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  正文

“脱光衣服,让你打球队主力”的禽兽教练陈广红被抓了!

2019年11月03日 00:25:00 浏览:52843次 来源:廖保平的思想国 供稿
作者:廖保平  

        北京时间11月2日09:38,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官方发布一则重磅消息:江苏省女子足球青年队主教练陈广红被批准逮捕!


        陈广红被逮捕并不意外,只能说其违法行为“实锤”了。

        我是前些时,在某社交平台上看到网友“用户沉思足球”曝料,江苏青年女足主帅陈广红,以出任球队主力为名,长期猥亵小球员,已经遭到球员家长的实名举报,并且向当地公安局报案。


        举报信中表示,江苏省足球运动管理中心05 -06年龄段女足主教练陈广红,从2018年开始,在任职期间存在严重的经济问题和生活作风问题。小球员家长在举报信中详细列举了陈广红的犯罪行为。

        陈广红在任职主教练期间,经常酒后以找队员按摩和谈心为由,单独在私人宿舍,诱骗让队员打上主力,以威胁、恐吓的手段,引诱队员脱光全身衣服,如果队员不从,就以各种报复性的辱骂以及劝退或开除队员,导致队员心理产生极大的恐惧,以及有轻生的念头。


        举报信详细列出了一名球员,遭到陈广红猥亵的过程。

        此外,陈广红以对犯了一些小错误的队员罚款,而且数额巨大。2018年12月某一天,一名球员在规定打电话时间后,未及时上交手机,就处罚5000元罚款。

        而且陈广红曾经和某位球员家长表示,如果你家姑娘想在这个队待下去,将来有个好的大学读,你起码要准备20-30万元人民币给我,否则以后的事很难说。




        从家长举报到陈广红被绳之以法,短短两个月时间,委实大快人心!但此案也揭开了体育界腐烂臭恶的一面。

        在此之前,中国体育界也有类似事情,比如2011年河南女排教练性骚扰事件,当年全国城市运动会期间,河南女排教练刘某带省队代表郑州队参加女排决赛,将当晚例行集体会议改为教练单独谈话,借醉酒之机非礼队员。

        比如2012年上海女排性骚扰事件,副教练辛某以按摩之名触摸队员敏感部位,最后遭到开除。

        又比如2014年湖南体操学校校长性侵女童案。湖南省体操运动学校校长刘智强及副校长曾嵘涉嫌性侵6名女童并被拘捕,但该案又因证据不足,检察机关将案件退回公安部门继续搜证。


        这些事要么以“不算啥事”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么从轻处罚,应付而过,要么证据不足,无法立案,没有给人太深的印象。

        但这次陈广红案不一样了,不是一时“性起”、“一时糊涂”所为,而是长期的强制猥亵女球员,其中诸多细节不堪入目。但凡有女球员不从、“不听话”,他就用下跪、打替补、无故高额罚款等等手段惩罚她们。



        为何在朗朗乾坤之下,在中国女足的摇篮里,陈广红能够长期上演着现实版《熔炉》,能够将十来岁的小球员变成自己的“私产”,将绿茵球场变成自己的“后宫”?

        因为他手里的职务和权力,这职务和权力并非他当了多大的官,管了多大的地儿,揽着多大的事儿,而是这权力这职务直接关系小球员的职业前途和人生命运。这让他欲望膨胀、强人作风、目中无人、高高在上,把小球员玩弄于股掌之间。

        必须承认,专业的体育培训学习,不同于普通的学校教育,是相对封闭和小众的,外界知之不多,也参与不多,其专业性也让外界对其训练和管理比较陌生,种种叠加的因素,都让这些体育训练团体成为一个“小王国”,教练在其中地位作用举足轻重,左右学员的前途命运,小小的职务和权力可以被发挥到极致,常常缺乏制约。

        陈广红是江苏省江宁足球训练基地女足青年队主教练,曾两次率队夺得过全运会U18女足冠军,多名国脚是他的得意弟子,如此功勋荣耀在身,一旦不自律,狂妄自大起来,挡都挡不住。


        对于很多家长和小球员来说,进入校队、市队、省队等专业训练团体,就是为了得到更多的锻炼和露脸的机会,然后有更多的往上走的机会,比如进入职业球队,进职业俱乐部,进大学,进国家队,甚至出国踢球,实现人生的价值。

        很多家长和球员为了“未来着想”,忍气吞声,忍而不发,逆来顺受,这无异于纵容,让流氓禽兽教练性侵趁虚而入,他们打着严管严要求的幌子,强迫小球员就范,满足他们的兽欲。

        由于体育训练的特殊性,“严管、严要求”与强制压迫的界限经常很模糊,常常将打骂、虐待视为“严管”,以至于强制猥亵也司空见惯,“不算啥事”,这也让流氓禽兽教练得寸进尺,一步步向下试探。

        没有法外之地,绿茵球场不是“独立王国”,绝不允许谁在里面自立称王,为所欲为,置法律于顾。事实上,去年,美国体操队“色魔”队医纳萨尔(Lawrence G. Nassar)因性侵200余队员获刑175年。


        对于陈红广,以及陈红广们,我们听得太多,但揪出来的太少,正因如此,必须有一个打一个,绝不手软,切不可罚酒三杯,下不为例,努力净化体育行业,不要让你们的奖杯沾满了屎臭。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