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法律法规  >  正文

他杀人后自首,警察说不归本辖区管,结果他又去杀了两个!

2019年06月06日 00:12:00 浏览:49001次 来源:法律研社 供稿

      有些事情,会让你气得哭出来,真的!

 

1

 

        湖南籍男子谌黄业,本来是搞农副业的。他在1999年从湖南来到海南,先后在海口大致坡、文昌东路镇种植养植工作,但没想到种什么赔什么,弄得自己负债累累,心情十分低落,整日愤世嫉俗!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的女邻居林小妹是海南本地人,有一天她说自己家里丢了几百元钱。结果,有附近的人说丢钱的那天早上,有人看见谌黄业站在林小妹的住所门前,这样一来林小妹就怀疑是他偷的钱。可没想到,过了几天,林小妹又说钱找到了,没有丢。

 

        本来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但谌黄业却不依不饶,一定要林小妹证明他的清白,而林小妹却始终不肯,谌黄业非常生气。

谌黄业

 

        谌黄业是个心胸十分狭窄的人,他觉得这是奇耻大辱,决定报复!

 

         2010年11月9日凌晨3时许,谌黄业拿着早已准备好的尖刀在文昌市东路镇的木材切片厂内,将林小妹和她的两个儿子符铭亮(12岁)、符名俊(10岁)当场杀死。

 

        杀完人,已经是四点多。谌黄业回家洗了澡,并且将换下的衣服分别扔在洗澡间和宿舍里,然后用刀割下一段黑色绳子后,用一床红色毛毯裹好尖刀,绑在从林小妹家骑来的一辆自行车后架上,再揣上一张本人的户籍资料,骑该自行车到大致坡农贸市场,买了15元钱猪肉和1块钱葱,拿去一家河粉店加工点做成了早餐,到河粉店对面小店买了2瓶啤酒。他喝了后觉得不满足又买了两瓶喝,这才觉得尽兴!

 

        一直喝到早晨六点多,谌黄业这才不慌不忙地骑自行车来到海口市大致坡派出所投案自首。

 

2

 

        他到派出所后,将自行车停在派出所办公楼的前面,然后走进办公楼的大厅,当没有看到有任何人时,便大声喊,“人到哪里去了,人到哪里去了!”然而却没有人理他。

 

        当谌黄业走到大厅后面走廊时,值班干警张翔穿着一身便服出来了问其有什么事,谌黄业说:“我杀人了,来投案”。

 

        张翔让谌黄业到大厅坐下,问其在哪里杀了人。谌黄业说“在东路镇二公堆墟上木材切片厂杀了一个女人和两个小孩”,并把其本人的户籍资料交给张翔。

 

        此时,已经是6时13分。张翔立刻使用手机给正在三楼休息的带班教导员许继松打电话报告说:“所里来了一个醉酒的人说他杀了人,在二公堆的切片厂杀了三个人。”确实,喝了四瓶啤酒的谌黄业看着有些不清醒,因此张翔这么处理也没有什么问题。

 

        许继松在电话里对张翔说:“你先叫他坐下来慢慢说,把他看好,进一步查清情况。”

 

        于是,张翔又使用派出所的值班电话拨打“114”查询到文昌市谭牛派出所的电话,经电话询问,该案发地不属谭牛派出所管辖,属文昌市东路派出所辖区。这就有些奇怪了,一起疑似命案,为何一定要弄清楚属地,而不是先弄清楚案情呢?

 

        之后,张翔又拨打“114”查询到文昌市东路派出所电话,于6时24分和文昌东路派出所取得联系,要求东路派出所来人接人,文昌市东路派出所值班人员陈昌文接电话时回答:“得请示领导”。

 

         6时29分陈昌文请示值班付所长邢宝,邢宝安排协警邢增苗配合, 6时30分,许继松教导员给张翔打电话 询问情况,张翔说:“嫌疑人有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名字叫谌黄业,杀人地点在文昌市二公堆,属文昌市东路派出所管辖,正在与东路派出所联系”。许继松在电话里要求张翔把情况进一步核实一下。

 

         6时32分,文昌市东路派出所值班人员陈昌文打电话到海口市大致坡派出所值班室联系张翔询问情况,张翔说听不清楚对方声音,就将电话递给杀人犯谌黄业,让谌黄业自己与文昌市东路派出所值班人员通话。

 

        谌黄业在与文昌市东路派出所陈昌文通话时说:“你们来不来,不来我就走了”,说完把电话交给了张翔,挂了电话后,谌黄业、张翔一同来到大厅,张翔将谌黄业的户籍资料退给谌黄业,此时穿便衣的协警林飞也出来了,他们俩人用海南话说了几句,谌黄业也听不懂,这时候他已经非常不耐烦了!

 

        张翔与林飞看到谌黄业自行车上有毛毯就问:“那个是什么东西”,谌黄业说:“就是那把杀人的刀”!

 

        边说着话,他边走出大厅将那把刀拿出来给张翔和林飞看,见两人没有任何反映,谌黄业就将那把刀插到自行车的后架上,骑着自行车走出了海口市大致坡派出所!

 

张翔见走了人才喊他回来,但谌黄业回头说:“我不讲了,不报案了。”说完骑着车就离开了!

 

而几分钟后,也就是6时36分,文昌市东路派出所协警陈昌文打通了协警邢增苗的电话,要求一同出警。而此时,杀人犯谌黄业已经离开了海口市大致坡派出所!

 

3

 

        刚离开不到100米,谌黄业突然想:“我去派出所投案不理我,干脆去把我的那个女老乡武叶群也杀了”,原来这武叶群和他也有点矛盾!

 

        他骑着自行车经过吴青山锯木厂旁边时,就丢下自行车,拿着刀步行来到了武叶群的租房处。从后门进入走上二楼后,见武叶群的女儿李湘琼(10岁)正蹲在门口过道处,便持刀朝李湘琼身上刺了几刀,此时谌黄业酒劲没有过,李湘琼拼命挣脱后往楼下跑。

 

        就在这时,武叶群听见声音走出屋外,谌黄业见状朝武叶群身上乱刺,武叶群的儿子李斌(8岁)走出来时,谌黄业又持刀朝李斌身上一顿乱刺。武叶群、李斌被刺倒地后,谌黄业又持刀来回割二人的脖子,这母子二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杀害了!

 

        而此时,海口市大致坡派出所的民警张翔这才反应过来,他越想越不对劲,回值班室让刚起床的协警林飞在所里接电话,自己拿车钥匙开警车出去寻找谌黄业,可怎么找也没找到。

 

        6时44分许继松又打电话给张翔询问情况,张翔说:“谌黄业已经走了,自己正在寻找”。此时许继松开始紧张,从三楼下到二楼敲开副所长邓秋喜和林开文办公室的门,叫两人赶快起来组织人员寻找谌黄业。

 

        就在派出所民警寻找谌黄业的过程中,谌黄业左手受伤流血,右手拿着一把带有血迹刀再次来到大致坡派出所投案时,对正在浇花的协警林飞说“我又杀人了”。

 

        然而,协警林飞只是简单说了句:“请到大厅里坐”,自己却照样继续浇花,谌黄业也果真在大厅里坐下,并将手中的刀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等了四、五分钟,文昌市东路派出所的两名协警陈昌文、邢增苗开着一台警车来到大致坡派出所向正在浇花的协警林飞问:“你们这不是说有一个杀人犯吗”?

 

        林飞就对着他们俩人指着大厅方向说:“那个人在里面”。前来接杀人犯的协警邢增苗因为认识杀人凶犯谌黄业,就指着他问:“你今天干什么了”,谌黄业回答说:“老子今天高兴,杀了几个人”。就这样,在没有办理任何交接手续的情况下,杀人犯谌黄业就随文昌市东路派出所的两名协警去了东路派出所。

 

        事后,谌黄业自然被判处死刑。但两名警察张翔和许继松也因为玩忽职守而被刑事拘留!因为他们的行为,使凶手又多杀了两个人!

海南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并表达歉意,

         但由于平时治警不严,才造成如此惨案,此时的歉意一毛钱都不值

死者家属悲痛欲绝!

 

        2011年4月27日,两名当事警察被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检察院以玩忽职守罪向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谌黄业在文昌东路镇杀人后,换洗衣服并到一路之隔的海口大致坡吃早餐,期间还喝了酒,然后来到了大致坡派出所投案自首。当时,该所民警张翔通过电话将情况报告给了正在楼上休息的许继松,许继松指令张翔“先将人控制起来,把情况了解清楚”,而且在第二次通电话时要求“把人铐起来”。但张翔在向东路镇派出所了解情况过程中并未执行许继松的指令,最终导致谌黄业离开派出所再杀两人。

 

        最终,法院以玩忽职守罪判处当事民警张翔有期徒刑2年,判处教导员许继松有期徒刑1年,缓期2年执行。同时,海口市公安局对负有直接领导责任的美兰分局大致坡镇派出所所长陈绍德给予免职处理!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