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要闻  >  反腐倡廉  >  正文

奸淫25名初中女生的河南“头号恶魔”——赵志勇另一面

2019年06月06日 00:02:00 浏览:49651次 来源:直面传媒 供稿

        等了整整两年,终于等到了河南头号恶魔——赵志勇被执行死刑的消息。

 

        一位曾跟踪此报道的媒体兄弟发朋友圈说: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现在终于有一个恶魔,下地狱了。

 

        不过,他还说:不知为何,我心里仍旧堵得慌。

 

        2017年4月,社交网络流传着一份“简要案情汇报”显示,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发生多名未成年中学生被强迫与人发生性关系,受害人至少30余人,包括多名不满14岁的幼童。

 

        汇报显示:这一事件涉及当地某知名企业家。随后,包括这位媒体兄弟在内的多家媒体迅速跟进此事。

 

        最早介入并报道的,是以敢言而著称的《法制晚报》。

 

        4月1日,《法制晚报》刊文说,自2015年以来,赵某要求李某为其介绍年龄小的女孩与其发生性关系,继而发展成要求必须提供处女与其发生性关系。此外,还有一名涉案人员周某也参与其中。

 

        资料证实,当地某知名企业家就是赵某,而赵某即是如今被执行死刑的赵志勇。事实上,早在当年3月中旬,这封“简要案情汇报”就在当地流传,上面有受害人的详细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学校信息等。

 

        舆情发酵后,开当地警方公开回应了此事。

 

        2018年4月2日,开封市公安局官方微博称,开封尉氏县公安局侦破一起强奸未成年恶性案件,警方抓获11名涉案人,嫌犯伙同他人多次组织强迫在校女生与私企老板发生性关系。

         翻开当时的报道,几乎没有一家媒体直接点出赵志勇的名字。

 

        不过,由于案涉重大,有个别媒体包括法制晚报指出涉事的周某与赵某,为当地知名企业家及人大代表身份。

 

         根据日前官方通报的细节,2015年6月至2017年1月,罪犯赵志勇与同案被告人李娜(女,已判刑)经共谋,由李娜到河南省尉氏县的初中学校寻找年龄小的女学生供赵志勇奸淫。李娜纠集刘某、吴某鑫、蒋某桐、郝某(均另案处理)、谷某静、秦某丽、李某冰、赵某伊(以上人员均系未成年人),采取殴打、恐吓、拍下体照片威胁等手段,先后强迫朱某等在校初中女学生与赵志勇发生性关系,其计25人32起,其中幼女14人19起。同案被告人刘洪羊(已判刑)明知李娜强迫在校初中女学生供赵志勇奸淫,仍驾驶车辆提供帮助。

 

        短短的200多字,可以说字字带血。

        一个人,到底能坏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恶行,而该案涉及受害人之多,罪行后果之严重在近年发生的恶性案件中,恐无出其右者。

 

        毫无疑问,以赵志勇为首这是一群人,是何等的穷凶极恶、丧尽天良。然而,人前或者公众面前的赵志勇却完全是另一幅模样。

 

        根据公开的资料,赵志勇的特殊身份。

 

        初中文化的赵志勇原系河南省开封市天源面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他还有很多光彩亮丽的身份:十三届开封市总商会副会长;尉氏县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尉氏县第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人大代表。

 

        公开信息显示,天源面业有限公司是集仓储、购销、加工、运输为一体的大中型粮食加工企业,拥有固定资产1.2亿元,系中央储备粮收购,储存点之一。

 

        公司官网上,天源面业有限公司获得众多荣誉,“2014年度开封市农业产业化‘优秀龙头企业’”“2014年度工业强县‘科技创新先进企业’”“2015开封市民营企业50强”等。

 

        天源面业有限公司官网上至今仍然有许多公司和董事长赵志勇积极参与公益爱心活动的报道。2015年11月16日,向尉氏县留守儿童寄宿制学校---张市镇中心小学528名学生每人捐赠校服一套;2015年12月29日,向小陈乡孔庄小学、张市镇中心小学留守儿童送来价值数万元的校服、面粉、食用油等爱心物资,赵志勇还在捐赠仪式上发表讲话。

 

        在另外一场捐赠现场赵志勇曾感慨:“作为一个企业家,要让更多的困难群众、留守儿童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此外,2015年12月28日,河南省党报的农村版刊发《2015年度河南十大“三农”新闻人物候选人事迹简介》。

 

        当年45岁的赵志勇,入选。

        在省党报在介绍赵志勇时称,其荣誉包括河南省实施放心粮油工程先进个人、河南省质量兴企科技创新优秀企业家、开封市新长征突击手。

 

         另一家当地党报介绍志勇的事迹时说:他利用企业优势实行购粮现金结算,解决了农民卖粮难问题,激发了当地农民的种粮积极性;通过与农业大镇签订小麦收购协议,优质小麦收购上浮1%,带动农民每年增收437万元。

 

         2016年5月31日,赵志勇登上了人最高党报。

        在报道中,赵志勇不仅成为榜样报道,甚至还成为该报道的核心人物。

 

         文章内容和结构不难看出,这并非一篇宣传稿,而是一篇重磅的通讯稿。文章开头就说:“财政股权直投”,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赵志勇有点蒙,但接下来,越听越激动。赵志勇在河南省开封市尉氏县注册了一家面业公司,很想获得财政补助支持,尽快做大做强。可是.......。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刊登在人民日报10版的头条文章,用了相当大的篇幅对赵志勇进行了报道,而能在最高党报中出现,且在一篇重磅报道里,赵志勇在当地的影响力以及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可见一斑。

 

        无论媒体笔下,还是公众面前,赵志勇不是慈善家即是创业成功者,一派光彩绚丽的形象。

 

        终于,恶魔赵志勇还死了,万民的唾骂中死了。毫无疑问,如果有轮回或报应,赵志勇应该会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转生。

 

        但赵志勇毕竟死不足惜,“虽死也不足以平民愤”。因为,还有很多疑问还需要搞清楚:如人大代表的资格怎么获得的?是合法而来的还是通过非法手段。

 

        在中国,一个民营企业主如此作恶多端,别说他没有靠山,而案情如此重大,受害者如此之多,难道地方有关部门都不知道?是监管缺位还是有人在充当保护伞?

 

        要知道,赵志勇的罪恶行径可不是短期的,且形成了团伙作案。性质如此恶劣严重,又这么多人参与实施,难道地方的“公检法”从没有接到过报警或举报?显然这很难经得起推敲,至少还有疑虑。

 

        如澎湃新闻所说:对极恶之人就该施以极刑,但正义又不能止于极刑。作恶多端的罪犯被严惩后,有关职能方面还须检讨反思,该救济的救济,该追责的追责,把该补的漏洞补上,别让悲剧重演。

 

       最后,说下开始说的媒体兄弟为何心里堵。据他透露,此案他很想一直跟下去,然而,还没开始进入深度挖掘,就.......。

 

        所以至今,即使赵志勇被处以极刑,即使涉案人员一一伏法,但他心仍旧难安。

 

        对于原因,他没有说。现在,我们只有坐等更多涉案细节被披露,也相信有关部门会肃清余毒。

文/杨柳
来源:《直面传媒》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