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要闻  >  反腐倡廉  >  正文

公安局副局长奸淫6名幼女,曾开价万元找处女!

2019年12月15日 00:02:00 浏览:53506次 来源:A黑幕爆料 供稿
来源:南方都市报、澎湃新闻、新京报

 

      据媒体报道,河北迁安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康永因性侵6名幼女、行贿受贿被判刑16年6个月。

 

        媒体查询发现,康永此前在迁安公安局分管治安,曾获得唐山市劳动模范称号。并曾在电视讲话中高喊打造“治安高地”、“平安绿洲”。

        回看他此前的讲话,再结合性侵幼女的行为,可以发现,康永是典型的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两面人”。

 
        2017年1月,康永曾发表电视讲话,高喊打造“治安高地”、“平安绿洲”。

“碰瓷”团伙牵出公安副局长

        据新京报报道,2018年3月,河北省迁安市公安局抓获了一个长期“碰瓷”的恶势力犯罪团伙。该团伙以故意撞车剐蹭来敲诈勒索钱财。

        但在审讯过程中,迁安民警发现了该团伙更严重的罪行——该团伙成员主动供述,曾强奸、轮奸了数名未成年少女,并强迫她们卖淫赚钱。

        就在这个涉及12人的恶势力团伙陆续落网之际,时任迁安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的康永却坐不住了,他给负责查办团伙案件的民警和负责人塞钱,希望他们不再继续侦查。

        这一举动并未平息案件调查。2018年7月,康永因行贿被唐山市监委留置调查,随后主动交代,自己也牵涉其中,性侵未成年女孩。

        警方在之后的侦查中发现,牵涉其中的人还有迁安市人大代表王双。有知情人透露,康永、王双的落网仅揭开了迁安性侵案的冰山一角,该案疑有数十名涉案人,其中包括公职人员、富商、人大代表等。

        2019年8月5日,康永一案被唐山法院终审判决,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康永在2017年暑假至2018年初期间,曾与6名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八次发生性关系。康永犯强奸罪、受贿罪、行贿罪,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6年6个月。

此前曾被公开举报带队强拆

        康永,1981年参加工作,2007年进入公安局。45岁起便担任迁安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分管迁安全市治安等工作。

        2012年4月,唐山市2010-2011年度劳动模范名单公布,康永位列其中。

        作为分管治安的公安局副局长,康永曾多次就治安发表讲话。2017年1月,春节即将到来之际,康永就冬季治安整治百日攻坚会战发表电视讲话,他表示:我们有能力通过严打整治,最大限度挤压违法犯罪空间,最大限度提升百姓平安指数;我们有信心用忠诚、赤诚守护水城平安,用党性、血性悍卫公平正义;我们有决心把迁安打造成外地人向往、本地人自豪、嫌疑人胆颤的治安高地、平安绿洲!

        他还表示,坚决打出民心所盼的安定局面,坚决打出风清气正的发展环境,坚决打出威武强劲的良好形象,捍卫全市政治安全稳定,助推经济建设转型发展,保障人民群众安居乐业。

        讽刺的是,高喊“让违法分子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康永如今也成了违法分子,人人喊打。

        康永此前也曾被公开举报过。2017年3月份,就有迁安市杨店子镇网友发帖公开举报康永,称其2011年带队暴力强拆合法房屋。2013年又带人抢占他人祖宅。

被查是在省委巡视期间

        媒体查询发现,康永被唐山市监委留置调查是在2018年7月,正是河北省委第二巡视组巡视唐山期间。

        据河北省纪委监委网站,2018年7月19日至10月上旬,省委第二巡视组对唐山市进行了巡视。11月29日,省委巡视组向唐山市委反馈了巡视意见。

        河北省委第二巡视组组长李胜斌指出,巡视组发现和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包括:政法系统党建工作、政治建警薄弱,存在基层干警违纪违法问题;选人用人制度执行不够严格,干部作风建设不够扎实,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仍然存在,等等。同时,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转有关纪检监察机关、组织部门处理。

         今年3月份,唐山市委发布了关于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通报称,针对省委巡视组指出的“政法系统党建工作、政治建警薄弱,队伍监督管理乏力,群众反映强烈”问题,开展为期3个月的全市政法系统纪律作风专项整治活动,召开警示教育大会,通报2018年以来查处的马明旭、康永、王宝江等9起政法干部违法违纪典型案件。

涉案前,康永是迁安市公安局的党委副书记。

曾开价万元找处女

        康永的一审判决书显示,马丽回忆,2017年10月,康永化名“真诚”,通过QQ联系马丽,希望她帮忙找点“丫头”,马丽介绍了第二个女孩——13岁的付曼。

        一个周日的下午,付曼上完补习班,马丽带她去了和康永约定的地点——迁安市燕钢丽景花园内的一间单元房。

        后来,付曼向办案民警回忆,当时自己并不情愿,康永脱衣服的时候她反抗了,但又怕马丽打她,因此顺从了。


        判决书中称,每次发生关系之后,康永会给女孩1000元至3000元不等的嫖资。除了马丽,经常和康永联系的中间人还有另外两个。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给他介绍女孩。长则一两个月,短则十几天。

        判决书中称,每次发生关系之后,康永会给女孩1000元至3000元不等的嫖资。除了马丽,经常和康永联系的中间人还有另外两个。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给他介绍女孩。长则一两个月,短则十几天。

        康永落网后,一个曾为他介绍女孩的中间人向警方回忆,康永还提出想找处女,愿意开价上万。

        警方调查发现,与康永发生关系的女孩大多是职业高中的学生或刚毕业的无业人员。

        每次见到女孩,康永只询问她们的年龄和所在年级,并不多谈它事。他谎称是中医院的大夫,女孩们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和姓名,都叫他“医生”。

        判决书中显示,康永自述,从2017年暑假到2018年初,半年之内,康永先后与六名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八次发生性关系。最后一次是在2018年初,康永记得问了女孩年纪,女孩说她16岁了,而实际上她只有13岁。

        后来,康永两次在自书中写道:“说实话,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她们当中谁是不满十四周岁的。”

        面对警方,女孩们也承认谎报年纪。她们曾对办案民警称,中间人让她们自称年满14岁,有时候还要求她们化妆,打扮得很成熟。

        2017年冬天,马丽给康永介绍了12岁的刘红。刘红个子很高,但身体还没发育完全。为了掩盖真实年龄,马丽事先教刘红化了妆,“因为化上妆显得年龄大。”

康永曾在这里涉嫌强奸了两名未成年少女。

媒体:别让有女儿的人家瑟瑟发抖

        首先,在对公职人员的管理上,当地有关部门的监管触角已然失灵。若不是“偶然牵出”,这个市公安局主要领导恐怕还在台上作报告?还有,知情人捅出来的数十名涉案人,其中还有多少公职人员,似乎也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不能遮遮掩掩了。

        其次,在未成年人保护,以及维护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上,也存在严重缺失。十四岁以下少女要么是在校学生,要么刚刚初中毕业,对这样的孩子,政府、社会以及家庭理应有更多的保护,而不是任其成为恶人的猎物。

        迁安经济发达,是河北省最富裕的县级市,也是全国百强县(市)。经济发展了,社会治理、政府行政都应该跟得上,避免出现“暴发户”心态。

        说到底,无论何时何地,对于性侵未成年少女这种伤天害理的恶行,都一定要除恶务尽,彻底斩断黑色的产业链,让有女儿的人家不再瑟瑟发抖,让社会风气变得清朗起来。

“碰瓷案”扯出公安局副局长性侵未成年少女,底线在哪里?


        马克思主义强调,事物总是相联系的!

        而在现实生活中,之所以我们没有发现这些联系,一方面可能是我们涉世不深,目光不够敏锐,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涉及的人或事物藏的太深!

        就像是河北迁安打击的一个长期“碰瓷”的恶势力犯罪团伙,谁能想到他们竟然还能与当地公安局副局长性侵未成年少女有联系!

        据新京报报道,河北迁安民警在审理一起以故意撞车刮蹭来敲诈勒索钱财的小地痞时,竟然发现他们还曾经强奸、轮奸了数名未成年少女,更可怕的是他们还把这些女孩介绍给民警的顶头上司副局长奸淫!而在该团伙落网之初,这位迁安市公安局副局长康永就开始给办案民塞钱,希望到此为止!

        虽然涉事的副局长康永已经被判刑16年6个月,但是回顾新京报报道的一些细节,还是在不断刷新着大众的心理底线!


★☆
堂堂人民警察,竟然如此丧尽天良

        据报道,涉及该性侵未成年少女案件的还有迁安市人大代表(大庄户村主任)王双,以及不知名的富商!

        人大代表、富商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闻了!
.

        比如,河南尉氏县连续三届人大代表、县工商联副主席赵志就因奸淫25名初中生含14名幼女被执行死刑!

         比如,今年夏天的时候爆出的上海市政协委员、原江苏省人大代表、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猥亵9岁女童案。多说一句,该案在被踢爆之初,竟有官方人员组织删帖,而且该案至今没有相关后续消息!

        就是领导干部的桃色新闻也都不鲜见。君不见几乎所有的落马领导干部的通报中,都会有小三、二奶的身影!

        但是堂堂人民警察奸淫幼女,绝对击穿了大众的心理底线——一方是被群众视为保护人的警察,一方是被群众视为希望和生命的幼女,二者用“奸淫”联系起来,简单的“无耻”已经难以形容大众的愤怒,其猪狗不如的卑劣的行径在击碎几个幸福家庭的同时,更让群众对警察群体的好感有了裂纹,让警察形象蒙羞!


★★
堂堂公安局副局长,竟然跟“碰瓷”下三滥搅一起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

        虽然法律上讲究人人平等,但是现实中却很难让高官富豪与穷头百姓一个屋檐下生活!

        迁安县公安局副局长,虽然仅仅是个正科级干部,在中国体制内级别排序属于垫底的角色,但是对群众来讲,这可是妥妥的大官,掌管着一个县域内的刑罚牢狱,绝对的实权派人物!

        这样的大官,按理说应该是“往来无白丁”,朋友圈不应该是非富即贵吗?怎么会跟“碰瓷”的人混在一起?

        要知道,在世人的眼里,“碰瓷”的就是一群“下三滥”,他们用一副“可怜像”包裹起恶毒的心思,甚至比不上过去劫道的山匪、偷盗的梁上君子在群众心中的印象!

        然而现实是,太阳底下根本就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公安局长为了满足自己的兽欲、下三滥的“碰瓷党”为了赚点缺的钱,他们不仅手拉手,肩并肩——公安局长在碰瓷党落马后,竟然还主动行贿民警,阻挠办案——真真是超越了阶层的友谊!

        而公安局长与“碰瓷党”的肮脏交易,也再次向世人证明,职业的区别根本无法区分灵魂的高贵,有些人即使掩藏的再好,可是行走的姿态也能暴露内心的肮脏!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