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2019年04月26日 11:33:54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要闻  >  国际专题  >  正文

与罗马尼亚前大使夫人萨安娜的电邮交往-感人的奇遇

2019年02月02日 00:05:00 浏览:45260次 来源:李兆良 供稿

李兆良

2019.1.30

 

        我与罗马尼亚前驻华大使夫人萨安娜Anna Eva Budura最近有一段奇迹的电邮来往,趁记忆犹新,记录下来。这是一段感人铭心的惊喜,令我万分激动。

        罗马尼亚前驻华大使罗明Romulus Ioan Budura与夫人萨安娜Anna Eva Budura ,1950-1995年在中国几十年,与所有中国老一辈最高层领导人都接触过。他们俩为罗马尼亚与中国搭起文化桥梁,把中国当成第二故乡。他们耄耋之年,至今深情地关心中国历史、外交,在这方面努力。作为华人,岂能怠慢?

       (以下书信原件记录是美国东部时间,萨安娜女士原信用中文写,对方手误,本文作者根据文意更正)。

================

2019年1月19日

---------------------

[上信发出十天后,收到下面的电邮]

 

2019年1月29日早上3:45

李兆良教授你好!

        感谢寄来的关于郑和科学研究新结果的文章。真值得注意, 加深, 介绍给历史学家和历史爱好者。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就准备在我国历史杂志做个介绍。

        祝您春节快乐,全家幸福, 在科学活动中获得新成就。

萨安娜   AnnaBudura

--------------------

        [早上六时醒来,收到上信,还未起床,不晓得对方是谁,先用手机回信]

 

2019年1月29日上午6:16

萨安娜

        非常欢迎介绍推广,要更正600年历史错案,需要大量宣传。请介绍您的单位。我一向搞科技,不在历史界,恕我不认识很多朋友。

李兆良

-------------------------------

        [马上去查萨安娜是谁,吃了一惊,是罗马尼亚北大历史系很早的毕业生,不是中国师生用外国名字。再马上回信。]

 

2019年1月29日上午6:33

        啊,您是北大那位罗马尼亚来的萨安娜吗? 失敬,失敬。请多向中国与欧洲朋友推广。郑和是真正启迪世界文化全球化的第一人。而且是中国和平外交最重要的历史人物。感谢!

李兆良

---------------------

        [再查,无误,没有第二个Anna Eva Budura. 就是罗马尼亚前大使夫人。她是1951年到中国的,经历了多少代中国领导人啊!年纪应该80-90了吧?再查,果然,1931年5月31日生,快88岁!还查到她与先生Romulus Ioan Budura许多事迹。失礼了。收集了材料,马上再回信。]

 

2019年1月30日 凌晨1:14

敬爱的萨安娜女士:

        非常抱歉,早上给您回信时,我还未起床,匆匆忙忙在床上给您回信。有陌生人的信,尽早回,不让发信人担心,这是我的坏习惯。当时没有留意您的外文名字,还以为您是一位中国高校学者,取了外国名字。后来查一下,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罗马尼亚大使夫人,真是眼拙了。

        我实在感动,以您近88岁高龄,还在写书,为罗马尼亚-中国的友好关系尽力,介绍中华文化给西方。今年,我来美国也是整整50年了,对中国文化的感情,越来越浓厚,不是因为生为华人,而是觉得中华文化较有可能是世界持续发展的模式,作为华人,通晓中外文化,可以为交流出点绵力。

        我本来的专业是生物化学,研究郑和是退休以后,2006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开始的,因此不认得很多历史界的朋友,您能够介绍给历史界的朋友和学刊是求之不得。鉴于您的朋友不一定能读中文,我附上2017年国际地图学会议的论文英文版,请转发推广。

        我也找到很多您的材料,看到您先生与老一辈的中国外交人物交往,忍不住眼圈红了。看到您先生的新闻,2016年还是介绍他为罗马尼亚大使,他仍然任职吗? 您现在罗马尼亚还是中国?我准备写一篇介绍您和您先生的文章,放到我的科学网博客,谈谈我们奇妙的相遇,您介意吗?

        我非常喜爱热情奔放的罗马尼亚音乐。正在一边听George Enescu的Ciocarlia和Romanian Rhapsody No. 1,一边给您写信。

        再次感激您对我的研究关注与支持,也是对中国与世界的关心,对罗-中友谊、欧-中友谊的关心。请保重,并保持联系。谨祝

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李兆良

美洲郑和学会会长(美京华盛顿)

(附:ICC2017国际地图学会论文英文版)

--------------------------------

        [不到半天,萨安娜女士回信。]

 

2019年1月30日中午12:54

李兆亮【良】教授你好!

        感谢你的来信。非常高兴地读了一【又】读,感觉到您的深刻的友好感情,使得我忘掉了八十多岁年的包袱。

         我就是1950年跟其他的四位同学到中国的, 在清华学了两年中文,在北大上历史系, 1956年毕业。在外交部工作十年后,一生在历史研究所研究中国历史。 当了罗马尼亚的唯一的中国历史学专家。任务很重因为除了研究工作以外应该担负很多翻译工作, 陪丈夫, 罗明 Romulus Ioan Budura 参加外交工作。他1990-1995年当罗马尼亚驻华大使。

        退休以后我非常高兴地把全部力量放在研究工作以及教书上。

        变【编】了六本书,写了不少文章( 包括关于郑和的文章)。2008年有机会跟时平教授见面,跟他建立了紧密的科学交流关系,收到了他对我的鼓励和支持。他帮助我了解中国文化的根源和特点,中国哲学和外教【交】思想的根本,郑和历史现象和外交的重要性。 我最近给学生和历史爱好者新出了一本书:“中国外交-历时【史】精神根源” (请看封面) 想帮助他们了解目前的中国外交的特点和它对世界发展的影响。

        在 Magazinul Istoric 历史杂志 我介绍了您在2010年第一节【届】国际郑和学术讨论会上介绍的有关郑和对利玛窦世界地图的贡献。 现在把你寄来的文章交给杂志社争取意见。

        以后再联系,经常交往,向你学习。

        祝你春节快乐

 

萨安娜   Anna Budura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