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2019年04月25日 19:38:50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参考消息】教授为财产公示跪爬谁被羞辱?

2019年01月13日 00:03:00 浏览:44315次 来源:新浪微博 供稿
【参考消息】教授为财产公示跪爬谁被羞辱?
 

        这两天,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北京特约记者周西的一篇新闻帖子,传遍了中国大陆各家网络媒体,此帖原标题为:赌2013年公务员财产公示失准 教授爬一公里。先摘录主要内容如下:

        杭州师范大学法学教授范忠信,2014年元旦下午,在杭州西湖边上爬行了一公里,据其微博称,“掌膝渗血”,这可真够惨的。据悉,范教授这次爬行,是因为他在去年元旦所发的一条微博曾说过:“我坚信,2013年里,除了民族区域自治的地方外,其他所有省市,都会实现县乡级公务员的财产公示。要不信,咱们打一个赌。如果我输了,说明我的智商还不如猪,罚自己爬行一公里”。

        这条微博在去年12月31日那天,被网友翻出来,转发了一万多次。有网友表示,愿意自费去杭州观看范教授爬行,这“比自费去北京吃包子靠谱”。 据百度新闻的报道,范教授当天慷慨履约,并上传视频,赢得一片叫好之声,此举也无愧于其“忠信”这个名字。
呵呵,又是一条拿中国官员财产公示说事儿的帖子!

        我上网查了一下范忠信的微博,那几条涉及“掌膝渗血”的微博如下:

        范忠信的第一条微博:【履诺爬行千米】13元旦赌年内实现县乡官财产公示,输则爬千米。结果输了,输则甘罚。今上午,妻监视,犬护卫,在湖边爬行近两小时,分七段,或百米或两百,中有停息,掌膝渗血完成。录像太长,仅选末段展出。路人问系何种健身法?答曰“公民脊椎保健法”。1月1日

        范忠信的第二条微博: 【你以为你不贱?】我履诺爬行,友人责我“何苦作践自己”——其实,这年头,谁不贱?决定你生死的公职,进退与你的意见无关;掌公权者财富增加多少,你无权知道;你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就是寻衅滋事;官方一切决定,你只能歌颂不能批评;你自己权益受损上访,动辄被关黑屋子。如此待遇,比猪好吗? 1月2日

        范忠信的第三条微博:【为何要爬?】有朋友说,网上打个赌,玩笑而已,何必真爬,既作践自己,又让当道难堪?我说:大丈夫愿赌服输,输则认罚,不能赖账。此其一。自己政治幼稚,寄望过高,估计严重失误,就该自罚。此其二。如当道认爬行含进谏,也算没白爬。一直刻意避免寻衅滋 事、妨碍公务或交通嫌疑,实为良民。此其三。1月3日

        其后,我在范忠信微博后面还发现一条拟在2015年效仿教授的微博:

        龚钴尔 【我以我爬荐轩辕】为了向@范忠信老师致敬,为了推动官员财产公开制,我也用这条微博正式开赌,赌中国官员财产公开制会在2014年推行。如果不推行,2015年1月1日我也将爬走一公里……伟大的中国,如果始终推不动官财公开,老百姓也就是个爬行动物,没脸站着!希望有共同兴趣的朋友,一起赌,一起爬!

        呵呵,看了如此“忠信”的教授和如此热血的粉丝,俺也深受鼓舞!俺也来打一个赌:到明年(2015)元旦之前,本届执政团队一定会对百姓“官员财产公示”的强烈呼声,作一个正式的回应!不管他们是赞成还是反对,不管他们是颂扬还是批评,他们怎么得也一定会吭一声的!如果他们在2014年全年对此问题仍然是一言不吭、一声不响、一字不说,一屁不放,就像个泥菩萨或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那俺一定发誓明年元旦就在俺家马桶上——坐它5分钟!决不食言,愿赌服输!(俺倒是想坐公厕马桶,这样影响或许要大一些,但又怕警方以“寻衅滋事妨碍公务”罪——抓俺)

        如何?俺这个赌注,下得是否——大了点儿?到了明年元旦那天,俺是不是要后悔一下?

        记住:明年元月一日清晨六时,俺一定在家履行诺言,警方不会在那个时候来俺家——查电表吧?

2014年1月7日 15时30分

附录:

打赌2013年县乡级公务员将财产公示失准 大学教授爬行一公里

作者 : 周西

        杭州师范大学法学教授范忠信,2014年元旦下午,在杭州西湖边上爬行了一公里,据其微博称,“掌膝渗血”,这可真够惨的。据悉,范教授这次爬行,是因为他在去年元旦所发的一条微博曾说过:“我坚信,2013年里,除了民族区域自治的地方外,其他所有省市,都会实现县乡级公务员的财产公示。要不信,咱们打一个赌。如果我输了,说明我的智商还不如猪,罚自己爬行一公里”。

        结果,这条微博在去年12月31日那天,被网友翻出来,转发了一万多次。有网友表示,愿意自费去杭州观看范教授爬行,“这总比自费去北京吃包子靠谱”。据百度新闻的报道,范教授当天慷慨履约,并上传视频,赢得一片叫好之声,此举也无愧于其“忠信”这个名字。

        对此,作者帝国良民的文章点评说,范教授算得上真性情的真正教授,至少懂得诚信不食言,身为堂堂教授,选择履约去西湖边爬行一公里,以致于“掌膝渗血”,显然他并没有因为此次在公共场所爬行而人格尽毁;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一行为艺术,折射出其对当前不能实现官员财产公示,这一反腐败目标的失望。

        众所周知,虽然中央一直在大力推进反腐败,最近更是老虎苍蝇纷纷落马,但更多的是靠中央巡视组这样从上至下的调查和追究,可以说靠的是权威式打击,而非制度性的反腐举措,很容易陷入一阵风后、腐败现象卷土重来。如何建立一种更制度化的体制,来遏制贪污腐败,应该有来自世界各国的经验可以被借鉴。比如尽快实现官员财产公示,既简单易行,又效果彰显;但问题是虽然民意强大,社会呼吁多时,目前进展并不理想。

        范教授之所以称自己智商不如猪,指的就是这次对于哪怕只是实现“县乡一级公务员财产公示”的目标,未免过于乐观了,也许他觉得这种基层级别的官员财产公示,并不会冲击到太多的利益,但此种判断竟然也落空了。失望之余,也就只剩下履行自己围绕西湖爬行一公里的承诺了,所谓一诺千金。

        看起来堂堂教授在地上爬行有辱尊严,似乎是斯文扫地,其实,被羞辱的恰恰是他所误判的,那个人们千呼万唤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迟迟不能出台背后的僵化麻木体制。对此,我们听到更多的则是关于“时机尚不成熟”之类的推脱之词,事实上越是不敢公开财产,越是让群众满腹狐疑,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看起来如此简单的制度反腐举措举步维艰呢?有人在担心什么呢?难道真的像广大人民群众所质疑的那样,做贼心虚吗?
帝国良民的文章最后强调说,这回范教授对官员财产公示过分自信,明知会输他却敢说,虽然自嘲比猪还蠢,但至少履行了自己的承诺,相比那些站在台面上的官员说了大话,也不见得会让自己付出任何代价的官员们,显然更值得尊敬。自嘲比猪还蠢的范教授,在此次爬行千米之后能够获得公众一片掌声,已经从一个侧面诠释了什么叫大智若愚,而真正受到羞辱的绝对不是他。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