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要闻  >  国际专题  >  正文

美国专家预测新型冠状病毒发展后的三种结局!

2020年02月29日 00:29:00 浏览:55140次 来源:历史大探究 供稿
来源:凯迪社区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让多个国家拉警报,世卫组织宣布其为国际公卫紧急事件。人们关切这个新病毒将如何销声匿迹,科学家预测有三种可能情境。

        继世卫组织于1月30日将武汉肺炎疫情定为“国际关注的紧急公共卫生事件”,隔天,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宣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并发布命令自2月2日下午5点起,拒绝过去两周去过中国的外籍旅客入境美国。周六(2月1日),澳洲亦跟进宣布采取类似的入境禁令并且立即生效。此外,全球60多家航空公司暂停往来中国的航线。

        在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初期即采取此等限制旅行的大规模行动,美国卫生部门高级官员周五在白宫记者会上解释,医学界对这个新病毒所知不多,包括它的潜伏期、传染力、传播方式及速度、无症状感染的程度、检测的准确度,以及严重性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说,目前武汉肺炎疫情“对美国公众造成的风险是低的”,所有的预防工作目标是“努力维持这个低风险”。

        他强调,这些举措是“渐进且适当的预防步骤”,符合公共卫生的五大基本工作:识别可能有症状或可能患有该疾病的人、诊断、隔离、治疗,以及追踪病患接触过的人。

        那么这个现阶段仍有许多未知数的新病毒疫情,将如何销声匿迹?传染病学专家模拟了三种可能情境。

1)通过全球公共卫生干预措施控制病毒的传播

         这是最理想的结果。

         2002年末出现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蕯斯或“非典”),它的起源也是一种冠状病毒,部分科学家说目前的2019-nCoV是SARS近亲,而且都是由动物“跳跃”到人体。

        到了2004年,SARS基本上消失了。依WHO统计,2002年末和2003年末,SARS感染了8,096人(主要在中国),在17个国家中杀死了774人。

        乔治亚州艾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全球卫生医学教授杰西卡・费尔利(Jessica Fairley)告诉Vox新闻:“SARS是各国政府采取公共卫生干预措施,有效阻止病毒蔓延的经典案例。”

        在SARS爆发期间,多数国家及地区的卫生当局都致力于“尽快发现病例以及隔离感染者”,这样可以争取在病例本身免疫系统抵抗病毒前,不会将病毒传播给任何人的黄金时间。

        然而这个举措需要相关部门的通力合作。费尔利举例说:“医生寻找病毒,卫生官员对每个病例进行深入调查,找出与其接触的人,并在医院采取严格的感染控制措施。”

        “此外,其它部门要采取措施限制旅行,在机场筛查入境旅客,必要时立即隔离。”她说。

        不幸的是,这个可能情境仍存在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无症状感染力不明

         截至目前为止,医学界对新型冠状病毒所知有限,根据美国卫生高级官员的说法,2019-nCoV的最大挑战之一是:无症状感染。

        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at)所长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周五在白宫记者会上在说到新型冠状病毒很难控制时举例说,它不像伊波拉病毒(Ebola),后者的患者只有在出现症状时才会将病毒传播给他人,但新型冠状病毒的无症状感染力有多大,科学家仍然不清楚。

        WHO在2006年回顾SARS爆发时说,如果SARS病例在发病前就具有传染力,那么要控制这种疾病就会变得“更加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

        福西指出,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具有无症状感染特性,将使得筛查工作更为困难。雷德菲尔德周五表示,美国出现的前六名病例中,只有一位是在机场筛查出来的。

病例检测结果不稳定

        另一个挑战是,病例的检测报告结果不稳定,也增加了防疫工作的困难。雷德菲尔德表示,根据美国前六名病例的临床诊断数据,有些人的检测报告出现反反复复现象,一下子呈现阳性反应,一会儿又变成阴性反应,三天后又出现阳性反应。这样的情况会使卫生官员无法确定要隔离多久的时间才能万无一失。

2)病毒在感染所有或大多数易感者后自行灭尽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家迈克尔・米纳(Michael Mina)指出,疾病爆发有点像是火灾,病毒是熊熊火焰,易受感染者是燃料。后者用尽后,大火会自灭。当病毒找不到受体时,就会自我了结。

        他说,2015年到2016年发生在波多黎各和南美洲的兹卡病毒(Zika,又译寨卡)大流行的终结,就是属于这一类的情况。

        “成千上万的人被迅速感染”,米纳说,“最终容易被感染的人越来越少了。”

        2016年,波多黎各被兹卡病毒感染的病例超过3.5万,随后逐渐减少了。现在,兹卡病毒虽然在巴西仍出现病例,但为数很少,在波多黎各也不再出现大流行。

        新型冠状病毒的结局是否会和兹卡病毒一样,米纳说很难论断,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它的覆盖面会有多大,有多少人容易被感染。”

        新型冠状病毒有可能在中国“大量燃烧”,具有完善隔离监控系统的国家或许可以阻断火苗。

        费尔利说:“通常爆发时会出现一个高峰,然后下降。问题在于我们是否能够完全控制它。”

        不论如何,这并不是理想的情况,因为可能涉及成千上万的人死亡。


3)新型冠状病毒成为日常生活中的病毒

        2009年,一种新的H1N1流感病毒株在全球大范围流行。“但是,过一阵子,它成为我们每个流感季节中的一部分。”米纳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资深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Amesh Adalja)说,目前有四种冠状病毒株以普通感冒或肺炎的形式感染人类。新型冠状病毒或许是成为季节性病毒。不过,他强调:“世事难料,这只是一种可能。”

        这也不是个好结局,因为人类并不需要再多一种常见的病毒。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