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校园内外  >  正文

被男友用“你不是处女”折磨自杀的北大女孩,更像女德班学员

2019年12月13日 00:02:00 浏览:67306次 来源:廖保平的思想国 供稿
作者:廖保平 
 
《欢乐颂2》

        今天看到一个不寒而粟的报道,来自南方周末的《不寒而栗的爱情:因为不是处女,北大女生遭男友精神折磨后自杀》,先划个重点:

        1、包丽将牟林翰微信中的备注名改为了“主人”,此后再没更改。两人之后的聊天中,她的角色经常是一条狗。而牟林翰后来有一次聊天时,让包丽在身上文“我是牟林翰的狗”。

        2、北京大学法学院大三学生包丽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已经两个月了。自2019年10月9日服药自杀陷入昏迷后,她再没能醒来。一个多月前,医生已经向家人宣布其“脑死亡”。

        3、牟林翰是高包丽一级的学长,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2015级学生。包丽母亲说,女儿“是被牟林翰逼死的”,因为两人恋爱期间,牟嫌弃女儿不是处女,但又不想分手,而是以此折磨她。


        没错,包丽的死最初就来自牟林翰的“处女情绪”,包丽与牟林翰相处时,发现包丽不是处女,这就成了包丽的原罪,而且永远也洗脱不了,我估计,包丽就是做一个人工处女膜,牟林翰也绝不会认同她是一个处女。

        一个女人一次性地破了,在牟林翰的眼里,永远地破了,无法修复,像一个破罐子,一个破草鞋,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永远没有翻身的可能,永远不值钱,无论包丽如何强调“我最美好的东西是我的将来。”也无法改变牟林翰的观点:“女孩的第一次是最美好的东西。”

        因为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道德压力,包丽在牟林翰面前抬不起头,挺不直腰杆子,变成了牟林翰的一条狗,而牟林翰是他的”主人“,一条狗听任”主人“的摆布,当这条狗无堪重负时,只好一而再,再而三地选择逃避和自杀。

        包丽自杀其实已经成功,一个人“脑死亡”也就是人死亡了。

        这是一个可怕的悲剧,发生在北大!发生在90后,发生在马上进入2020年的时间里,这是多么的荒唐!

        北大是思想最为开放的地方才对,90后思想应该更为开放才对,2020年了,社会思想应该更为开放才对。

        可是在这个环境,在这个年龄,在这个时代,处女情结仍然被一些人捧为至宝,不是处女有原罪还广有市场,这是多么的悲哀!


        这反映的不只是牟林翰对包丽的道德鄙视和精神虐待,更是这土壤里不断滋生的恶之花——处女情结对女性的压制和摧残,从漫漫的传统一直浸延到现在。

        终极地说,处女情结是社会不公平的产物,是男权社会男人控制女人而制造出来压制女性的道德枷锁。

        因为社会不公平,男女不平等,女人是男人的附属物,就像男人的一条狗或一头牛,男人就要极尽可能是要求这个私有物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不能被别人所占有分毫,包括性,于是编织了婚前“女孩的第一次是最美好的东西”的话语,婚后,与他人通奸视为“草鞋”、“贱货”的话语。做得好的,完完全全地归属于男人,则给予道德奖励,立贞节牌坊。

        汉代刘向的《列女传》和班昭的《女诫》强化了对于女性贞节的重视甚至崇拜。

        所有这些关于贞操、贞洁的观念,都是戴在女人身上的道德枷锁,是确保女人作为附属物完全被占有,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控制手段,就像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

        一旦女人触犯了这些道德条律,则遭到千夫指,万人骂,重则丢掉性命,轻则一辈子被打上污秽的烙印,难以翻身做人。

        当一个女人被这样千夫指,万人骂,她就像包丽一样,承认自己是一个有罪的人,不忠的人,是垃圾,是一个毫无价值的女孩,认为失贞就是一切不好的源头。

        人身依附关系没有任何平等可言,君为臣纲,夫为妇纲,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有什么平等可言。更不要说尊重女性,尊重如何写,对信仰“处女情结”的人来说,是不知道的。

        改变男女不平等的、依附的关系,单靠男人的开恩,看淡“处女情结”,这显然是不可靠的。在女人像私有财物一样的社会里,不用“处女情结”来压制女人,也会有其他的或许更为残酷的手段。

        在《欢乐颂2》中,应勤得知邱莹莹不是“处女”后愤而离席。

        改变男女不平等的、依附的关系,只能靠制度。用制度来保持弱者的权利,这是一剂良法,根本之策。从身份、职业、教育、社会保障等诸多方面立体综合设计,才可能让女性独立起来,与男人平等地站在一起,所谓“处女情结”就这种对女人的魔咒式的东西才会被扔进垃圾桶里。

        我们反观西方现代社会会发现,没有或是极少有中国这么深厚的“处女情结”。我们考察他们的社会制度,会找到答案,那就是,他们对女性的保护是全方位的,无论是在社会,还是家庭,无论是恋爱,还是婚姻,极为细节地保护女性,所以,社会普遍尊重女性,无论女性是否经济独立,都有社会地位。

        因为男女平等,不是男人的附属品,不必背负婚前性行为的道德枷锁,婚前性行为很普遍,婚前同居,甚至同居而不结婚大有人在。同居某种意义是试婚,是寻找适合的伴侣,感情成为最基本的需要, 如果有“处女情结”,就无法试婚,只能“一锤子买卖”,带来的后遗症也是显而易见的。

        婚前性行为很普遍,不等于没有进行性教育,他们也不支持随意性行为、婚前滥交,不过,人家比我们更重视性安全教育,教育女性如何保护自己。

        一个女人可以选择跟男友同居,发生关系,也可以选择出于让未来的结婚对象信任,不发生婚前性行为,所有这些都出于自愿,不是被道德所胁迫。

        这样的教育思想很正很开放,绝对不会像我们的女德班的教师所说:“三个男子的精液混合在一起成为剧毒,专伤不洁女。”(警告女人不能有太多的情感经历)所以呢,婚前要做处女,婚后呢,要坚持“婚姻的思想基本原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坚决不离婚。”

        包丽肯定没有进过这样的女德班,但她在牟林翰面前表现出来的思想行为,比女德班毕业的还要纯粹。因为认识牟林翰之前谈过两个男朋友,上过床,不是处女,被牟林翰鄙视,自己因之特别自卑,早早地学会了逆来顺受,分了几次手仍然又回到牟林翰的身边。

        北大女生像女德班学员,这是讽刺,但很真实。

        事实上,还有女德班,就有很多的包丽,还有女德班,就有很多的牟林翰。从包丽和女德班的存在,可见我们在从制度上保障女性权利、保护男女平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包丽的“死”是她生命的终结,但并不是“处女情结”的终结,牟林翰们的情结还会制造很多悲剧。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