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要闻  >  反腐倡廉  >  正文

庭审曝光!校花睡40多名官员,从小科员升到副市长

2019年09月11日 00:03:00 浏览:47128次 来源:金融商机 供稿

■ 来源 |清风参考综合自:最高人民检察院 长安剑 澎湃新闻等

        据甘肃省定西市人民检察院微信号消息,2019年8月28日,甘肃省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甘肃省武威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姜保红受贿一案。

        定西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2009年5月至2018年6月间,被告人姜保红利用其甘肃省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二处副处长、甘肃省武威市招商局局长、武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武威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职务便利,索取、非法收受他人人民币1418万元、美元2万元、黄金300克,折合人民币共计1439.55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全部证据材料,被告人姜保红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姜保红还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定西市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新闻记者等30余人旁听了庭审。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本案将择期宣判。


 相关阅读

校花睡40多名官员,从小科员升到副市长

        甘肃省武威市前副市长姜保红被爆出,屡次透过性贿赂来取得地位,而且曾与40多名官员发生过关系,其中有17名是领导级的人物。

        45岁的姜保红与武威市委前书记火荣贵在1月10日被"双开"(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两人在21日被逮捕。姜保红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火荣贵则是因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遭逮。

        甘肃省监察委员会抨击姜保红,透过情色交易捞取政治资本、经济利益,并谋取职务晋升与不当利益。

        姜保红在大学时期就是校花,她在毕业前曾到甘肃的法院实习,并勾搭上法院的一名庭长,毕业后就分配到该法院。后来她又被调到甘肃省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并在10年内从小科员升到副处长,之后在武威市任职时又在4年多从副处长升到副厅级。

        姜保红在与火荣贵变成情人后,就靠着火荣贵的栽培一路高升。有传闻指出,姜保红曾先后与40多名官员发生过性关系,其中有17人是领导级的人物。
        中国财新网1月26日刊文指出,一则在坊间流传多年的权色消息,近日在官方通报中获得某种证实。

        公开报道称,2019年1月21日,甘肃省检察院发布消息,武威市原副市长姜保红因涉嫌受贿罪,被定西市检察院逮捕。同时被定西市检察院逮捕的还有姜保红昔日的上司--中共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其涉嫌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滥用职权罪。二人亦同日被双开。

        财新网报道,在甘肃官场,姜保红通过性贿赂谋求上位早有传闻,尤其在武威,有关这位外貌出众的女副市长与火荣贵的亲昵关系以及隐秘的权力交换,各种版本和段子在官场民间广为流传。然而,从前的老友故旧均表示,早年间的姜保红漂亮质朴,也无心机,没想到她会变成今天的模样。

        报道称,大学时期的姜保红,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漂亮。她的老师和同学回忆,姜保红身材比一般女孩子要高挑,眼睛又大又亮,“是那种吊梢眼,特别吸引人,是我们的校花。”毕业前姜保红到甘肃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实习,期间,姜保红和带她的老师,七里河区法院的一个庭长“好上了”。这年7月,姜保红如愿分配到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报道指出,七里河区法院工作五年后,2002年9月,姜保红调入甘肃省维稳办,呆了十年。这十年是姜保红从小科员升迁至副处长的十年,也是她彻底蜕变的十年。2012年1月,姜保红离开工作十年的省维稳办,远赴古称凉州的武威市,任招商局局长、党组书记。姜保红到武威才四年多,即从副处升至手握实权的副厅级。

        报道还称,四年多里,姜保红的任职履历几番变化,每一个变化背后都透出精心布局的痕迹与意图。而这一切正是时任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手笔。“她的全部心思都在官场上,只关心更高层的一些官场秘闻和自己的进步,权力欲望明显被唤醒,很强烈。这一点让我感受很深。”一位故人曾对一些老朋友感慨,“现在的姜保红,已经变成纯粹的官场中人,一个名利熏心的人。”



“火书记”和搞权色交易的女下属同日被逮捕
 
         1月21日,最高检官网宣布了甘肃武威市委原书记火荣贵及其老下属、曾共事5年的武威市原女副市长姜保红分别被决定逮捕的消息。

        而此前,火荣贵与姜保红两人被“双开”的消息,官方也是在同一天通报:2019年1月10日,甘肃纪检监察网发布了《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火荣贵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以及《武威市政府原副市长姜保红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甘肃纪检监察网当时发布的“双开”通报显示,火荣贵“搞团团伙伙”,而姜保红“参与团团伙伙”。


         甘肃省纪委监委认为,姜保红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丧失,宗旨意识泯灭,价值观念扭曲,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堕落。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

        受到外界关注的是,火荣贵从2010年1月至2017年4月,担任了7年多的武威市委书记职务。而在此期间,姜保红于2012年调入武威,并逐步升任副厅级。

        在武威市,姜保红的仕途几乎每年进步一个台阶,到武威任职3个月之后就跻身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政府办公室党组成员,次年10月又转任市发改委主任,还曾一度兼任天祝藏族自治县县委副书记。2016年11月,姜保红升任武威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正式跻身副厅级,负责商贸流通、教育、卫生和计划生育方面工作。

姜保红:日出姜花红胜火


        现实比小说精彩。本篇的她,风华绝代,叫姜保红,从大东北到大西北,开启一段撩人的艳史,她的故事如同一个标本,值得大家细细品鉴。

 
1
“一片孤城万仞山”

 
        她生于1974年4月,黑龙江呼兰人。说起呼兰这地方,出过“民国才女”萧红,也出过至今依然只是传说的“呼兰大侠”悍匪。她是典型的东北女孩,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嘎嘎的标准,条杆儿好,脸盘儿靓,明眸善睐,眄视流盼,还是那种特别撩人的吊梢眼——一双勾魂摄魄眼,狐妖味尽藏于眼底的波澜。1993年,她从大东北的黑龙江呼兰老家来到大西北的甘肃政法学院,从此就留在西北如野草般滋长,开启一段“身体力行”的啪啪打拼生涯。从入学的第一天起,19岁的她就成为男生们猎艳的对象。初来乍到,青涩花开,带着家乡东北大碴子的味道,算是她纯真年代本该有的味道。
        她也曾经纯真过——跟所有变坏的女人之前一样。
        然而,一副好皮囊在众星拱月之下,就像肥皂剧的女主一般,主角光环慢慢启动。
        她渐渐明白:美丽就是自己作为女人最大的资本——虽然她成绩中等,才艺也不突出,但系里男学长们一个劲地拉她进学生会,而老师们也逢人说项推荐她进舞蹈团……
        她开始利用自己作为漂亮女人的天然优势,并尽可以将它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程度。
        在大学时,虽然追求者众,但前几年,作为校花的她始终没与某个男生明确恋爱关系。
        她能非常好地拿捏好自己的尺度,尽可能地享受这种被欣赏、被追求的感觉,更喜欢由此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
        众星捧月,集万千宠爱,一众喜欢她的男生,总是变着法子给她送礼物,一个赛一个地比着送!
        她娴熟地游走在各种男人之间,与每个男人相处得相得益彰,又不显滥情滥情自溺。她给人感觉就是不会来事那种,即使有事也很巧妙将自己置身于事外。
        这时的她,玩弄于男人股掌之间的能力已初显端倪。
        正是这种若即若离的暧昧,引得喜欢她的男生经常大打出手,其中一个男生因此被学校处分了4次。
        当然,这些痴情的男生们无怨无悔,毕竟他们相信这就是青涩的爱情,为爱情做任何事都是值得的!
        她孤身一人来到西北,是一片孤城,但在校园里,她能一顾倾人城,眼前似乎没什么难以跨越的山。
        但眼前有一座山更需要她去跨越。
        1997年的夏天,对于她而言,是极不平常的夏天。毕业就面临着工作的问题,关键时刻就必须发挥自己的优势所在——姿色。
        在毕业前,她到兰州某区法院实习,一来二去,眉来目去,与实习的老师、法院一个庭长对上了眼。他很快就是束手就擒,被她五迷三道。她年轻而充满活力,她美丽而与众不同,她就是他人生如初见的女神。
        庭长认为找到人世间最美的爱情——爱得死去活来,爱得不顾一切,死活都要与家里的糟糠之妻离婚。
        庭长老婆知道后,想挽回自己的婚姻,直接找到她来摊牌,央求她离开自己的老公。

        而她很明白自己接下去要走的路,太需要这块垫脚石来垫高自己,一边严词拒绝了庭长老婆;另一边又果断地与大学里的男友分手。
        一刀两刃,刀刃如风,干练又够狠。而她做的这一切,更让庭长笃定为她可以粉身碎骨了。
        他使出浑身解数,为她解决了工作的问题。
        1997年的7月,她如愿以偿得到了实习法院的工作,顺利进入体制之内。
        进入体制后,她只不过与那庭长保持着暧昧关系而已,并没有和他结婚组成家庭。她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依靠的大树,或者说这棵树太小,根本停不了她这样的鸟儿。她相信在这大西北有自己更广阔的天空。
        有些男人注定只能成为她的垫脚石,迈过了这片泥泞,谁还会在意你的去留!
        然而,一入公门深似海,在基层法院一待就待了5年,而且一直都没有发育,依然是底层的小科员一枚。
        这5年简直是暗无天日,是她不堪回首的岁月。
        她知道“庙小妖风大”、“池小王八凶”,里面的人不是在混吃混喝等死,就是在互相厮咬都想瘠人肥己。
        她不想烂在这个王八池里,想更上一层楼,到更高层面去领略不一样的风景。

         然而,一切谈何容易,仕途如同“黄河远上白云间”,但她如同“一片孤城”,眼前却是“万仞山”,如何爬过这“万仞山”?

 

2
 “春风暗度玉门关”

 
        机会总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的,机会终于来了。
        虽然不是个好机会,但好歹能到省级部门去上班了。
        她已经知道平台的重要意义,这也是她绕过市级部门直接来到省级部门的根本原因。
        在地方法院,作为一个东北新人,她孤芳自赏,她孤军奋战,她孤立无援……怎一个“孤”字了得?
        省里虽为她敞开了一扇大门,但也只有维持稳定的办公室。
        淌过了地方法院这片泥泞,来到省里的这个比较敏感的部门。
        谁知里面虽然风平浪静,却是死水一潭。这个部门很容易被人遗忘,偶尔用来擦擦屁股。
        她在里面依然如同一只小小的乌龟,谨小慎微。升迁如龟速,从科员慢慢地熬到了副处,用了足足十年。
        从一开始,她就是一个有志官场的人,要不然,她就没有必要利用那个小庭长?
         她有野心,只不过蛰伏起来罢了。
        十年不挪窝,希望就十分渺茫。尤其对她这样心高气傲的女人。
        显然她颜值的黄金期余额已不足,如果再蹉跎下去,那就是提前看到人生的下半场。
        她不甘心就这样枯死在维持稳定的办公室。或者说,从她来到省里上班的那一刻,就准备找到自己人生的贵人。
        有人关心她,或是开涮她,半开玩笑地对她说:“春风不度玉门关,要想在这大西北春风得意,作为女人就是解放自己,打开自己的玉门关,让自己上面有人。”
        有些人说得更直白了:“女人特别是美丽的女人,就该发挥自己的特长,有舍才有得,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要想成功就必须有所付出!”
 
         时间流逝,青春难再,她彻底醒悟,顿有美人迟暮之叹:“我必须抓住青春的尾巴,决定主动出击,寻找自己上面的人。”
        这是顿悟,或者是渐悟。她一改当初的冷艳孤傲,热衷于有领导出场的饭局聚会,积极周旋于职务升迁的场地。
        她确实有自己傲世的资本:有一分东北人喝酒的豪爽,又有一分东北人的文艺天赋,还有一分这个年纪所独有成熟魅力,剩下七分,那就是自己的姿色。
        而且对于这种体制内的熟女,非常符合一些领导的口味,有些潜规则的事,完全可以通过一切尽在不言之中办成的。
        卿本佳人,奈何作贼?问题在这个圈子里,不去作贼,根本佳不起来啊!她已经幡然悔悟,虽然有点晚,但还可以努力一把。
        她豁出去了,不是舍得一身剐,而是舍得一身肉——只要有厅级局领导到,她几乎每场必到。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老娘也本姓姜,虽过而立之年,但好歹也正年华,流着涎水想吃上她一口的人多着。只不过,有色心没色胆罢了,只需要她稍稍主动一点,就能够发展到亲密无间,实现人体的无缝对接的特殊关系。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渐渐地入了省政法委副书记的法眼,看着她酒量好,歌唱也好,就时不时带她参加饭局。她也有意识地结交一些部门的重要领导,比如省委组织部的某副部长。
        自从认识了这些部长级领导后,她就开始现身在一些厅级干部甚至省级干部的饭局中,逐渐脱离了原来交往的圈子。
        她就在饭局中,悄悄地摸到了官道。

        身体一直是最大的武器,只要领导喜欢,她想过,最多就是给出自己的身体。虽然是逢场作戏,但这里面也是交易的——她有色,他们有权,权色之间无非就是通过身体来实现交易的!
        这一群“善解人衣”的领导们纷纷开始关心起她这位“善解人意”的女干部。官大一级压死人,但对于女干部而言,能够承受大官的身体。而这种承压,能带来的好处就是对她的关心和提携。
        领导们开始指点迷津了。指着指着,或者说睡着睡着,她终于睡到了一个人——他还是某个老领导介绍过去的。
这个人叫火哥,在省府大院营生,是领导大秘,也是农口智囊,风头正健,深得封疆大吏徐姓领导的信任,前途可谓不可限量。
        火哥还是个大才子,笔杆很硬,背景也硬,又和她同属一肖——老虎!
        他们虎男虎女相见恨晚,相谈甚欢,相交甚密,很快就郎情妾意了。
        她所关心学历镀金的问题,正是在火哥的指点迷津下,进入他曾经镀金的学校,弄了一个民族学专业的博士学位——他们又成为了“师兄妹”了,这时已经是“虎兄虎妹”,两人在一起虎虎生威了。
        在维持稳定的办公室里,已稳定不住她一颗往上爬的野心了,而对饭局之后的“炮火连天”也渐生怠意,毕竟她只是政治动物——老男人的玩物。当然更重要的是,她马上要到不惑之年,是该晚景从良了。

         火哥正是很好的靠山。
3
“日出姜花红胜火”
 
        火哥的贵人徐姓领导转赴他任之前,挺地道帮了他一把,把火哥调任凉州,成为当地的老大。
        火哥这人深耕官场,很深谙权力的运行,省里新来当家人王哥一到,他就咚咚立即去拜了码头,算是投诚其下了。
        对于火哥的主动,爱喝酒、也爱飙哥的王哥打心眼里喜欢——当然,火哥也给王哥倍挣面子的,干了几件非常漂亮的门面的功夫。
        火哥来到凉州的第二年,玩了一票大的,将全凉州的领导进行全国公选,规定在凉州工作2年以上的211毕业生,或在凉州工作清华毕业生,都可以报考。
        这一年,是他来做凉州老大的第二个年头。

        这一票干得惊天动地,勾引到了央媒——人民日报发表一篇署名仲祖文《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文章,而央视《东方时空》更是来了一个“火箭式提升”的真相调查。
        当然,这不够火,必须再添一把火,中国作协何姓副主席也嗅到了投机一把的良机,写了篇《三牛风波》,大赞凉州威武,把火哥吹成了西北的仇和……凉州这一波操作很骚,一鸣惊人,举世皆知。
        火哥得到了上级部门的充分肯定,由此奠定了火哥在凉州唯我独尊的地位。
        火哥瞬间火了,而且火成了西北一颗璀璨的明星。
        火哥初尝当家作主的美味后,步子就迈得更大的,毕竟要为两腿之间的蛋蛋空出足够的空间。
        而她一直在等他的消息,等着他把她从冷宫中拉出来,让她也登上青云梯。
        第二年,也就是2012年,好消息终于传来了。凉州的招商局的位置空着,虚位以待,就等着她去填充,当然不仅仅是填充这个位子,还包括他的私生活。
        她并非是老大全国纳才而来。名头不再是“不拘一格用人”,而是“无中生有抓项目”。
        从维持稳定办公室来的,而且是虚职的女人,初来乍到,怎能做主抓招商工作了呢?
        这不是更无中生有吗?
        有人在纳闷,火哥是不是一直在扯蛋?

        坊间各种猜测,说她来路神秘,但不管怎么来,她反正是搭上了老大的车了。
        毕竟规则这东西,在官场之中,一直都由领导说了算,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你也行的。
        对于坊间各种流言蜚语,她一一屏蔽了,或者说她已经习以为常了,一进官门不自主,从此廉耻在嘴边。
        要廉耻要脸皮的话,那她早就知道,只能一辈子烂在底层,而且这种腐败是无生无息,没过几年就会成为废人一个。
        2013年的一天,在凉州老大办公的地方,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争吵的双方就是老大和她,原因就是她听说老大在她之外,还与别的女人暗通款曲,长期占用五星级宾馆豪华套房,看中的女人都洗白白擦香香,主动去敲门。
        这些女人中,其中有个新欢,更年轻更有学历,且来路不明与自己大致不离,更让人受不了的是,也来自大东北的……这个姓蔡的女人,已经新晋为火哥的菜,风头比自己要健。
        她在想:不是要被这颗菜取而代之了吗?
        怒火中烧的她来找火书记兴师问罪。
        他和她在官场中的关系,当然以逢场作戏居多,但像她这样兴师问罪的却寥寥无几,是日久生情,还是担心权力旁落,不得而知了。

        大家都知道凉州老大不姓凉,而是姓火,早就把凉州都烧得火热了,经常打骂下属,而且在全国公选副县级领导岗位上,刚获得上级的肯定,也是如日中天的,又刚刚将凉州的老牌“刀笔吏”马爷收至麾下,彼时的老大,在凉州脚一踹,那是要地震的,非常具有气场。
        可诡异的是,她来找他,她自有自己的办法,凉州老大的火爆性格真的凉了,一点都没脾气,好好安慰她,所谓一物降一物,大概是如此,更何况,她才是母老虎。
        她姓姜,姜还是老的辣,于是坊间就说“日出姜花红胜火”,当然对于这么隐讳的一句,大家都笑而不语,心里暗自拍手称妙。
        这次吵架,算是将两人的关系公开化了,不是夫妻,那一定是情人!
        其实,她刚到凉州没多久,她与凉州老大不一般的关系就已人尽皆知了,这通争吵后,两人的关系越发紧密了。
此的她已掌舵市发改委,争吵之后不久,又兼任天柱县副书记。
        让一个发改委主任兼任基层县委副书记,看似很荒唐,但却大有深意,就是为了给她增加基层工作经历,为以后升迁打好地基。
        为了她,凉州老大也算是拼尽全力了,看来也是真心提拔,不仅在床上,更是职位上。
        从2012年到2016年,她四年四跳,从招商局局长到副市长,从副处到副厅,每一个变化背后都透出火哥精心的布局。
        至此,她差不多可以和湖南第一女贪官并驾齐驱。当然,湖南蒋姓女厅官只有初中文化,用13年时间就完成从仓库保管员到副厅级干部的华丽转身,而她是用了20年,能够相提并论的是她们睡的男人数量上处于同一量级上的,都有40多人。


4
 “春来姜水绿如蓝”
 
        求火哥带带我红妹,一带就带得红红火火,果然是渐入佳境,在权力的加持之下,她感到万分滋润,浑身上下都透射出“王的女人”味道。
        至少在凉州这片地方,火哥虽是人前的老大,在所有人面前说一不二,而在人后,火哥又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的,她可以在火哥面前说一不二。
        她前途似锦,简直像个大西瓜,虽然里面充满黑子,但包甜保红。
        她眼前的路已经铺上了红地毯,只要继续走下去,那一定是星光大道。在凉州这个地方,她是找回了在大学里那种女主角的感受,这样的感受真好,真甜,真香……
        人生如此,酣畅淋漓,夫复何求?
        2016年两会甘肃媒体会上,得不到提问机会的新京报记者不走寻常路,对着时任甘肃封疆大吏王哥3次高喊:“王书记,甘肃记者被抓您怎么看?”
        就在那一年的1月,她的火哥亲手炮制了轰动全国的抓记者事件。
        让王哥来擦火哥的屁股,自然有些难为王哥这位封疆大吏了。
        但舆论的压力压根就无法撼动甘肃官场。火哥还是很有底气的,相信自己就是凉州的天,依然火爆性子了,对着人放言:“不服我者胯下之张永生,服我者胯下之姜保红!”

         同年10月,火哥再次当选凉州一把手;一个月后,她跟着火哥一起加官晋爵,如愿当上副市长,达到了她人生的最高峰!
        抛开凉州众僚如潮的掌声,关上房门,“红火”二人相视而笑,此时无声胜有声,他们有些陶醉,只有通过“啪啪啪”,为爱鼓掌了。
        你有江山亦有美人,我有靠山亦有贵人,男女搭配,共同进步,世间美好,莫过如此!
        然而,好戏已经唱到了头。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股风从祁连山吹来,在甘肃官场刮起了沙尘暴。与她有一样兴趣——喝酒飙歌的封疆大吏王哥,突遭免职,被调往京城去人大任闲职。几乎同时,火哥也突遭免职,3个月后被调任省政协的闲职。
        官场定律是,人是闲不得的,一闲就成咸鱼,且是翻进阴沟的咸鱼,永世不翻身。
        大家都觉得大戏已落幕,静待一众演员谢幕。
        一年后,火哥和她相继被查,半年后两人又在同日被双开。出事前,虎兄虎妹你扶我帮,相伴前行;出事后虎兄虎妹同日双开,这对兄妹可谓一对生死鸳鸯。
        最后回到了她身上,一来一去,从1997年走出校园进入官场,先在法院5年,再是维稳办10年,最后凉州10年,整整20个年头,为了职位上升,她至少与40名官员有染,其中17名已经获得确认。
        当她晚景从良,栖得火哥这棵大树,结果大树倒了,她也顺着倒下去,与肮脏换来的光鲜,最终换来的只是世人的唾弃。
        到头来,身陷囹圄,百感交集,只剩余生。
        到头来,终是梦一场!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