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要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前政治局常委:告黑状的人不能进领导班子

2019年09月29日 00:00:00 浏览:48180次 来源:萌历史 供稿
        李瑞环,这位木匠出身的国家领导人,有30多年的从政经历,自然有对做官独到的“看法与说法”。他那或语重心长的谆谆教诲,或声色严厉的殷殷忠告,或为一些问题的切切担忧,都令为政者警醒和深思。

         一起来学习几段典型的“李式语录”:


1.

为官者的群众观——

         “看不起劳动人民,这是社会道德上一种值得人们注意和警惕的不好的征兆。”

        李瑞环认为,当官就是“服务”,即为群众服务,必须有这个清醒的认识。1985年12月28日,在天津市商业职工代表新年茶话会上,李瑞环专门对“服务”进行了解读:

        如果讲服务业,我们这帮人都应该算“服务业”,因为领导就是服务,人人相互服务。


        有一位浴池的同志跟我说:“我这个行业很苦啊。天天伺候人。”我问他:“你伺候多少人?”他说:“人家洗澡来,我这一天得伺候20多个人。”我说:“你这个不行,我一天要伺候800万人。”他说:“我很苦。”我说:“你还不够苦,我吃饭的时候,还得有两拨人谈话,边吃边谈,夜里常常3点钟才能睡觉。说苦你还没我们苦。”

        我这不是表功,我是在讲这样一个道理,人人都在为别人服务,每个人都在被别人服务。因此就不应该轻视任何一个行业,因为这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不能分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每个地方都重要。

         李瑞环最讨厌那些看不起劳动人民,尤其是看不起环卫工人的人。他在一次讲话中对那些人进行了辛辣批评:

        看不起环卫工人,看不起劳动人民,这是社会道德上一种值得人们注意和警惕的不好的征兆……


        我有一个老朋友叫时传祥(北京市掏粪工人,全国著名劳动模范),开追悼会时,八宝山大灵堂里边、外面都站满了人,不下一两千。而有些人自认为了不起,官是不小可并不被人们尊重。不管什么人,不管多清高的人,多以为了不起的人,在化粪池里看,拉的屎是一个德性。有些人就是提起裤子不认账。看不起环卫工人的人是忘了自己也是拉屎的人。

        本来社会主义国家对这个问题应该是解决得好的。为什么少奇同志接见时传祥?为什么周总理请时传祥去中南海?就说明问题。最近几年来,我看宣传上有毛病。知识分子是国家需要的,尊重他们、表彰他们,给予他们若干的待遇,宣传他们的重要作用和意义都是对的,但不要说别人不重要,你是重要,但是你拉了屎我给你掏了,重要不重要?要不然屎堆在屋里行吗?


2.

为官者的实干观——

        “要少讲空话,多干实事,空话连野猪都骗不了,何况人呢?”

        也许因为李瑞环自己就是从最基层干上来的,所以他特别强调官员的实干作风。1985年5月29日,时任天津市市长的李瑞环,就在《天津日报》上写了一篇评论员文章《兴邦之道——再谈少讲空话,多干实事》: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我们有些同志沾染了一些很坏的风气,他们习惯于坐在屋子里,豪言壮语,气吞山河,听起来似乎决心很大,道理很多,但只有唱功,没有做功,嘴行千里,屁股在屋里。

        高谈使他们浪费了很多时间,阔论使他们耽误了许多事情。有些同志“茶碗一端,说话无边;香烟一点,专说人短”。他们习惯于说这也不对,那也不对,就是不说怎么样才对;他们总喜欢说这人不行,那人不行,就是不说自己行不行;他们不当运动员,只当裁判员,只吹哨不上场,谁“进球”吹谁“犯规”;你在前边干,他在旁边看,干好了他说“早该如此”,干错了他说“意料之中”。他们涣散了别人的斗志,污染了周围的空气,误事、误国、误人、误己,此患不除,四化难矣。

        2012年12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在北京市西城区主持召开一个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座谈会。会上,他讲了一个关于“空谈误国”的故事,把与会者都逗笑了。这个故事是他从尚未正式出版的李瑞环的《看法与说法》上读到的。其实,这是李瑞环1992年1月25日在“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讲的一段话:

        宣传思想战线的广大干部,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要增强事业心,作风要扎实,思想要艰苦,虚功要实做。要少讲空话,多干实事,空话连野猪都骗不了,何况人呢?


        原来,湖北神农架地区野猪糟蹋庄稼厉害,群众叫苦不迭。乡村组织民兵驱赶,花费很多人力也不见效。后来有人想了个“高招”,用录音机录上狮、虎的吼声和人声、枪声,用高音喇叭播放,开始果然有效。但几天后,野猪试探着往庄稼地里凑,用身子靠靠绑喇叭的杆子,发现仍只是叫喊而没动作,就甩开嘴巴把绑喇叭的杆子拱倒了。当地人说,说空话、唱高调连野猪都骗不了!

(一任书记与四任市长的故事)

3.

为官者的实事求是观——

        “许多在位的领导干部包括高级干部,在会上听到的都是“满台锣鼓响,一片赞扬声”,很少有谈这些问题和问题的严重性,谈问题怎么解决。”

        一个人、一个单位,乃至一个国家,在处理复杂、关键的问题时,固然需要丰富的知识,但更需要智慧与方法。李瑞环认为,一个好干部,不仅要有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还要有科学的工作方法,尤其是要把辩证法运用到工作实践中去,“处处都有辩证法”。

         1990年4月28日,李瑞环在《人民日报》国内记者工作会议上,特别强调了官员“言行要符合实际”的问题:


        在天津工作时有人问我,讲话为什么那么难,准备了很长时间,人家还说听着别扭。我说原因有三:一是水平问题,像我当木匠的,叫我当市长,现在管意识形态,当然就难;再一个是由于问题重大,需要慎重考虑,也比较难;还有一个是说的不是自己的话,不是怎么想怎么说,而是说违背本意的话,当然就困难,听的人也觉得别扭。我们是搞唯物论的,总是要力争使自己的言行符合实际,但有时官越大越不容易符合实际。

        作为党的领导干部,很多人往往在成绩和问题面前,不能保持客观对待的态度。这方面,李瑞环曾在2002年两会期间有过精彩的表述:

        既要充分地肯定成绩,又要清醒地看到问题。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我们国家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有了很大的提高,这是举世公认的。在公开场合,在群众中,在宣传报道里,要多讲成绩,多讲大好形势,以鼓舞士气,凝聚人心。但在党内,在党的领导干部中,在研究工作时,则要多谈问题,多看困难,多找不足,以保持清醒,作最坏的打算,图最好的结果。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政党,最大的忧患是没有忧患意识,最大的问题是对问题缺乏警觉。毋庸讳言,我们现在确实面临不少问题,有些问题应该说还比较严重……

        比如说腐败问题。这些年我们下了很大的力气抓,杀人都杀到国家领导人一级了,但还是没有遏制住,有的甚至愈演愈烈,特别是贪污受贿的案子越来越多,涉及的钱数越来越大,职务越来越高,群众反映十分强烈,等等。

        我们许多在位的领导干部包括高级干部,在会上听到的都是“满台锣鼓响,一片赞扬声”,很少有谈这些问题和问题的严重性,谈问题怎么解决;很少有人说出这么多问题的原因在哪里,上下都有意见,谁也没有责任。长此以往,非出大问题不可。


4.

为官者的用人观——

        “对一起工作的人,乃至对自己的下级,当面好好好,偷偷地跑到上边告一大状……决不能让这种人进领导班子!”

        2010年,李瑞环出版《务实求理》一书,其中他讲到了一种怪现象,那就是有的单位用人制度不够透明,选拔干部时搞“帮派”。这次,在《看法与说法》里面,他又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了阐述:

        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首先要改变用人制度。一叫体制,二叫用人。体制也是人确立的。政治体制改革,说来说去是用人的问题。中国的改革,如果干部人事制度不改革,其他一切改革都靠不住……

        我们现在的干部人事制度从下边往上边看,透明度很低,掩盖物太多,搞得有些神秘化。为什么有些干部怕领导不怕群众,在领导面前唯唯诺诺,在群众面前什么离谱的话都敢说,什么离谱的事都敢做,怕仆人不怕主人,就是因为他的命运在领导手里,吃谁的饭,当谁的官,拿谁的钱,把领导赏识和群众拥护看作两码事。

        要增强选拔干部的透明度,去掉笼罩在干部人事制度上的神秘色彩。要使我们的干部一开始就最大限度地置于群众的监督之下,以利于群众发表意见,使群众到关键的时候能起作用。做到这一点,就是一大进步。

         1987年11月29日,李瑞环在“推荐天津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人选”会议上,曾对一些选人用人方面的不良风气进行过深刻剖析:

        现在社会上存在着一种歪风:有的人不干事却事儿很多,拉拉扯扯,吹吹拍拍,你长我短,一帮一派。

        我讲过领导干部要坚持“四人”:诚恳待人,平等待人,一视同仁,知人用人。领导之间有意见,可以当面讲,我最不喜欢背地里鼓捣人的人。和我打过交道的人知道我这个脾气,或者叫毛病。我讨厌告黑状的人,对一起工作的人,乃至对自己的下级,当面好好好,偷偷地跑到上边告一大状,有内容,有记录,很系统。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会先问他,你找他谈过没有?你批评过他了没有?那么作为你的同志、你的部下,你看到缺点不找他谈,不批评他、帮助他,跑我这儿来说这一通是什么意思?是证明你正派呢还是证明你忠于领导?我不反对向领导反映情况,但处事要处以公心,对同志要好心。同志之间有意见可以当面谈嘛,我们决不能让这种人进领导班子!对人总是要宽厚,总是要诚恳。待人以诚、以宽。

        2002年2月,李瑞环在听取中央统战部汇报时所讲的一段话,对今天我们领导干部的用人观,也是极有启发意义的:

        我们执政50多年了,政权、军队都在手里,如果说还有那么多人反对你,就要认真想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举两个自己亲身经历的人和事。小靳庄过去很有名,这个村的支书在“文革”后期当了宝坻县的书记。粉碎“四人帮”后,人们批判他,他不理解,说“当初到县里来是你们让我来的,现在你们批我的那些理,我连听都听不懂”,说完话,拎起行李、骑上自行车就回家了。他以后在村里带领群众致富颇有成就,村里党员又选他当书记,有的人想不通,认为他是“三种人”(“文革”中靠造反起家的人、帮派思想严重的人、打砸抢分子)。我问他还是不是党员,既然是党员,既然是多数党员都选他,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同意?他当村支部书记后干得非常好。

        还有孙健,一个烧锅炉的,在“文革”中当了副总理,在位时也说了不少昏话。下台以后,他告诉别人,自己糊里糊涂地上去了,糊里糊涂地下来了,他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整党时,有人提出把他开除出党。我为此专门找了薄老,希望将此人留在党内。孙健本人深受感动,跑到天津市委组织部大哭了一场。这个人回到单位后同样干得很出色。

        我举这两个例子,想说明一个道理:许多人并不是鬼,是我们自己疑神疑鬼,结果把人变成了鬼。若干年来,在民族工作中,在其他许多方面,有没有这样的现象?


5.

为官者的学习观——

        “有些文章写得不好,不是词汇不够多、句子不够美,而是在鼓捣字儿上花的时间太多,在研究事儿上下的功夫太少。”

        李瑞环爱读书是出了名的,他不仅自己读书,也大力倡导干部们多读书。他认为,不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我们党的最大威胁。1987年,天津召开了一个调查研究工作会议。会上,李瑞环介绍了自己的读书经验:

        我体会最基本、最重要的是:硬着头皮去读,咬紧牙关坚持。就像古时读诗词一样,先会背诵,后解其义。这样做当然很苦,读书怎能不苦?自古以来都叫“苦读”,“寒窗苦读”,“梅花香自苦寒来”。只要你不动摇,不松劲,只要你能有“衣带渐宽终不悔”的精神,终究会迎来“蓦然回首”的新局面。

        要勤于善于思索,“学而不思则罔”。读不懂读不进的原因之一是缺乏思索。思维活动是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特征,是人的主观能动性的表现,是获得理性认识必需的条件和过程。要坚持多思,学会善思,养成思索的习惯,这不但可以增进理解,还可以增加兴趣,增多学习的时间。要学会联系,联系实际、联系工作、联系生活、联系常见和熟知的事例去理解书中的内容……


        对于一些领导干部在讲话或写文章中出现的不好现象,李瑞环也提出了批评意见:

        领导干部讲话、文章中引用一下诗词典故,可以画龙点睛、节省文字,用得好还可以提神,但过分地、刻意地花太多工夫去寻章摘句,没多大意思。我不是说领导干部查书背诗不好,而是说领导的时间有限、宝贵,比这重要的事多着呢!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