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要闻  >  地方新闻  >  正文

又是山西!弄虚作假,抄袭整改方案,糊弄中央环保督察组

2019年05月13日 00:02:00 浏览:49593次 来源:我们都是担当人 供稿

     太原一个地级市,要对四个地级市开展“省级督查”;隶属于临汾市的曲沃县政府更厉害了,要对6个城市划定禁煤区。

文 | 侠客岛

     下面两句话,有啥问题?

      太原市政府要求,对太原、大同、朔州、运城四个市开展第四轮省级督察”。

      临汾市曲沃县政府提出要对“太原、阳泉、长治、晋城、临汾、晋中‘4+2’城市划定禁煤区”。

      茬找到了嘛?

      太原一个地级市,要对四个地级市开展“省级督查”;隶属于临汾市的曲沃县政府更厉害了,要对6个城市划定禁煤区。

      这么魔幻的文字不是编的。它竟出自山西多地政府提交给中央的环保督察整改文件。

      于是,在近日生态环境部公开的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山西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情况中,中央督察组直截了当地指出:

     长治、大同、临汾、太原、晋中等地出现了照搬照抄整改方案的现象,形式主义问题突出,影响了整改工作的推进落实。

1

错+错


      中央环保督察组的这轮“回头看”发生在去年11-12月,向山西反馈情况则是在今年5月6日。

      反馈情况中,督察组在肯定了山西环保的进展后,话锋一转——但是,仍存在焦化产能扩张冲动依然强烈、优化产业布局要求形同虚设、污染排放问题十分突出等问题;

      同时,也存在思想认识不到位,敷衍整改、表面整改、虚假整改的问题,这突出体现在多地整改方案照抄照搬。

      这里面最厉害的是大同,在《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考核分工方案(试行)》中,直接抄录国家《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于是,在市级文件中出现了“各省市区、省会城市”等字样,直接要给全国下命令了。

      堂堂一级地方政府,如同小学生抄袭把别人名字也抄上去一样,能把上级政府或其他地区的方案直接拿来当作自己的整改方案,而且名字都不改?

      整改,是对过去工作失误失责的改正。整改方案是整改行为的第一步和设计图;路线设计都抄袭、糊弄事儿,“整改”能有多真?

      真是一出荒唐闹剧。

      而弄虚作假的整改方案也令人称奇——比如,长治市煤炭工业局名义上于2017年7月印发的方案,却引用了山西省2017年8月和9月印发的两份文件。

      难道长治市煤炭工业局穿越了?

长治市煤炭工业局整改方案印发时间

居然比文中引用文件印发时间还早 

 

      等等……这样的情节,似乎有点眼熟?

      没错。去年10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第一批“回头看”之后,进驻河北的第一督查组就曾指出,廊坊市固安、永清等县制定的整改方案照搬照抄,唐山市高新区和芦台经济开发区的整改方案除地名人名外完全相同,明显相互抄袭。

      为啥抄作业?真是一个挠头的问题。

      仔细想想,原因无外乎两种:懒得做,或者不会做。

2

懒得做?


      对那些简单重复的题目,很多考生恐怕还真的懒得做。

      已经工作的人,在一些一般性材料的写作中,可能多少也会借鉴一些案例和模板。如果要上交的材料多、时间短,就可能出现“懒得做”。

督察组发现,山西太岳焦化公司生产废水未经处理直接进入熄焦池

      山西、河北等地出现整改方案的照搬照抄,可能就是这种工作惯性。

      写文件的人不是干事的人,干事的人不是写文件的人;文件里说的是一套,实际干的可能是另外一套。写文件的人不了解实际工作的情况,那么只能费尽心思,用堆砌文件的方式把工作体现出来。

      还有另一种可能:无论是写文件的人还是干事的人,都觉得文件就是个形式,写成什么样不重要,有一个摆在那里就行。

      不得不说,在基层,“说一套,做一套”的做法有时候是管用的,因为有时上级来检查工作的也只是个写文件的,只懂看也只会看文件。只要工作有实效,文字工作有点夸张、虚构似乎无关紧要。

      如果脸皮再厚一点,运气再好一点,文件出了,工作就算干完了,对上级也就有交代了。

      没想到,这一次中央环保督察居然看得这么细,各种文件里相互抄袭、弄虚作假等问题都找出来了。

       这咋整?

3

不会做


      抄袭事小,背后折射出的事大。

      整改方案照搬照抄,除了体现出这些地方政府敷衍、应付的态度,恐怕还暴露出工作能力的不足。

督察组发现,吕梁市金桃园焦化公司焦炉四处冒火、浓烟

      顾名思义,整改方案是上级整改意见提出后,各地根据自己的情况制定的落实方案。每个地方情况不同,问题也不同;最清楚问题症结的,应该是每个地方政府及其环保部门,当然应该对症下药。坦率说,工作难度肯定不小。在山西、河北这样历史形成的能源型、重工业型省份,厂矿林立,需要去产能的企业极多,牵涉到的就业、社会稳定等问题又多,地方利益错综复杂,很多问题肯定不好解决,不然也不会拖到现在。

      可是中央环保督察这么强的“东风”摆在这儿,就没想着去借一点?中央环保督察借鉴、对标的规格和方法都是从反腐的中央巡视组那里来的,这么高的政治规格,到了下面难道“纹丝不动”?

      中央早就把污染防治列入”三大攻坚战”,也许一些工作现在做不到、做不彻底,可摸底工作总要做个差不离吧?比如,禁煤区要不要划,怎么划?哪片先划,哪片有困难只能后划,总得有个大致的判断吧?

      如果这些摸底工作和基础判断都做不了,后面的工作肯定没法儿开展。

      去年8月份,山西临汾因为对空气质量监测数据“动手动脚”,副市长第二次被进京约谈。约谈临汾的生态环境部和山西省政府认为,数据造假的做法“严重背离了中央要求,严重误导了环境决策,严重侵害了公众知情权,严重伤害了政府公信力,情节十分严重”。

      那么,照抄照搬整改方案,是不是也够得上这样的定性?

     从现实情况看,地市以下环保及相关部门专业人才短缺比较普遍,以至于写文件的人不懂业务,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环境治理能力不足,通俗地讲就是“不专业”,可能是这些地方抄整改方案的直接原因之一。

      但在根子上,解决问题最需要的,依然是地方政府的积极态度。作为一级地方的主管者、直接治理者和决策者,如果地方政府不配合,或者在心态上不把环保整改当回事儿,昨天的数据造假、今天的照抄照搬,明天还会上演不同的戏码。

      过去,在发展GDP为导向的政绩竞争中,各地纷纷能够做到“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要上”,是因为背后存在着一整套针对地方官员的激励机制,也就是北大学者周黎安所言的“政治锦标赛”机制:经济发展得好,晋升的几率就高;在地方间的竞争中,这构成了官员非常直接的动力。

      现在“指挥棒”变了。强调不唯GDP论英雄,但如何考核生态环保实绩、如何配套地赏善罚恶,让地方官员真正有动力去做这件既麻烦又艰苦、可能得罪人、还可能一时半会儿看不出短期效果的事情?

     这是一道非常深刻的考题。但是,如果看不清中央政策的走向,也绝对难称“政治上的明白人”。

      话又说回来,在中央第二督察组向山西反馈“回头看”和专项督察情况的次日,生态环境部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全国地表水环境质量考核结果。表现最差的十个地级市里,山西三席,吕梁全国倒数第一;河北两席,邢台名列倒数第三。

      两个整改方案被中央点名“照搬照抄”的省份,近期环境治理成绩如此不理想。

      除了历史包袱之外,恐怕,作风与治理实效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巧合。

2019年1-3月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水环境质量排名后30城市及所在水体

 

延伸阅读1:

连整改方案都抄袭,就这么糊弄中央环保督察?

 

文 | 任然 《新京报》记者

      太原市整改方案中,出现对大同、运城等其他城市的要求;大同市水污染防治相关方案中,照抄国家《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5月6日,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向山西省反馈“回头看”督察情况指出,山西省多地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工作重视不够,整改方案照抄照搬,形式主义问题突出,甚至只是“喊口号”“刷标语”,失职失责明显。

      整改,本来是对过去工作不力的一种改进,却连整改方案都抄袭,这已然是错上加错。让人诧异的是,这些整改方案是递交给中央环保督察组的。如果面向这个级别的整改方案也“照抄不误”,就很难不让人联想:更低级别的整改方案,乃至其他领域的文件、材料,是否也同样深陷抄袭的泥潭?

      更让人震惊的是,这些抄袭方案被发现,并不是与现实整改不符,而纯粹是在文字上就自露马脚。比如,太原市整改方案中居然多处对其他地市提出整改要求,明显照抄山西省整改方案;晋中市榆次区整改方案印发时间居然早于督察反馈时间。换言之,所犯的都是很低级的错误,只要稍作检查都不至于如此赤裸裸地“现形”。这般敷衍态度,显然比抄袭本身更值得警惕。

      因此,在对作假行为问责的同时,如此把整改方案不当回事,乃至不惮于“被揭穿”的“麻木”做派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治理心态,同样应予深究。

榆次区落实中央督察和省级督察整改文件完全一致(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网站)

      这次因抄袭被点名的太原、晋中、长治等地市,都是山西大气污染治理重点城市。这些城市的大气防治要一步到位显然也不切实际,但是,一如不加掩饰的抄袭所表明的,观念态度上的消极倾向,却很难被理解。公开报道显示,包含部分抄袭城市在内,山西多地在2017年的煤炭消费量不降反升,部分城市的清洁取暖推进力度不足。

      连整改方案都是一大抄,实际整改效果当然不容高估,可如此大有“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到底问题出在哪?是环保问责力度不够,还是激励机制不足?抑或地方层面的政绩考核机制优化与环保治理的新要求未能同步,仍在念着“唯GDP”的老经?一个地方同时出现多个城市整改方案抄袭的现象,不能止于问责抄袭本身,更要深究背后的现实原因。该追责的要严肃追责,该纠偏的考核也要及时纠偏,只有对症下药,才能避免一些地方再拿着抄袭的方案来糊弄督察。

      环保治理和督察推进到当前阶段,一定程度上也算进入了深水区,一些重污染城市成了必须攻克的难点。这个阶段,既要突出重点,加大针对性的监督、问责,也要警惕一些地方因为治理进度不前、任务重,而产生“虱子多了不怕痒”的麻木心态,滋生懈怠情绪,对治理和整改失去信心和敬畏。

      当然,正视一些重点治理地方虚假整改背后的复杂现实,并不意味着可以弱化抄袭整改方案的错误性质。毕竟,这些年,从讲话稿到公文材料,再到整改方案,抄袭、弄虚作假的现象,并不只存在一地一城,也不只限于环保领域,像前不久还有个别城市在“创文”测评材料上“动手脚”。对此类形式主义之风,还需要持续地清理、根治。

 

延伸阅读2:

临汾!又是临汾!

      2018年8月6日,针对环境空气自动监测数据造假问题,生态环境部联合山西省政府对临汾市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这是自2017年1月之后,临汾市再次被约谈。

文 | 高敬

1

蓄意犯罪,6个国控站点被干扰近百次


  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指出,环境监测是生态环境保护基础工作,是客观评价环境质量状况、反映污染治理成效、实施环境管理与决策的基本依据,必须做到依法监测、科学监测、诚信监测,切实保障环境监测数据质量。

      2018年3月底,生态环境部检查发现,临汾市6个国控空气自动监测站部分监测数据异常,采样系统受到人为干扰,并在查实有关情况后依法移送公安部。4月11日,公安部将案件移交山西省公安机关。山西省抓获16名犯罪嫌疑人,并依法移送起诉。

      刘长根说,经调查,临汾市环保局原局长张文清授意局办公室原主任张烨和监测站聘用人员张永鹏,组织指使许冬等人故意实施破坏监测数据行为。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张永鹏组织人员通过堵塞采样头、向监测设备洒水等方式,对全市6个国控空气自动监测站实施干扰近百次,导致监测数据严重失真达53次。

      5月30日,晋中市榆次区人民法院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对涉案16人作出判决:主犯张文清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主犯张烨、张永鹏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13名从犯中,负责监测站运维工作的原河北先河科技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崔勇勇、张安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和6个月;其余11人分别处以拘役4至6个月,缓刑8个月至一年不等。

   “6个站点都被干扰,发现数据异常比较困难。”刘长根说,临汾市环境空气质量监测数据造假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蓄意犯罪行为,且发生在公开通报西安市环境监测数据造假案件之后,在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要求确保环境监测数据准确真实之后,教训深刻,影响恶劣。

2

监测数据不实是老问题,工作人员“不知数据造假是犯罪”


      早在2017年1月19日,临汾市政府因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恶化、二氧化硫浓度长时间“爆表”问题被原环境保护部约谈,并同步暂停新增大气污染物排放项目的环评审批。

      生态环境部监测司副巡视员张京麒说,约谈后,临汾市采取措施,积极整改。但由于在环境空气质量监测站上收之前就存在数据不实等问题,2017年上半年全市大气环境质量监测数据仍然不降反升。

      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临汾市委、市政府对过去存在的监测数据造假问题未汲取教训,对可能出现的干预监测数据行为没有进行警示,导致监测数据造假行为再次发生,且长时间没有得到制止。 

      山西省于2017年5月与各地市政府主要领导签订《环境监测数据质量责任书》,进一步明确了具体责任和要求。“但临汾市6个国控空气自动监测站一年内被干扰近百次,成为犯罪分子自由出入的场所,特别是曾经出现报案并对有关人员实施过拘留的情况下,仍未引起重视,未落实职责,未建立责任体系和工作机制,责任书成为一纸空文。”他说。

      他同时指出,临汾市关于防范和惩治环境监测数据造假警示教育严重缺位,在日常工作中严重失察,对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临汾市涉案的16名人员“上至博士、下至初中生,都对环境监测数据造假行为没有正确认识,特别是涉案的市环保局办公室原主任张烨竟然认为干扰监测仅仅属于违规,不知道是犯罪。”

3

169个城市中排名倒数第一,临汾大气污染治理任务艰巨


      2018年上半年,全国进行排名的169个城市中,临汾市倒数第一,且与其他城市的差距较大。刘长根说,目前临汾的产业结构、能源结构、用地结构和交通运输结构都存在问题,必须“伤筋动骨才能改变局面”。 

      约谈要求,临汾市要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从根本上解决全市大气环境严重污染问题。要深刻汲取教训,全面举一反三,依纪严肃问责,并以案为鉴,确保生态环境监测数据真实准确。

      约谈会上,临汾市长刘予强表示诚恳接受约谈,将深刻反思,狠抓整改,确保大气污染治理工作落到实处,以实实在在的工作成效兑现承诺,取信于民。

      刘长根说,下一步不论是大气污染治理强化督查还是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山西省都将成为重点地区,且都会关注临汾。当地应切实改善大气环境质量,要经得起检查。

      他表示,生态环境部将持续加大环境监测数据质量管理和监督检查力度,严厉惩处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对干预环境监测数据行为,坚持“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除依法给予行政处罚外,构成犯罪的,坚决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