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传媒  >  业界资讯  >  正文

中共纪念陈独秀体现英明形象和伟大胸怀

2019年12月30日 00:07:00 浏览:71429次 来源:大风号 供稿
​陈恩田
(图为世界和平丝带组织领导人陈恩田与中国国际交流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外交部副部长于引共同为欧洲华语广播开机揭幕)

        2019年是陈独秀诞辰一百四十周年,也是毛泽东发文高呼“陈君万岁”一百周年。12月初,中共首次在党刊党网发表重磅文章《纪念陈独秀诞辰一百四十周年》,这篇纪念文章尊重党史、客观公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共第一次发表纪念陈独秀的文章,也是陈独秀离开领导岗位后中共第一篇高度肯定其创党地位的文章,充分体现了中共十九届中央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及领导集体的英明形象和伟大胸怀。长期以来,因我爷爷陈光美的遗嘱,陈独秀问题是我放不下、挥不去的心结,由于我爷爷陈光美生前从未公开承认自己是陈独秀之子,我也不想公众误会我的用心用意,所以一直没有向中共中央表达。今日陈独秀获得公正对待,爷爷陈光美天灵可慰,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习近平总书记及中共领导集体的恩德。

        上个世纪,爷爷陈光美在临终前对我说:“希望有一天,你有能力了,为他(陈独秀)做点什么,甚至为他(陈独秀)洗涤身上的冤污。”时光不等人,转瞬数十载,眼看自己年岁已高,恰逢今年是陈独秀诞辰一百四十周年,我在去年开始与中国大陆的陈长璞、陈祯荣二位陈氏前辈短信沟通,希望联名向习近平总书记写信,请求中共中央纪念陈独秀诞辰一百四十周年,二位前辈表示,她们已经累了,不想再写了。无奈之下,我只好独自去努力。可是,陈独秀家谱上没有我爷爷陈光美的名字,有人在网上质疑我爷爷的身份,也就是质疑我的资格,我思来想去,大丈夫做事,岂能顾及妇孺目光,中共党刊党网早已公开载明我爷爷陈光美是陈独秀的儿子,只要能为陈独秀洗涤冤污,了却我爷爷的遗嘱及心愿,任何时候,我可以声明自己不是陈独秀曾孙,避免有人误会我打着陈独秀旗号、沾了陈独秀荣光才有今日之成就。此后不久,我正式撰写《请求纪念陈独秀诞辰一百四十周年》的信函并递交习近平总书记办公室,一直没有回音,或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猜测没有人愿意给习近平总书记增添烦恼。

        去年“一带一路”国际日前夕,我又写信给齐心阿姨,并回国冒昧登门拜见,由于警卫战士审查严密,未能如愿。今年4月,在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博士生导师郭德宏先生的帮助下,我又联系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的领导,再次通过民间渠道致信习近平总书记。6月下旬,有人告知我,中共中央决定撰文《纪念陈独秀诞辰一百四十周年》,我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郭德宏先生及许多好友,郭德宏先生非常高兴。陈独秀诞辰日(10月9日)前夕,我抵达北京,有关方面约见我,委婉解释国内有些新情况,原定《纪念陈独秀诞辰一百四十周年》的文章有可能不再发表,10月22日,郭德宏先生带着遗憾驾鹤西去,让我深感悲痛。12月3日,有人突然告知我,中共《纪念陈独秀诞辰一百四十周年》的文章即刻正式发表,我半信半疑。12月5日,中共党刊党网同步转载《纪念陈独秀诞辰一百四十周年》,我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上反复看了六遍,感动得热泪盈眶。

        此刻,爷爷陈光美的嘱托响彻耳边,我人生的心结徐徐解开,肩负的责任缓缓放下,心中涌起了“家事今日已了,国事尚需努力”,我要感谢习近平总书记及中共领导集体的恩德,并代表我的家人,向习近平总书记及中共领导集体的英明伟大致敬。我深深知道,这篇《纪念陈独秀诞辰一百四十周年》的文章来之不易,凝聚了习近平总书记及中共领导集体的关心关爱,凝聚了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同志们的心血,也承载着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博士生导师、陈独秀研究专家郭德宏先生的遗愿。

        我还要告诉那些质疑我爷爷陈光美身份的人士,在陈独秀冤污洗涤之后,为了你们不再纠结,我郑重声明:我与陈独秀相隔世纪,素未相见,也无关系,没有打着他的旗号,或者沾他的荣光才有今天之成就,至于陈独秀是不是我爷爷陈光美之父,你们去问陈独秀,不用问我。从今往后,我希望全世界的人们记住,陈独秀是陈独秀,我是我,二十世纪的东方,有颗文曲星,名叫陈独秀,他开创了中国共产党。二十一世纪的东方,我陈恩田,英文名CANUTE,我将带领世界和平丝带组织,追随习近平总书记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倡议,为世界和平与发展奔走效力。

(作者为世界和平丝带组织领导人)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