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最新资讯  >  正文

北语,“小联合国”里看世界

2019年08月30日 00:23:00 浏览:49817次 来源:世界华人报
又是一年开学季,大名作家又出新作——
 
北语,“联合国”里看世界
 
张立宽
 
        九月,又到一年开学季。来自全国各地、天南海北的优秀学子,经过层层筛选,怀揣着北京各大高校的录取通知书,在差不多一周左右相近的时间内,汇聚到北京市海淀区。于是,从西直门北到学院路这段长达10公里、两侧高校林立的大学路上,处处能看到入学报到的莘莘学子。26年前,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北语主楼前,毛泽东主席亲笔题写的校名
 
        1993年9的一天,由石家庄开出的T98次列车,将我顺利送达北京站。不出意外,北京语言学院(现为北京语言大学,简称北语)接新生的校车和高年级的的同学,已经等候多时了。
        北语位于学院路15号,成立于1962年,是教育部直属全国重点高校。最初名为“外国留学生高等预备学校”,是为培养来华留学生和驻华外交官汉语语言能力而成立的。1965年,经周恩来总理批准定名为“北京语言学院”,1974年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为学校亲笔题写校名。建校以来,北语始终是我国唯一一所以对来华留学生进行汉语、中华文化教育为主要任务的国际型大学。1972年,我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后迎来一股国际建交潮,北语由此不断发展壮大,成为一所来自世界各地来华留学生的语言文化大学,兼招少量中国外语类考生。因此,长期以来,北语在国内名气并不大,还有很多人把北语和北外(北京外国语大学)混为一谈。然而,由于北语是以对外汉语教学为主要教育方向,生源来自世界上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因而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很多校友已经成为国际学界、政界、商界的知名人士,使得这所大学有着“小联合国”的美誉。由于外国学生占绝对多数,北语也就成了中国学生学习外语的绝佳天堂,附近几所理工类高校学生都在课余时间到我们学校找外国“对练”学习外语。
 

入学后第一次集体合影
 
        既然有着“小联合国”的美誉,那就真地可以从这里管窥世界了,有几个实例如今依然记忆犹新,谨与大家分享。
 

“小联合国”里举办的小奥运会
 
        1993年9月24日,我们刚刚入学没几天,恰逢国际奥委会第101次全会在摩洛哥的蒙特卡洛举行,我们全体同学都到礼堂去看现场直播北京首次申奥实况,其中当然也包括部分澳大利亚同学。当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宣布北京以41:43的得票数惜败于悉尼、中国申奥团队失望的表情永远定格于国人脑海的同时,不远处澳大利亚学生早已掌声雷动、呼声震天,那一夜我也是入校后首次失眠。几年后,作为时任国际奥委会委员、中国奥委会主席的何振梁在接受采访时坦陈,西方国家为了遏制中国发展,阻止北京获得奥运会承办权,极尽卑鄙之能事,我才真正懂得北京申奥背后的复杂背景。这是我在“小联合国”第一次感受到国际关系的风云变幻和暗流汹涌,诸如此类在此后的学习生活中更是不胜枚举。
 

1993年9月24日,蒙特卡洛,北京第一次申奥失败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可谓处心积虑、挖空心思,不择手段,无孔不入。作为苏联解体后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的霸道和狭隘无出其右者,但以前并未亲身体验。在北语,美国人的霸道连作为在我国读书的留学生也不例外。记得有一次,我与一位美国同学探讨一个国际问题,具体什么问题记不得了,反正双方各执一词,唇枪舌剑、互不相让,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谁也说服不了谁。在我看来,对有些问题有不同的观点非常正常,毕竟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度,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意识形态,大家同学在一起,求同存异也就完了,不应该影响友谊。然而,这位山姆大叔在争论后,脸红脖子粗,显得非常生气和沮丧,背起书包就回宿舍了,而且此后再也不跟我说话,即便有时我主动打招呼。这件事,让我对原先心目中山姆大叔的所谓“大度开朗”形象大打折扣——他们骨子里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傲慢与偏见。
        自30年前的春夏之交以后,西方国家联手对我国进行疯狂制裁,不择手段遏制我国发展,在多个场合、连续多年就人权问题向我国发难,都被一一挫败。在北语这个“小联合国”,也有美国和北欧国家学生与我讨论相关话题。我只好明确告诉他们,我们中国人民享受着前所未有的最好的人权保障,而且无疑会越来越好。
 

1993年7月,美国军方人士强行登上我国“银河号”进行检查,致22天碧海孤悬
 
        第二年,我们有一门课叫《世界政治经济与国际关系》,讲课的老师姓啥我记不清了,记得是一位瘦瘦高高、略带南方口音的老教授,他在授课中对美国长期以来霸权主义、长臂管辖、肆意践踏国际法的行为非常愤恨。苏联解体后,美国作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更是有恃无恐、为所欲为。我的老师在谈到不久前刚刚发生的“银河号”事件时,这位老教授感到是一种莫大的耻辱,数度哽咽,最后很难过地说“谁让我们这么落后呢!”记得当时课堂上气氛十分凝重,同学们个个义愤填膺,拳拳之心、报国之志溢于言表,大有让我们“相会于中华腾飞之时”的感觉。时至今日,美国的霸权主义行径变本加厉,但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中国早已不是30年前的中国。
作者曾经就读的教学楼
 
        在北语,西方国家打压所谓“邪恶轴心”国家也体现得淋漓尽致。有一次课间时间,有个英国学生很是惊讶地问我:你们这里居然还有伊朗学生?眼里同时流露出一种惊恐诧异、如临大敌的感觉。我平静地说:是啊,伊朗是我们的友好邦交国,当然了。她显得有些愕然和尴尬,也就没往下说什么,但她内心是怎么想的已然是司马昭之心了。联想到当前美伊对抗,英国做美国马前卒扣押伊朗油轮,伊朗毫不示弱,针锋相对、投桃报李。三十年弹指一挥间,细思极恐——伊朗与美英等西方国家多年来的对立和仇视,显然已经渗透到了民间。
 

伊朗学生在北语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1994年7月,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日成溘然长逝,在北语我有几个很要好的朝鲜校友,看到他们陷入极度悲痛,这不由得使我想起四岁时依稀记得毛泽东主席逝世时的场景——我也感同身受,这件事对朝鲜同学来说,无异于天塌了下来啊!于是我更多地去看望他们,与他们促膝交谈,安慰他们节哀顺变。如今回想起来,当时那感觉就像是明确告诉他们:有中国这个社会主义老大哥做邻居,怕啥啊!时至今日,历史一再证明,中朝两国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牢不可破、历久弥新,必须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北语图书馆前毕业留影
 
        北语短短的两年,所经历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数不胜数,很多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从记忆中消失。二十六年如白驹过隙,唯有上述几件“小事”,总也难以忘怀。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如今,少数国家依然抱着冷战思维、零和博弈,搞长臂管辖、处处打压制裁别国,野蛮干涉内政,唯恐天下不乱,这些人迟早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1995年7月,我正式结束了求学生涯,分配到青年政治学院教书,成为一名光荣的大学老师。
 
       作者简介:张立宽,男,汉族,1972年生于河北省大名县金滩镇娘娘庙村,1989年毕业于大名一中,考取河北师范大学中文系,1993年获文学学士学位,1995年获北京语言大学双学士学位,2011年获澳门城市大学MBA。系资深媒体人,散文、诗歌爱好者,光明网、经济网、中国网、环球网、能源网、煤炭网、电力网、企业家网特约撰稿人。历任人民日报京华时报社国际新闻部主任、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刊《中国煤炭工业》杂志社编辑部主任等职,系中国能源研究会高级研究员、中国生产力学会高级研究员、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绿色矿山推进委员会副会长、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现任国家能源局中电传媒能源情报研究中心研究员,多部调研报告获国家级领导人肯定。通讯QQ:452668538。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