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正文

明朝开国第一功臣指挥的一场战役,足以颠覆你的战争观

2019年03月22日 00:02:26 浏览:35077次 来源:水煮历史 供稿

        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布置的南征北伐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遂通知在西北作战的大将军徐达将军务交由副将军冯胜代理,与汤和等人回南京“议定功赏”。

 

        等徐达离开不久,冯胜为一已之私,在未经请示的情况下,只留少量部队,就擅自率部班师回京。

 

        此前部队已经被打散,只身逃到宁夏的王保保(蒙古名扩廓帖木儿),在探知明军主力南归之后,又收拾残兵败将,拼凑了十万大军杀奔兰州而来。

        朱元璋能够夺取天下,首先得益于他打造了一支铁军。兰州守军虽然只有三千人,但面对来势汹汹的元军,他们丝毫没有胆怯,一面动员起来誓死保卫城池,一面向朝廷紧急求援。

 

        当朱元璋收到兰州的告急文书时,连掐死冯胜的心都有了。可军情紧急,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只得强忍怒火暂且把帐给他记下,急令徐达率部驰援兰州。

 

        徐达用了近三个月的时间抵达才定西。期间,兰州城军民众志成城,打退了元军的多次疯狂进攻,迫使王保保在葬送了无数士兵的生命也没能啃下这块硬骨头、自己的粮草又告罄的情况下撤围而去。

 

        王保保并没有走多远,他的十万大军到了定西以后,就在当地劫掠。他知道明军已经在赶往兰州的路上,并且料定一定是死对头徐达挂帅。因此,他要补充粮草,养足精神,等待明军的到来。

 

        而与之相反的是,徐达的部队千里行军,疲惫不堪。徐达必须应对两大问题:首先要尽力避免落入王保保预设的圈套,其次才是如何顶住王保保的突袭,对方毕竟有先到之利,又是以逸待劳。

 

        王保保这边早已按照自己的设想找了一块便于骑兵作战的好场地,只等明军到来就给予痛歼。这就是今天定西的车道岭至谗口关、平西砦、沈儿峪方圆几十里的地方。

 

        车道岭是平凉、天水通往兰州的咽喉要道,是一条西北、东南走向的黄土山梁,长约五十里,宽约六里,这道山梁地势高于其他地方,形同一道天然屏障,易守难攻,山梁上的元军兵力可以全数展开,而来到山梁前的明军却要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确实是一块与徐达生死决战的理想之地。

 

        王保保之前也想过要伏击明军,但考虑到徐达非常人可比,万一他不上当,或者来个将计就计,吃亏的还是自己,再说明军的部队那么多,就算伏击成功,最多也只是歼灭他的前锋,于整个战局无多大影响。因此现在将部队收缩到车道岭,抢先占领了有利地形。

 

        王保保布置停当后,就跷着二郎腿“恭候”徐达的到来,可徐达进抵定西后,就不再向前了,只派副将邓愈在离车道岭不远不近的地方构筑防御工事,并就此安营扎寨。他则带主力到沈儿峪一带驻扎,把王保保晾一边。

 

        王保保精心设计的借助有利地形,给远道而来的明军致命一击计划彻底泡汤。恼怒之下就拿邓愈所部出气,可邓愈高挂免战牌,远了不理睬他,近了就以栅寨为掩护,弓弩火铳一齐伺候。王保保又领教了一招,徐达是用少量兵力来牵制他,给大部队争取休整时间。

 

        王保保明白了徐达的意图后,不得不调整自己的战术了,原先指望的以逸待劳,痛歼疲军的构想落空,再这那么等下去,就等于让明军休养战力。等徐达一切准备就绪,自己会更加被动,因此,他将部队重新推前到沈儿峪,争取尽早与明军交战,不能给对方太多的时间养精蓄锐。

 

        不知不觉间,徐达成功化解了之前所担心的两个问题,既没上王保保的圈套,又避免了以疲惫之师投入战斗的危险。

        王保保之前考虑欠周,眼下也不见得聪明,当他急急忙忙命令大军推进到徐达的营地不远时,又傻眼了,徐达所构建的营寨前横亘着一条西南、东北走向的深沟,想发起突击显然不可能了。

 

        双方只能隔沟相峙,明军处于沟的东南,元军在西北。一幅颠覆人类战争观的画面出现了,作为救援兰州的明军,本应是主动攻击的一方,要不惜代价冲破敌人的阻击,赶去救援才是。可徐达知道兰州之围已解,自己又有源源不断的后勤供应,他不着急。

 

        徐达不急,王保保却急眼了。元朝政府被赶回漠以北后,王保保在中原就变成一支孤军,自然就没有了后勤保障。先前靠四处抢掠还能维持,可附近已经被搜刮得差不多了,再拖下去,不用别人打,自己都得饿死。因此,王保保就反过来成了主动求战的一方,徐达却深沟壁垒,等着王保保一日数次,不惜冒险越沟挑战。不过王保保的挑战可不是光骂几句,或者虚晃几枪而已,而是实实在在的打得相当激烈。以至于双方的主帅都分不清楚究竟是佯攻还是真打。

        这样的战斗持续了五天,元军很有规律,早上号角一响准时出工,明军马上列阵投入战斗;傍晚一声令下收工回营,明军则出动骑兵追杀一阵也回营吃饭。双方死伤都差不多,元军依靠马踏人填,竟然在壕沟里辟出了数条供骑兵通行的道路。

 

        到了第五天晚上,轮到明军反击了,但这种反却有点令人匪夷所思,他们不是抄家伙越沟去攻击元军,而是像俏皮捣蛋的小孩子般的进行闹腾。

 

        徐达按三班作业的办法,彻夜不停地沟边敲锣打鼓,进行噪音骚扰战,好像是告诉王保保,你白天不让我好过,我晚上不让安宁!

 

        这种小儿科的玩意,竟然让元军紧张了一个晚上,当第二天例行式的战斗结束后,王保保传令:不必理会南蛮的夜间骚扰,任由他们闹腾去,我们塞紧耳朵睡觉,保持充足的睡眠,明天好继续作战。

 

        这样的闹剧一连持续了三夜。战争是最能考验一个指挥员综合素质的游戏,双方主帅这些天所做的一切,都出于同一心理:给对方造成习惯性思维、习惯性动作,目的都是刻意麻痹对方。

 

        到了明军敲锣打鼓的第四天夜里,徐达的鼓乐大军还在沟边制造习惯性思维的时候,王保保组织了一支千余人的精兵,悄悄绕道袭击了明军的东南营垒,结果被临危不乱的徐达带领亲兵打得大败。

        王保保自派出了夜袭队后,就密切注视徐达的中军,一旦明军乱起来回救后军营寨,他就挥师猛扑过去,可等了很久,既不见明军有躁动的迹象,也不见期待中的明军后营火光冲天,反而是明军的锣鼓队敲得更加起劲了。让他不得不佩服徐达带兵有方,心里叹哀这些南蛮真不好对付呀!

 

        让王保保哀叹的还在后头,他这次不成功的偷袭却招至了全军覆灭。原来徐达赶到后营时,是打算全歼敢于偷营的元军的,后来灵机一动想道:既然元军能找到小路袭击我们,我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这向导不是现成的吗?于暗中命令网开一面,派人远远跟着溃逃的元军,作好明天夜袭的准备!

 

        等探好了路径后,徐达白天一反常态,派骑兵不断越过沟去冲击王保保的营寨,元军头天晚上就枕戈待旦了一夜,根本没合过眼,白天又要应付明军的冲击。到傍晚,明军的锣鼓队又上班了,并且还加上了秦腔,声贝增加了好几倍,简直不胜其烦,连王保保都觉得先睡一觉再说,爱怎么闹腾,你闹腾去吧!

 

        王保保毕竟是一军之主,别人能像死猪一样睡,他却不能,多年的军旅生活让他练就了睡觉都睁一只眼的习惯,才睡到三更,就听到自己的后营传来明军的号炮声,当即命人前去查看速回报!

 

        很快回报就来:不好了,明军袭击后营!

 

        王保保侧耳一听,营前的明军还在照常制造噪音,他表现得比任何时候都镇定,这一定是徐达昨晚吃了亏,今晚报复来了,既然你徐达能处乱不惊,我就不能?因此下令各营派一半人支援后方,看好前门,其他人继续睡觉,明天还有作战任务!

        命令刚下完,就听对面的明军吹响了号角,这声音,王保保太熟悉了:那是明军进攻的冲锋号!王保保一激灵,意识到大事不好,徐达这是玩真的了!他刚来得及把靴子穿上了,明军就像潮水般的涌进了大营。明军分明是早有准备,他们到处纵火,尤其是马棚,早已火光冲天,战马乱窜,更糟糕的是自己的很多将士还在半梦半醒之间,根本来不及抵抗就成了刀下鬼,有的干脆举手投降,唉,这些人高马大的蒙古大汉,单打独斗绝不输于哪个南蛮,组织成来就不行了!

 

        王保保命令亲兵:给我顶住!他自己却从后帐割开一条缝钻了出去,临走还抱上儿子、拉上老婆毛氏。可怜手下那些军官们,听不到主帅到底是该坚守营帐,还是拼死突围的号令,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那些失去战马的士兵干脆就成了待宰的羔羊,好在也没有等待多久,只听周围响起一片喊声:徐大将军有令,凡是下武器投降的一律不杀!很多人都乖乖的扔掉了武器投降。

 

        明军的喊声王保保听到了,此时他正一家人同骑一匹马往车道岭走去,沈儿峪完了,可车道岭还有他的四万部队,由郯王等人率领,只要到了那里,自己还不算输得精光。

 

        可王保保又失算了。徐达这边开打,一直与车道岭对峙邓俞当然不会闲着,全军出动,人手一面旗帜,满山遍野的向车道岭四周涌去。这一景象被准备逃奔车道岭的王保保远远看在了眼里。

 

        车道去不得了,王保保带着老婆儿子往北逃窜,到了黄河边上,却没有可供渡河的船只,“当世奇男子”王保保可不是浪得虚名,竟然找了根木头全家抱着漂过了黄河天险,创下的纪录至今无人能破,他不但是游泳健将,还是冬泳好手,须知黄河上游水流湍急、大西北的初春寒风刺骨啊,由此可见他的老婆儿子也绝非泛泛之辈,能承受得起冰冷刺骨的黄河水。

 

        定西一战取得了北伐以来的空前大捷:生擒元郯王、文济王及国公阎思孝、平章韩扎儿、虎林赤、严奉先、李景昌、察罕不花等官员一千八百六十五人,将校士卒及家属在内计八万四千五百余人,获战马杂畜无数。

 

(来源:头条号高山流水品历史)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