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直击港澳台  >  地方新闻  >  正文

香港隔离病床告急,新增确诊出现“无头”病例

2020年04月01日 00:00:00 浏览:57530次 来源:大公网 供稿
        随着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持续飙升,香港公立医院负压隔离病床“爆棚”,41位确诊患者至今尚未安排住院。有居在深水埗劏房的21岁男子,确诊超过40小时后才被送往医院。

        今日(31日),香港岛东医院联网总监陆志聪对媒体表示,对于有多名确诊患者要等候数天才获安排住院,他承认做法相当不理想,对此感到抱歉。香港疫情每日有不同变化,如出现大型爆发,有可能需要增设临时医院。他认为,随着二线隔离病房启用,情况会得到缓解,香港医管局也在研究确诊患者等候入院期间给家属更多支援。

香港岛东医院联网总监陆志聪/资料图片

        医管局高级行政经理源柏梁说:“由普通病房改装的二线隔离病房,已符合美国疾控中心要求,病房每5分钟换气一次,房内的空气经过滤器稀释后才排出室外,对于腾出一线病房有很大帮助”。

        香港今日新增确诊32例,累计确诊达到714例。昨日新增确诊41例,当中34人有外游纪录,包括17名留学生;7人无外游纪录,4例感染源头不明,包括31岁西九龙总区男性警察。该确诊男警驻守西九龙总区,隶属机动部队,过去14日无外游纪录,曾参与反罪恶巡逻。香港卫生防护中心称,男警前日(29日)发烧到明爱医院就诊,他上周五(27日)休假,曾与3至4名朋友在西九文化区野餐,翌日(28日)上班,没有和同事吃饭,家人以及野餐的朋友将接受检疫。

        香港警方昨日也发声明,指出已向卫生署提供男警近日的工作记录资料,一名警务人员被界定为密切接触者,正接受居家检疫,等候卫生署方面作进一步安排,相关警署设施已进行消毒。

         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称,男警与上周四确诊的22岁深水埗警署女警并无关连,目前他的感染源头不明。除男警外,昨日另有3例源头不明的确诊病患。张竹君表示,当下每天都有源头不明病例,传播途径不明显,单靠追踪并隔离密切接触者未能截断传播链,情况令人担心,呼吁大众如无必要别外出。

公立医院隔离病床不足

        目前,香港公立医院负压隔离病床供不应求,41位确诊患者至今没有被安排住院,包括昨日新增的29位确诊患者,以及早于上周五(27日)确诊的一名36岁男子。

        医管局昨日起将符合特定条件的康复中病人转到普通病房改装的“二线隔离病房”,减少确诊患者等候住院的时间。截至30日中午,公立医院整体负压病房使用率为77%,负压病床使用率为65%。

        医管局总行政经理刘家献当天在记者会上说,部分医院的隔离病床使用率已达100%,“用得非常紧”。刘家献表示,医管局一个月前已从辖下七个联网里面,物色普通内科病房改装为负压病房,大概400张病床;将病情稳定的患者转至这些“二线病房”,条件包括距离病症出现已超过10天、过去48小时无发烧、无呼吸道病症及吐泻、不用吸氧以及血液测试有进展等;有关病房将陆续于本周内启用,希望可以腾空现有的“一线”隔离病床。

        医管局行政总裁高拔升昨日接受电台访问透露,如果确诊病例出现“几何式”飙升,可能需要改变照顾模式,包括让康复中的病人出院在家隔离。

        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认为,当下疫情非常严峻,“有一点点进入失控状态”,由欧美国家传入的确诊病例至今约有200例,推算香港随时会出现2000例本地病患。他指出部分患者在确诊后7天开始产生抗体,病毒量会减少,建议可逐步将病症轻微的患者由最高级别隔离病房转至二线病房,随后转送至骏洋邨或其他隔离设施,再居家隔离。

        不过,港大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对医管局建议有保留,认为最多只能将轻症者送去检疫中心继续隔离。中大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则建议设置临时医院,接收病情轻微的病人,当所有场地用尽,最后也要考虑让病人家居隔离。

有人等床位等了40个小时

劏房空间狭窄,容易造成气溶胶病毒传播/大公报

        酒吧工作的黄先生上周六(28日)晚获香港卫生署通知确诊新冠肺炎,由于隔离病床不足,过去三天他只能在不足22平米的劏房里面家居隔离。

        他昨日上午给电台打电话吐槽,不满政府部门互相推卸责任:“政府一直没有安排(住院),只叫我留在家等救护车,一等就等了两天,打电话问不同部门都没有回应。”

        黄先生说,卫生防护中心资料一度显示自己已被送往广华医院,但他仍在家中。黄先生批评政府处理患者的安排混乱,增加其他人感染风险。他非常担心一起住的母亲受感染,“妈妈可能本来没事,这样住在一起会得病。”

        直到昨日下午近一时,黄先生终于由救护车送往屯门医院,不过延迟了足足有两天。黄先生家中养有一只狗,也已由渔护署送往检疫。据了解,患者与母亲同住基隆街唐楼一劏五的劏房单位,同屋另有四个住户,部分住户担心受到感染,已租酒店居住。

        大公报记者昨日到黄先生所住的唐楼,发现楼高六层,没有升降机,出入要爬楼梯。有五名卫生署人员,穿着全套保护衣为楼层喷洒消毒剂。楼下地铺有商户表示,会用漂白水为全店消毒确保安心。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干事施丽珊表示,全香港有21万劏房、板间房、笼屋住户。劏房户占约七成,拥有独立厕所,其余的板间房、笼屋户的居住环境更差,要共用厨房和厕所。疫情之下,如果一人受感染,恐怕全屋会受牵连。

        独居于深水埗一间劏房的陈先生表示,居住劏房已有七年。近期在新冠肺炎肆虐下,他们劏房户住在狭窄空间内,空气难以流通,出入又经常与其他劏房邻居擦身而过,属于高危传播病毒之地。然而担心也没办法,又无能搬往环境更好的地方,唯有少出街,在家中都会戴口罩以加强防御。

陈先生居住劏房已有七年/记者黄庆辉摄图

        工程师陈智敏指出,板间房、笼屋户的共用厕所一般比较残旧,年久失修,劏房单位的厕所大部分不符合屋宇署规定,未必装有U形隔气口,担心同住者确诊病毒经渠道传至其他单位,引发感染。

        梁子超表示,面对隔离病床不足,医管局不得不让确诊者暂时家居隔离,有关安排“不理想,但没办法”。他指出劏房户的空间狭窄,增加气溶胶病毒传播,建议住户如果有窗户,要长期打开令空气流通;如果使用公厕,最好事先用酒精消毒,用后放下厕所板冲厕;接触公共设施后,切勿用手接触眼口鼻。

来源:大公报、大公文汇全媒体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