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权威发布  >  正文

世界华人报 世界华人网 金日光总编四访朱东海社长

2020年02月07日 02:15:00 浏览:72174次 来源:世界华人报
世界华人报 世界华人网

金日光总编四访朱东海社长

 


        问:朱社长,你的预测准得惊人,远的不说,就从2020年1月10日我着手采访你的第一篇《金日光总编专访朱东海社长谈台湾大选问题》起,从台湾选举结果到而今武汉肺炎疫情,无不被你灵验说中,许多热心读者粉丝再三要我向你转达敬意与祝贺⋯⋯
        答:金老还“祝贺”呢?眼看同胞受难、国家遭殃,我心如刀绞,宁可是我预测错了啊!
       
        问:也有星相师说过了前天2月4日立春,疫情就会逐渐转弱?今天网络也盛传:美国研制的一种抗病毒新药——瑞德西韦,已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临床试验成功,试验者96%的肺部OK了⋯⋯
        答:临床试验哪有这么快,绝对不可能!我认为正相反,这整个2月才是疫情的高峰期,而这场瘟疫恐怕仅是一次“热身”而已,还有其它劫难正在前方等着哩!不过该来总会来,国难当头所有中华儿女炎黄子孙义无反顾、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在习中央坚强领导下英勇顽强,战胜各种天灾人祸!

        问:1月29日,社长在《武汉不明肺炎疫情可防可控可愈——金日光总编三访朱东海社长》一文开头就果断预测:“未来一个月内是疫情高峰期,三个月左右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现在是否仍然算数?
        答:当然算数。我始终判断这场瘟疫最迟于今年5月底前灰飞烟灭、寿终正寝!

        问:记得社长在2017年3月两会期间就曾对我说过“感觉2020年3月无两会”这句举世绝伦的话,结合你后来2018年著名的访谈《胡扯——专访社会活动家、资深媒体人朱东海先生》和2019年《朱东海笑谈四大敏感问题》文章里对“2020年国家有大劫难及领导人运气不好”等等的论述,我一直担心并向国家高层频递警报,现在看原来是虚惊一场——由于这次疫情,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2020年3月5日和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3月3日肯定召开不成了,你说是吧?请再测测!
        答:未来之事,我作预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已来之事我“宁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
决不因预测而预测

        问:请社长还是再赐答一二吧!这可是海内外读者朋友们头等关心的大事,大家最想听你揭示“天意”,包括你曾经预测的国家政权的稳定与领导人个人健康等等问题?我作为一名教授、科学家,今年86岁,担任全国政协委员 20载、常委 15 载,深蒙历届国家领导——邓小平总设计师到习近平总书记的关怀,而朱社长1989 年就有幸在福建宁德见到习总书记⋯⋯
        答:在我心里“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黎民苍生才是第一位。既然灾难已如期而至,就是天塌下来也要义无反顾去顶住,即使“天命难违”也要把天捅个窟窿!这时大家需要的是这种正气冲天、人定胜天精神,别管它“天意”不“天意”!

        问:好。1月3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称与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当晚就造成各地市民恐慌抢购,你怎么看?
        答:笑话,如此世界级难题岂是这么容易“研究发现”?上海药物所与武汉病毒所分明是恶意误导!之所以称它“恶意”,是因为明知自己消息发布后会引起群众恐慌抢购和扩大疫情传播危险,这就是恶意!任何在特殊时期胆敢制造这种不负责任的恶毒讯息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类同瘟疫、罪该万死,必须秋后算帐!

        问:现在市场上最紧缺的是口罩,到处强烈反映和抱怨“一罩难求”,你在11月29日《武汉不明肺炎疫情可防可控可愈 ——金日光总编三访朱东海社长》里就那么有预见性地反对滥用口罩,这口罩到底都弄到哪去了?
        答:我认为口罩资源确实紧缺,但不至于紧张成这样,这中间有诸多不合理的问题一言难尽!据知仅海外华人华侨每天就捐回多少口罩?都到哪去了?有关职能部门应加强管理,对各种恶劣不法行为应狠狠打击——尤其要允许和发挥舆论监督作用,鼓励人人举报,处处形成透明机制,这些阴暗与丑恶才无处可躲!另外要阐述口罩并非非戴不可,纠正滥用、浪费口罩弊端,我看每天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起了好的示范:在座官员都不戴口罩,而台下那些金贵记者们就相形见拙了⋯⋯

        问:你提倡征用酒店补充医院的设想,好像武汉那边这几天已付诸实施?
        答:我主张“对于不是濒危患者最好不住医院”而住“酒店”,还有另一层更重要用意:即对患者目前还沒有特效药,关键要施以关怀静养,提高人体自身免疫力和抵抗力,而不是暴躁、冷漠地予以隔离控制!
       
        问:有个别读者称这几天按你的黄芪水喝,真的连平时容易鼻塞的症状都没有了!社长的另一方“松针茶”可予公开?
        答:首先声明我这两方是给自己与家人试喝的,千万不可随意彷效!松针茶是:鲜松针、金银花、马鞭草各3份 百部1份。黄芪水适用于偏寒体质,有普遍培本固表功能,现在又属寒冷季节,很适合于预防;松针茶只适用于偏热体质以及稍有肺部炎症咳嗽者,更符合于治疗。这场疫情虽然气势汹汹、传染性超强,出于“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微观上讲是不得了,如临末日;但如以道家的“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宏观上看,就是虚惊一场——就是一场流感而已,死亡率还没流感高,届时药到病除,没药到病也能除,人为恐慌比疫情本身戕害十倍!

        问:社长对我近来阐述的抗疫中药理论有何见教?
        答:金老运用第四统计力学群子理论分析中药药性参数,对科学选配中药具有划时代意义。与当年以化学元素表阐述“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受邓(小平)、胡(耀邦)赏识和以科学理化定律解释“三个代表”理论受江(泽民)、胡(锦涛)青睐,我这个科学化学盲真是无法望您项背!

        问:面对这场天灾,社会上却更多地抱怨是“人祸”:比如说去年12月27日就有武汉医护人员被感染,从华春莹答记者问中也得知,中国政府1月3日开始就向美国通报疫情了,而1月20日才向国内民众公布,造成人传人疫情蔓延恶果等等⋯⋯
        答:所有这些我心里也在嘀咕。但用句经济领域的话:“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是谁在裸泳。” 这个时候趁机起哄,不管多么理直气壮都无裨于事,现在当务之急是安定团结、同心同德,而不是指责发难、挑拨添乱!

        问:读者在等着读社长的文章,就采访到这里,你最后再说几句重要的吧?
        答:我想自作多情地把所有领导人视为闺蜜,聊句私心话:所谓月有阴晴圆缺,人生有好运也有孬运,现在前途“山高路远坑深”,需步步留心,不比六、七年前国内反腐败人心所向、国际又值俄乌大事件左右逢源,要时刻有居安思危意识,严禁下面阿谀逢迎、报喜不报忧恶习,拋弃“厉害国”、实现中国梦,力精图治、砥砺前行!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