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要闻  >  国际观察  >  正文

难民是如何拖垮土耳其的?

2019年07月27日 00:39:00 浏览:50112次 来源:欧美风云 供稿

来源:地球知识局,《欧美风云》刊载此文已获授权。

        7月22日,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下了一道“逐客令”:凡是未获得居住许可的叙利亚难民,必须在一个月内离开这座城市;同时,24日之前的一周之内,大约有1000名叙利亚人从该城市被驱逐到叙利亚伊德利卜省。

伊斯坦布尔政府要求非法难民一个月走人 

 

        这种做法似乎有些不近人情,毕竟紧挨着叙利亚的土耳其在难民的印象中还是很宽容的。它目前是收留叙利亚难民数量最多的国家,伊斯坦布尔也是该国最大的难民接受城市。为啥最近说赶人就赶人

        实际上,这个城市的做法背后,是土耳其国内上下不再欢迎难民的事实……

 

欢迎难民来到我身边

 

        2011年4月,随着叙利亚国内安全形势急转直下,第一批叙利亚难民抵达土耳其。

        当时,这252位叙利亚难民可以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进入土耳其,而且之后不久,首都安卡拉就宣布了对难民采取开放政策,承诺欢迎所有穿越叙利亚边境的人在土耳其寻求安全,不会强迫任何难民返回。

 

边境的难民临时营地

(图片来自youtube@pbs news hour)

 

        政策层层加码,2011年10月,土耳其政府又宣布将给予难民“临时保护”地位。

        对难民如此友好,主要是因为土耳其领导当时认为难民的流动是有限的、暂时的。毕竟到2011年底时,土耳其仅收容了8000名登记的叙利亚难民,增长趋势并不是很明显。

 

进入土耳其的叙利亚一家三口

(图片来自youtube@pbs news hour)

 

        但由于叙利亚武装冲突不断升级,难民人数还是在逐渐增多的,有不少还是周边和平国家为了追求更好生活而跑来土耳其的。

        为了适应这一趋势,土耳其政府开始把难民政策调整得更为开放:不仅放开了对难民地理来源上的限制(此前据《日内瓦公约》,只有欧洲公民才能获得庇护许可),还修改了移民法,不再限定只有拥有土耳其血统文化的人才能获得移民资格。

 

1864年日内瓦

《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境遇的公约》原始文件

(图片来自wikipedia@kevin Quinn)

 

        2014年,土政府又修订了《外国人国际保护法》等法规,叙利亚难民可获得包括教育、医疗在内的部分社会福利,以及进入正式合法的劳动市场的资格。尽管如此,在就业方面,难民依旧面临诸多限制,如录用的“临时保护”状态难民的数量不可超过本国员工的10%等等,以免全面扰乱土耳其国内的就业市场。

        总的来说,在这一阶段,土耳其对难民的政策还是很开放的。这一趋势在16年7月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叙利亚难民有最终被授予永久公民身份的可能”时达到高潮。

当年的报道

        尽管这些开放性措施距离最终落地还有重重阻力,(比如让所有难民获得永久性身份如今依旧不可能),但还是让土耳其成了庇护热门选址

        2012年,赴土耳其避难的新增难民约为14万人,2013年为41.2万人,2014年为106.2万人,2015年稍有回落,为88.1万人。

 

感受一下趋势

        不过这种老好人似的友好政策开放,在国际社会援助较少的情况下,给土国造成了很大的负担。2015年初,土耳其曾表示,因接纳难民而带来的经济负担就已超过50亿美元,但国际社会只承担了其中的百分之三……

 

大家都不容易

 

        过去几年之间,土耳其疯狂吸收难民的同时,欧盟也经历了难民危机的洗礼,其中通过非正式途径入欧的难民让欧盟尤其头疼。

        2014年时,有28万余名移民以非正规途径进入欧盟区,当时这群人主要是从中地中海、东地中海及西巴尔干地区进入,难民中约一半人是来自叙利亚、厄立特里亚和阿富汗。

        而在抵达南欧的非正规移民中,大多数是经利比亚或突尼斯进入意大利,少数经土耳其进入希腊,不过大多数进入意大利后没有选择留下,而是选择前往更北的德国、瑞典等国家。

意大利和希腊

难民进入欧洲的两大跳板

        2015年上半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希腊取代意大利,成为最多非正规海路移民进入欧盟区的国家。下半年,这一趋势还恶化了,到了2016年1月和2月,超过12.3万移民登陆希腊,而去年同期只有约4600人。

        看看地图你就会知道,从进入希腊的非法难民,大多都是土耳其偷渡过来的。

 

划划船也就过去了

        这让欧盟各国有了巨大的危机意识:从地中海上过来的难民都是坐的黑船,风高浪大,运输能力也有限;而从土耳其过来的难民则是步行甚至坐火车,通道稳定,管理起来也很困难。如果不从土耳其入手控制难民数量,以后他们成了气候就送神难了。

        而此时的土耳其,在安置难民上也是捉襟见肘,于是双方就开始接触,寻求达成一项对各自都有好处的解决办法。

 

毕竟还得尽量让叙利亚难民小孩上课

(图片来自youtube@CBC News: The National)

        2016年3月,双方达成了一项双边协议:欧盟承诺三年内给予土耳其60亿欧元的安置难民资助,换土耳其接收欧盟不批准定居的“地中海难民”;欧盟还将自6月起给予土耳其公民进入欧盟的签证豁免权,条件是土耳其在“地中海难民”问题上采取“积极合作的态度”。

默克尔评论二者间的协议是个“突破”

(图片来自youtube@the guardian)

        显然,欧盟是在“破财消灾”,通过给土耳其一系列好处,说服对方别让境内数以百万计的叙利亚和其它国家难民跑到欧盟领土上来。

        虽然欧盟各国对该协议褒贬不一,但协议似乎还真的起了效果。一个多月后,欧盟宣称从土耳其境内涌入欧盟的难民总数就已经下跌了90%左右,只有2700人左右。

 

大赦国际欧洲和中亚局局长评论

欧盟和土耳其的协议鲁莽且非法

        不过这项涉及利益交换的协议却并不长命,仅仅一年多后,土耳其就和欧盟撕了起来

        土耳其的指责有理有据:欧盟在协议签订之初答应的援助款项和签证自由过了一年了还没有到位。尤其是援助款项,只到了一小半。虽然欧盟承诺会陆续放款并让土耳其获得更多贸易机会,但土耳其觉得这只是欧盟的缓兵之计,它只能通过威胁放难民来督促欧盟履约。

欧盟到今年四月花了逾20亿欧元

        而欧盟方面也很苦恼,协议生效一年多来(2017年6月)被遣返回土耳其的难民数量约为1200人,而同一时期自己一共接收了超过6200名叙利亚难民,是遣返的5倍还多,这笔交换做得好像不是很值。

        当年在欧盟议会上提出异议的国家有了更多的支持者。但他们好像没有意识到,难民遣返效率低下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希腊政府的执行力太差了……

 

难民不再受欢迎

 

        今年年初,土耳其对欧盟和难民的态度再次恶化。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土耳其政府自2012年以来,已经花费了370亿美元用于救助的叙利亚难民。

埃尔多安在东南欧合作进程峰会讲话

表示土耳其花了370亿美元以上

(图片来自aa.com.tr)

        单是花钱也就算了,在土方看来,这些难民带来的消极面已经成为日益无法忽视的矛盾。

        和所有被难民挤占国家的国民一样,土耳其民众日益觉得,难民的涌入严重加重了土耳其在经济前景不佳时的经济负担。他们在就业严峻的当下抢走了自己人的工作岗位,再加上自2016年以来时不时就发生的各种致命恐怖袭击,难民越来越成了瘟疫般的存在。

        所以,土耳其国民对国家接纳移民的政策从最初的支持,转变到近两年怨气连连

        根据2018年5月的民意调查,近80%的土耳其人希望叙利亚人返回叙利亚。具体来说,1/3的民众表示土耳其政府“无论如何”都该赶走那些难民,45%表示政府应该将难民限制土耳其在边境叙利亚一侧设立的安全区里,还有9%的人认为叙利亚人应该“正式成为土耳其公民并纳税”,最后有13%的人支持现状,主张继续把难民当做客人对待,但不赋予公民身份。

在营地晾衣服

(图片来自@pbs news hour)

        巨大的社会争议甚至让一度稳如泰山的埃尔多安和他的正义与发展党支持率都下降了。

        所以土政府近几年也有加强限制移民的措施出台,2018年新增移民数量仅仅19.8万人——这是2012年以来净增加最少的一次,且其中多数是新生儿。

        此外,其实在今年在伊斯坦布尔政府正式下达下逐客令之前,土耳其全国范围已经出现了“清扫”行动,七月以来各地都有围捕并驱逐叙利亚难民的事例,力度之大可谓是自邻国内战以来对其难民的最严厉打击之一。

随着政府赶人

民众反移民情绪水涨船高

        但被排斥的难民实际上并非完全是受益人的角色。拿就业来说,据今年2月的数据,只有大约14.5万名叙利亚难民住在25个政府营地中,剩下的350万人分散在土耳其各地,靠自己谋生,其中未登记的难民工作人数估计超过100万

        同时,大多数难民的工资低,工作条件恶劣,也没有法律地位。

        在最近下了逐客令的伊斯坦布尔,叙利亚难民在2017年的平均月工资为1400里拉(264美元),而土耳其工人为1660里拉(292美元);半数叙利亚男子和3/4的叙利亚妇女的收入低于最低工资;大约25%的难民认为自己因身份遭受歧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此外,难民主要在农业、纺织以及劳动密集型产业工作,通常为短时工人,他们的大量就业其实帮助土耳其大大减少了童工问题,对有技能的成年工人的挤出效应并不明显,说他们抢了就业显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更何况截至到2017年,叙利亚人在土耳其建立了大约7000家公司(主要集中在伊斯坦布尔和叙利亚边境的加济安泰普),还有不少人自主做一些小本生意,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稍稍帮助了就业……

 

一家叙利亚难民开的橙汁店

(图片来自youtube@Aljazeera)

        请神容易送神难,难民既然在这里找到了更好的生活,就很难指望他们自己想办法回去。国家力量也有限,还要顾及人道主义舆论,更不可能强制送走大量难民。所以对于土耳其来说,只能从拒收新人同化旧人两个方向入手,缓解难民与国民的尖锐对立情绪。不知道看到今天的土耳其政府,会不会觉得当年的宽容政策多少有些失误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