的态度,建议按照中国方面提出的希望,先由南北之间好好共商朝鲜半岛无核化等一系列问题(见本报本网关于朝鲜半岛政局的评论),以便过渡到“第二部曲”,“第三部曲”上。于是李明博总统最近提出来一种超越“天安舰”、“延坪岛”事件,由南北一起坐下来的意向。对此,世界华人们反映这是一种“好兆”,但是朝方对李明博总统的新意认为这是他一贯的口是心非的策略而已。在我看来,要真正进入“第一部曲”,双方共识朝鲜半岛无核化还是相当艰难的。其最重要的原因是韩美对朝鲜的“核武”技术和现状采取视而不见,甚至轻视的态度,也怀疑朝鲜提出的无核化原则的真意。比如,韩美早知道北朝鲜解放后在法国居里研究所学原子核技术的屠相录回到朝鲜,该人曾在法国与中国原子弹之父钱三强一起学习和研究过。屠到朝鲜之后写过专著“原子核物理学”,并着手人才培养。朝鲜的原子弹研究起步比中国还早几年,他们的学术和技术水平是可想而知的。屠在法国学透了原子弹临界体积的设计及铀235超离心捕集技术,后来还创造性地计算了以钚为核心的小型原子弹的临界体积。屠深知要实现朝鲜原子弹的制造,要解决铀矿的原料及化学提纯的问题。韩美都知道朝鲜半岛有一个地方叫平山,原属三八线以南,那里是世界稀有的高品质铀矿区。朝鲜战争结束时,那个地方归到北朝鲜,这样朝鲜就有了优质铀矿的来源。但是如何从矿里获得铀单质是一项艰难的化学问题,于是北朝鲜从韩国策反了在日本长期留学研究,发明维尼龙的化学博士李升基。李到了北朝鲜除了建立朝鲜2.8维尼龙厂、尼龙厂等之外,还培养了大量的化工人才,开拓了铀的提纯,为铀的235分离创造了条件。有了铀之后,朝鲜考虑到原子核引爆剂—钚的研制问题。于是从罗马尼亚杜普纳原子核联合研究基地,把当时专门学习钚化学提纯的技术人员弄到朝鲜,又为制造原子弹引爆剂创造了条件。对这些情况韩美应是很清楚的,但是韩美战略家一直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错误地估计朝鲜自己提出朝鲜半岛无核化原则,是朝鲜害怕美国对朝鲜的威慑力量。这样,这些年美国对朝鲜的战略方针越来越走远,越走越错,只能加剧南北的紧张局势,使朝鲜不得不在中程和远程导弹的技术上加紧发展。日本的科技界评价朝鲜导弹初速度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先进国家,其隐身程度也相当高超,上天之后也能改变轨道参数。以前我本人对朝鲜导弹的制导命中率有所怀疑,前年去顺义观看室内影幕式高尔夫球场,听说在影幕上打好高尔夫球很难,命中率很差,但是朝鲜解决了这个问题。当时一位朝鲜科技人员跟我说这个问题世界上还没有解决好,朝鲜在导弹命中率问题上用的就是这种类似的技术。从这些情况看,要想解决好朝鲜半岛无核化,首先美韩要如实地看待对手的实力和潜能,如果一直把谈判对手看得很低,甚至要求对方解除全部“武装”才能谈的这种不平等作法是永远解决不了问题的。至于朝鲜是否真想半岛无核化,对此韩国民主党党首孙鹤圭去朝鲜有个体会,他认为朝鲜坚持无核化原则是坚定不移的。朝鲜金正日委员长也很希望自己的人民过好安逸的生活,并指出朝鲜半岛无核化原则是已故的金日成主席的遗训,他们要遵循这个遗训。因此,在我看来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问题并不是由中国来左右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朝韩能否演奏好第一部曲,然后看朝美之间的第二部曲。有了第二部曲,那么六方会谈的第三部曲就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情。现在世界华人对朝鲜的开放政策也很感兴趣,目前浙江义乌市甚至建立了朝鲜商品交易处。相信朝鲜半岛最终能消除战争根源,使那里的人民过好和平生活的日子将要到来。
 
                            本报本网  总编辑
                               金日光

 
参阅资料栏目: 朝鲜半岛政局的评论
                            再论朝鲜半岛政局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