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2019年07月19日 03:45:34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九年了,生孩子的24小时依然让我刻骨铭心

2019年04月03日 00:09:00 浏览:47992次 来源:腰线 供稿

作者/桑桑姐

“苦海无边,仍然欢迎你光临人间”

 

        我算是个鲁棒性比较强的劳动妇女,不是那种娇滴滴被纸割一下指头就哭岔了气的小仙女。

        刚刚怀孕的时候,我在西藏阿里出差了半个月,那里平均海拔5000米,每天要在搓板路上颠十几二十个小时。

        怀孕前三个月,我都是骑着单车上下班,回家要自己把自行车搬上二楼电梯。

        六个月肚子已经很大了,我依然能身形灵活地翻过半人高的栏杆。

  2009年在西藏阿里,此时并不知道宝宝已经来了

        对怀孕生子,我一直没当回事,世间万物繁衍是自然规律,生个孩子嘛,有什么好怕的?

        每次看着电视剧里那些喊得撕心裂肺的画面,我都觉得是为了戏剧效果的表演。

        你桑姐心有多大?

        最后半个月了,还在坚持上班,连待产包都没有准备,孩子的东西一件都没来得及买。

        不,不,我还是准备了一点待产的东西。

        几大块牛奶巧克力——用来提升战斗力。

        一盒黄油曲奇——怕生到一半没体力。

        可以看电影的MP4——怕一个人待产的时候太无聊。

        MP3里下满了爱听的歌——疼的时候用来分散注意力

        甚至还有日记本、相机和一本书,不像是去医院生孩子的,简直就是春游。


离预产期还有12天 | 破水

 

        头天晚上和老公一起熬通宵看完了国际米兰打巴塞罗那的经典之战,第二天因为睡眠不足心情非常烦躁,一直折腾到0点过了才勉强睡着。

        睡了没一会,我做了个梦,梦里我竟然尿裤子了。

        突然全身一激灵,这感觉过于真实了,不像是梦。

        我赶紧起身查看,天啊,不止裤子,连床都湿了。

        这……不会是破水了吧?

 

        我幻想中的生产场景明明是:

        某天清晨,我发现自己见红了,然后不紧不慢的洗头洗澡吃早饭,

        等到宫缩规律5分钟的时候开车去医院。

        一检查,已经开了两指,打上无痛,然后看书看电影听音乐,宝宝就诞生啦!!

        之前很刚的我,突然间慌得一逼,居然紧张得开始发抖。

        我迈着小碎步挪到老公睡的书房里,一把打开大灯,老公一脸迷糊地看着哆哆嗦嗦的我。

        我用快哭的声音对他说:老公,我好像破水了……

        老公赶紧下楼开车,我拎着我的奇葩待产包和病历爬到后座去平躺着。

        刚开到辅路上,警察堵着几辆车在查酒驾,老公大喊:哥们快让让,我老婆要生了!

        警察赶紧放出一个出口,我们的车在北京难得空旷的四环上,向医院飞驰而去。

孩子出生前23小时 | 急诊

 

        我之前为了产检方便,把档案建在了公司附近的一家妇幼保健院,想着公立医院虽然人多嘈杂医生忙碌,但是万一出了危急状况,还是经验足些。

        按了急诊铃,一个医生一个护士睡眼惺松的出来了。

        年轻女医生很冷的说:你,裤子脱了,躺下。

        我依然控制不住地发抖。

        她不耐烦地问:你抖个什么啊!

        我说,对不起医生,我紧张。

        她鼻孔里嗤了一声。

        这个年轻女医生我产检时就在门诊遇到过一次,一直比较高贵冷艳。

        她拿着试纸去沾了一下。

        很嘲讽的看着我,对护士说:又一个假的。

        然后说:你走吧,宫口都没开。

        我急了,说:真是是破水啊,床都打湿了,裤子湿了三条。

        她依然很冷漠:晚期白带就是很多,都这样。

        那个护士已经很不耐烦了,打着哈欠要我快出去。

        我提了最后一个请求,可不可以把那个PH试纸给我两张,因为我觉得自己真的破水了。

        女医生犹豫了:我只能给你一张。

        那穿着红马甲的护士突然间爆发了小宇宙,对我发飙:这个是医疗器械,怎么能说给就给你,你自己去买!

        我和老公忐忑不安的走在午夜的大街上,我一边走一边感觉羊水哗哗的流。我都快哭了。

        幸亏我们在公司旁边租的一套房子还没到期,可以暂时上去休息一下。

        老公把我送上楼又跑下去买试纸,连敲开了四家药店的门,都没有PH试纸卖。

        他垂头丧气地回来,我们俩躺在黑暗中,时不时能感觉到孩子纤细的四肢在我肚子里划过,   我们一家三口,充满了对前路的未知感。

        PS.生完孩子后,我发狠跑去某宝买了一大包PH试纸,2块钱就能买100张

孩子出生前20小时 | 入院

 

        凌晨3点,黑暗中我感觉哗啦一下,一大股水涌了出来,忍都忍不住,棉絮都湿了。

        我不敢动,万一再去按急诊铃,她还不收我入院怎么办,再走回来,我的羊水都快没了,宝宝会不会缺氧呢?

        老公决定硬着头皮去找医生要张PH试纸。

        他说尽好话终于要到了一张小小的试纸,我们很珍惜,不敢一次就给用了,小心的撕成两截,一沾,果然变蓝色了,但几秒后又褪成了黄色。

        再试半张还是这样。

        能变蓝色就说明大量涌出的透明液体,正是碱性的羊水!!

         我实在不想再去看医生鄙夷的脸色,我想撑到早上8点换个医生。

        但是胎动更加频繁了,只要稍微一动,羊水就哗的流出一股。

        我鼓起勇气再次下楼,迈着小碎步挪去医院,按铃,急诊。

        她和红马甲一见我又来了,那个表情简直是烦到爆炸了,可能是想这个傻逼怎么一晚上吵醒我们3次啊……

        依然是冷冷几个字:脱裤子,上床。

        手非常粗鲁的再次检查之后,她有点尴尬的说:你现在才是破水了。

        我真是有点愤怒啊,我现在才是破水,那刚才流的那些都是依云矿泉水??

        医生也有点慌,让护士赶紧推轮椅来,让我坐上不要动,赶紧办入院。

        红马甲把我全程轮椅送到了6产区,叮嘱我吃饭大小便都要在床上,绝对不要乱动……

 

        产区负责的医生告诉我因为羊水流得太多,不能等规律宫缩了,明天一早就打催产素催产。

        我躺在床上,大顶灯明晃晃地照耀着我,隔壁的产妇在哎哟哎哟的呻吟。

        我的肚子也一阵一阵的疼,像痛经程度的微疼,还可以忍受。

        在一次次不规律的疼痛中,北京城灰蒙蒙地亮了起来。

 

孩子出生前16小时 | 催产

 

        天刚亮,一夜未眠的老公开车回家去取日用品。

        清晨7点,我刚吃了两口早点,一个护士拿着名单来通知我进待产区。

        一入产区深似海,家属都得门外站。

        我还没来得及见老公“最后一面”就极不情愿的被轮椅推着进了战场。

        门口有块小黑板,上面写着产妇的名字和分配的床位。待产房是一间两个人,我和另一个女生分到了一间。

        我们都打上了催产素,冰凉的液体一滴滴注入了我的血管,疼痛像洪水一样,猛地袭来了。

        隔壁床的没打针之前只是哎哟哎哟地呻吟,打上催产之后,呻吟变成了杀猪一样的嚎叫: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死啦~~~~~~

        我扭头看她,她哭的头发都湿透了。

        原来艺术就他妈的是生活,眼前这一切竟然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模一样。

        催产素的疼法和自然分娩的阵痛完全不一样,自然阵痛有个过程,10分钟,8分钟,5分钟,3分钟这样逐渐加强加快。

        但一打上催产素,没有什么逐渐,也没有什么间歇,直接一上来就是2分钟,1分钟的阵痛!

        我完全能理解隔壁床喊的我要死了是什么意思,如果人间有地狱,地狱里都是催产素这玩意。

        这不仅仅是生理上的痛,更是对精神的考验。

        我觉得自己游走在崩溃的边缘,那是种没有尽头的绝望感。

        你能感觉到阵痛要来之前不受控制的发力,肚子渐渐硬了起来,你知道剧痛就要来了,是一种预告般的恐惧感。

        疼痛来了之后,因为身体被绷紧,所有的血都涌到头顶,只剩下肚子的剧痛,好像肠子被用力扯着,好像有一把利刃在五脏六腑里搅动,连呼吸都没有力气,想抓住些什么,又使不出劲。

        我没有大喊大叫,因为我知道这一切除了默默承受,没有他路。

        我只是使劲捏着护工送来的玉米馒头,一次次捏成硬团,又捏得粉碎。

来源网图,这种状态其实才是最痛的,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着墙上的黑钟秒针,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

        我在一阵接一阵不歇气的剧痛中度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整个白天。

 

孩子出生前11小时 | 崩溃

 

        疼痛中,耳边听着医生叫着一个又一个家属的名字:

        刘某某的家属,生了,儿子。

        王某的家属,生了,女儿。

        赵某某的家属,生了,女儿。

……

        大家都生了,都走过了炼狱之门,迎接了新生的喜悦。

        连我隔壁床的女生也顺利开到了5指,而我是所有人中进度最慢的一个,医生每次给我检查,都说,还没开,再等等。

        没有一个家人在身边,不知道这一切何时才是尽头,也不知道宝宝在那越来越少的羊水里能不能挺住。

        11点半,隔壁妈妈已经开全了,挪去了产房,这下连受难的同盟也没有了,我恍然觉得自己身处一座孤岛。

        我按铃叫来医生,她又给我检查了一次,原来疼了4个小时,才只开了一个指尖!!

        我的情绪终于崩不住了,开始流泪。

        那位中年医生很和蔼地安慰我:

        你看,你条件其实很好,只要开到两指就给你打上无痛,你就不痛了,3点你要是再开不到两指,我们就剖,好不好?

        终于有了一个希望坐标,我默默忍受着一分钟一次的恐怖疼痛,数着秒针,巴不得时间赶紧到3点。

        继续捏着那个倒霉馒头。

 

孩子出生前8小时 | 安慰

 

        下午3点,依旧只有1指……多么让人绝望的答案。

        老公一直守在产区外面,一有医生或家属出入,他就在走廊路对着我的待产室大叫:

        老婆,加油。

        老婆,挺住!

        甚至还企图跑来偷看我一眼,马上被医生揪着赶了出去。

        接着,我的手机滴滴一声,短信来了:

        老婆,我爱你!

        我简直是对他又好气又好笑,和重如泰山的剧痛比起来,这位亲友团的助威轻如鸿毛啊!

        我隔壁床来的第二茬新产妇,再次把我远远甩到了身后,率先开到了8指。

        我开始有些失去理智,一边按铃一边哭,我觉得我绝对不行,要求剖腹产。

        医生看我泪水汗水糊在一起的狼狈模样,实在可怜,让护士给我推了点安定。

        我只觉得那些人都开始变得模糊,景物晃动,好像声音也慢慢远去,我睡着了,疼痛好像也不在了。

        但是很快,我就被剧痛叫醒了,那种安逸的感觉只存在了一瞬间。

        医生再次跟我承诺了一个剖腹产的时间,下午6点。

        这可能是医生惯用的“缓兵之计”吧,就像给溺水者送去一个又一个的浮岛。

纪录片《生门》中,中南医院产科女医生毛艳红,主刀产科手术无数,天天劝产妇顺产,轮到自己生孩子的时候,也哭着要求剖腹产。

        看着天又慢慢黑了下去,白班的医生已经下班了。

        交班的时候,两个好医生很温和的劝说我坚持,说你条件好,胎头低,胎心也稳定,你一定要顺产。

        我尽管不记得她们的名字,但至今仍感谢她们,在我最困顿的时候,给过我温暖和安慰。

 

孩子出生前4小时 | 无痛

 

        晚上7点,医生又来检查了一次。

        她微笑着看着我,吐出了三个字:两指了。

        这简直是我听过最美妙的宣判,我终于获得了无痛麻醉的资格。

        医生说,你现在挪去大产房,等着打无痛吧。

        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待产间到产房的路要穿过一个走廊,我走两步,疼一会,走两步,疼一会,但是依然心情雀跃,因为救世主(麻醉师)就在前方了。

        大产房里有了4个产妇,一字排开等待打无痛。

        当麻醉师推着他的小车咯吱咯吱地进来的那一刻,这天籁不亚于天使的福音。

        每一个打上无痛的姑娘,狰狞的表情几乎是立刻舒展开来。

        我是最后一个打上的,把自己蜷成个大虾状,把腰椎暴露出来,阵痛来了也丝毫不敢动。

        麻醉师用棉球消了消毒,拿着一根很粗的针扎了进去,分明有滋啦穿透骨膜的声音,但刺骨锥心和阵痛比起来,又算个啥?

        紧接着,一股神秘的热气顺着我的脊柱传到脑袋,瞬间,不疼了!!!!!!!!

        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半,12个小时的炼狱之后,我终于抵达了天堂。

        我的MP4呢?MP3呢?我的日记本呢?

        快把朕的奇葩待产包拿来!

        我可以!

        护士给我递进来一罐家属送的鸡汤和参片,我说,拜托你帮我给家属带个话,我特别饿,想吃汉堡可乐哦。

        护士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看着我,这个白天还如同死狗一般的女人,突然大变活人了。

 

孩子出生前2小时 | 剖腹?

 

        我感受着肚子一阵一阵地缩紧,看着宫压指数一次次增高,而几乎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这简直太神奇了。

        就在我喝着可乐哼着歌的人生巅峰时,负责接生的医生过来给我摸了下胎头,脸色突然凝重了起来。

        她说:孩子现在脸朝上,这样是没法顺产的。两个小时后,如果头还没有转过来,那只能拉去剖腹产了。从现在开始,你严格朝左侧卧,我一会再过来看看。

        可乐在我嘴里噼里啪啦地爆着,我的心也在胸腔里噼里啪啦地爆着。

        医生一天中对我说了那么多次剖腹产,我深深地明白,只有这次才是特么真的!

        如果顺转剖,我这作孽的一天,岂不是白过了!!

       我朝左躺着,看着胎心监护仪急促的曲线,手摸着肚子祈祷,对孩子说:娃啊,别折腾你老母了,求求你转个身吧。

        过了一会,医生又过来摸了一遍,摇摇头:

        不行,还是没转过来,现在宫口还水肿了。我给你手转胎位试试。

        听说说生孩子100分疼,转胎位就是1000分疼,我看不见医生是怎么操作的,前后不过三分钟,我打着无痛,腰腹部只有非常难受的拉扯酸胀感。

        她松了一口气说:胎位转好了,我给你用一颗药减轻水肿,开8指之后,无痛就要撤了准备生产。

        我也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好像陷入了虚空,既不兴奋也不恐惧了。

        临门一脚,希望是好事多磨吧。


孩子终于出生了

 

        拔掉了无痛,又从天宫打回了地狱,疼痛卷土重来。

        隔壁的一个战友,开始哭着狂嚎:不是说可以陪产吗?我要老公陪产!我要我老公!

        喂,大姐,您看看这产房其他四位女士,可都躺产床上如光猪一般一字排开,您老公怎么进来啊?

        此刻的痛,又变了形态,像雷神一直抡着大锤在锤我的腰,伴随着有一种想大号的羞耻感觉。我已经不想哭了。

        导乐姐姐说:不用忍了,宝贝儿,让它来吧!

        导乐们喊“使劲”不喊全,单喊一个“使”字,

        现场效果听上去,就是震耳欲聋,此起彼伏的

        “屎!屎!屎!屎!”……

        各位导乐姐姐,你们这么喊,大伙儿更憋不住了。

        比起阵痛的漫长,生孩子的过程简直不值一提,我燃烧了全身最后的小宇宙,伴着劳工号子,

         “屎!屎!屎!屎!”,几把力气下来,孩子已经顺利露头了。

        护士小姐姐发出了最后的灵魂一击,她站在一个小凳子上,双手交叠从我上腹部使劲往下一推,我感觉一个热热的东西,从我的身体里溜了出来。

         疼痛,一刹那间烟消云散,像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护士把孩子抱去洗澡,她开心地对我说:哟,还是个大双眼皮呢,真好看。

注:第三产程和缝针我因为极度疲惫,已经记不清了,经过了十级疼痛之后,针穿透皮肤的痛,我真心觉得跟挠痒痒一样

        从凌晨1点破水,到此刻的凌晨1点,时间已过去了一天一夜,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好在,再难熬的,也熬过了。

        我知道,从此之后,世间也再没有苦痛可以打败我。

 

        孩子被抱到了我的身边,原来这就是要与我共度余生的人哪。

        她的鼻翼随着呼吸轻轻开合,她闭着眼四处探寻着好吃的东西,最后用小嘴咬住了包被的一角,满意地吮吸起来。

        我有些好奇又有些陌生地看着她,孩子,苦海无边,仍然欢迎你光临人间。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