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105岁病毒幸存者发出警告:100年前的9个错误,我们正在重演

2020年04月02日 00:11:00 浏览:54749次 来源:中国正能量 供稿
作者:桌子先生
来源:桌子的生活观
        在病毒面前,人类的命运总是惊人的相似。

        昨天,一名亲历过1918年流感病毒和2020年新冠病毒的老人,讲述他如今的感受。

        这位105岁的老人,是来自西班牙的佩纳,大流感爆发时,他只有4岁,住在西班牙北部的一个小渔镇卢阿尔卡(Luarca)。

        佩纳所在的小镇住着2000人,其中就有500人被夺去了生命,棺材和掘墓人稀缺,尸体堆积在太平间和墓地里。

        佩纳说,每天,当他站在窗口,就可以看到送葬的队伍穿着黑色的衣服,不断地走向墓地,那副场景,直到今天依然击打着他的心。

        最后,他自己也染上了病毒,几乎无法走路,只能靠四肢爬行。

        医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让他用桉树和海藻煮沸后进行蒸汽浴,不知道是自己抵抗力起了作用还是什么原因,熬过了很久,佩纳才奇迹地逐渐康复。

        虽然年事已高,佩纳依然很清楚全球现在正在发生什么,他感到很难过,担心类似的悲剧会在今天重演。

        “请一定要重视这场病毒,它带来的灾难你想象不到,我不想看到同一件事重复发生,它夺去了很多生命。”佩纳警告说。

        1918年的那场流感,全球所有国家无一幸免,当时全球总人口17亿,其中就有5亿人感染,超过5000万到9000万人死亡。

        当时的尸体用堆积如山已经不足以形容,它造成死伤的人数和带来的损失甚至比第一次世界大战还要惨烈许多倍。

        但人们对于痛苦的记忆总是倾向于遗忘,如果对比这两场疫情,我们会发现,人类重复了太多曾经犯过的错误。

1  

1918年,医生警示被无视
2020年,医生警示被训诫

        1918年3月的一个星期一,在美军的训练营地,上千名士兵出现感冒症状,医院主管施赖纳上校看了情况后,意识到一种高传染性的疾病正在蔓延。

        上校迅速向美军总司令部发去电报,称“许多士兵感染流感死亡”,务必引起重视。

        但是,他的警告并没能引起半点重视,随着战争,美国士兵将病毒传播到了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可是,无论情况多么严重,英美等国的政府官员和媒体,都在拼命地粉饰太平。

        纽约卫生部部长科普兰说:“纽约没有危险”。

        洛杉矶卫生官员鲍尔斯伍说:“没有惊慌的理由”。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武汉刚刚出现新型肺炎疫情的时候,专家说“可防可控”,吹哨人被训诫。

        日本恐怖邮轮出现的时候,神户大学传染学教授岩田健太郎换了几个身份上船查看。

        后来,这名教授被训诫,被赶下船,发布的东西被删除。

        美国爆发疫情的时候,Anthony Fauci博士发出了警告:新冠病毒非常可怕,会对美国人造成严重的公共健康威胁。

        之前他一直站在特朗普后面,而后来人们发现Fauci已经消失了。

        一时间,Fauci的名字登上推特热搜,许多网友都开始寻找Fauci博士的下落。

        政客一味地只知道隐瞒,但,病毒的传播岂是能瞒住的?


2  

1918年,集会娱乐照常进行
2020年,人群同样大规模聚集

        1918年,在媒体各种轻松愉悦的报道中,商店照常营业,大型艺术展照旧举办。

        10月14日,报纸上写着:无需惊慌,纽约的教堂、学校、以及剧院不应被关停。

        甚至各地的夏日舞会和传统体育活动都开始小规模复苏,各种剧院和音乐厅也都挤满了人,为病毒滋生提供了绝佳的场地。

        在英国伦敦,一位夫人不顾自己的流感症状,带着儿子一起去剧院看戏。

        两天后,她便病逝了。4个月后,她的儿子也死了。

        很快,流感传遍了伦敦,死亡阴影开始笼罩全城。

        在费城,预定9月28日举行为战争筹款的盛大游行,医生们竭力劝说市政厅取消这次游行,但遭到了粗暴的拒绝。最终,游行如期举行。

        三天之后,费城31个医院的每张病床上,都躺满了流感患者,1918年最后4个月里,该市有12000人死于流感,到处凄凉一片。
        2020年,新冠肺炎在国外流行时也是一样,大规模的集会、活动照常举行。

        美国27000名选手参加的洛杉矶马拉松如火如荼。

        意大利一年一度的“橘子大战”也未受影响,有15000人参加。
         直到现在,印度政府下令“封国”,然而菜市场里依旧人山人海,且大多数没有戴口罩。
         密集的人群,为新冠病毒的传播,创造了绝佳的条件,疫情的扩散范围,也随之越来越大。

3  

1918年,无特效药,迷信偏方
2020年,无特效药,迷信偏方

        和如今的新冠一样,1918大流感是没有特效药的。

        所以,当时的人尝试各种五花八门的疗法,比如吃大量的洋葱,在此期间不刮胡子,不洗澡,也不换衣服;再比如吃煤油蘸糖;或者在脖子上挂含樟脑的袋子。

        巴塞罗那当时的一份报纸上说,桉叶油醇对治疗流感有效,于是所有药房顿时门庭若市,人们蜂拥着前去抢购。

        但是,除了提供心理上的安全感之外,这些“疗法”实际上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102年之后,医学虽然更加昌明,但人们依然迷信各种偏方。

        当有消息说双黄连对新冠病毒有抑制作用之后,淘宝上连给鸡吃的双黄连都被抢购一空。

        伊朗胡泽斯坦省,331人为了预防新冠肺炎误饮假酒,其中256人因酒精中毒生病,20人死亡。
        印度200余名印度教徒在首都德里举行喝牛尿活动,一名与会者说,最好还在牛粪中洗澡,这样可以预防新冠病毒。
        日本有谣言称花岗岩能预防新冠肺炎,一时间花岗岩的价格疯涨,而且很快售罄。
        100多年后,人类依然没什么长进,曾经犯过的错误,还会重新再犯,这或者就是人性。

4  

1918年,有人趁乱发灾难财
2020年,有人趁乱发灾难财

        1918年英国《诺丁汉日报》上说:“奥克索(一种浓缩牛肉汁)能强化人体免疫力,以抵抗流感侵袭。”

        实际上,这是收了钱之后在报纸上做宣传。

        同样在报纸上得到大力宣传的还有阿司匹林、奎宁、麦乳精、艾利油、威士忌等各种药品或偏方,引起了人们一大波的抢购潮。

        这些药品一个接一个地卖断货,但流感依旧疯狂肆虐,人们依旧大量地死去。

        由于去世的人太多,私人殡葬公司坐地起价,涨幅高达600%,还有些不良殡葬贩子,把棺材也标上高达几倍的价格,死也死不起了,这让那些正在受苦受难的人雪上加霜。

        或许人性在利益面前就是经不起考验的,过去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新冠疫情中,有人高价卖口罩,有人卖假口罩,还有人回收废弃口罩再卖。

        美国N95口罩涨价11倍,不法商贩囤积居奇,一盒口罩售价高达220美元。
        还有某些药物,疯长到平时几倍的价格。

        疫情之下,本来老百姓的日子就够难过了,结果,还要被骗,被讹,那些发疫情财的人良心不会痛吗?


5  

1918年,听信谣言虐杀动物
2020年,动物仍然无辜丧命

        1918年,疫情大规模爆发后,人心惶惶,各种谣言也层出不穷。

        有人说,狗身上携带了流感病毒,会传染给人类,于是,警察开始捕杀街上的流浪狗,人们也开始杀掉自己家里的宠物狗。

        这一幕,是不是很熟悉?

        新冠疫情中,温州永嘉因为有两名外来人员被确诊,全村的狗都被活活打死。

         一名网友因疫情被隔离的时候,他寄放在收费站的宠物猫狗,被活活焚烧。
        还有宠物猫狗的主人,自己亲手把宠物摔死。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抽刃向更弱者。

        面对疾病,恐慌是正常的,但用伤害动物的方式去消弭恐慌的人,既弱且坏。


6  

1918年,美国成功甩锅
2020年,美国继续甩锅
        1918大流感还有个更普遍的称呼——西班牙流感。

        这场流感并非发源于西班牙,为什么会这样命名呢?因为,美国成功地将锅甩到了西班牙身上。

        一战期间,西班牙是一个中立国,没有参与战争,当时的新闻也没有管理,所以就大篇幅地报道有关疫情的消息,连国王也感染了。

        而当时疫情最严重的英美法德等参战国,因为战争的原因,不准报道疫情相关消息,于是,英美巨头就顺水推舟地,将这次流感称为“西班牙流感”。

        其实1918年的流感病毒普遍被专家认为是起源于美国,但美国挖空心思地往别国身上甩锅,西班牙对于这个命名抗议了100年,但还是没有什么结果。

        在这次肺炎疫情中也不例外,美国在病毒起源尚且不明的情况下,多次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企图故技重施,让中国背上后世的骂名。

        只不过这次,世界局势和百年前不同,美国也没有那么容易得逞。

        为此,世卫组织专家也特别提出规定,不能用地域去命名一种病毒。

        与其甩锅,不如想想应对方法,真真切切去行动,不要让这成为历史,不要让自己国家的人民蒙受损失,这才是一个大国首领真正该有的样子。


7  

1918年,病毒面前,人人平等
2020年,病毒面前,人人平等

 
        1918年,流感病毒对人类是无差别攻击的,西班牙国王、美国总统、德国皇帝、英国首相、沙特王子都感染了。

        甚至此后的历史进程,都因流感而发生了改变。

        2020年的新冠也是如此,无论多么显赫的政要、明星,都难逃它的魔爪。
        疫情爆发之初,伊朗的政府高层就几乎全体中招。

        3月19日,62岁的摩纳哥元首阿尔贝二世亲王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他是首位感染新冠肺炎的国家元首。
        3月27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发文称,他的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72岁的查尔斯王子,新冠病毒检测也呈阳性。

         曾出演阿甘的好莱坞明星汤姆·汉克斯夫妇双双确诊。

        身份、头衔都是人类赋予的,可病毒不管这些。

        它们公平地游荡在人类社会中,只要有可趁之机,就会将人类作为宿主,开始繁殖。


8  

1918年,伤亡惨重
2020年,惨不忍睹

        英国作家凯瑟琳·阿诺德的《1918年之疫:被流感改变的世界》一书中,记载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1919年初,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一名军人回到位于英国曼彻斯特的家中,但是,等待着他的却不是团圆的喜悦。

        他的小儿子,正躺在婴儿床里咯咯地笑,同一个房间的大床上,躺着死去的妻子和大女儿。

        夺去她们生命的,正是那场恐怖的大流感。

        大流感不仅死亡率高,而且患病者死去的速度也是前所未见。

        在旧金山,一位女士晚上去拜访了朋友,第二天早上就病到瘫痪在床,而她拜访的那位朋友,全家第二天就全部死于流感。

        在印度,病亡的尸体在恒河堆积成山,下游的居民还要如常地洗衣做饭。

        在中国同样如此,当时的广州、上海、云南、北京都爆发了疫情。

         “一村之中十室九家,一家之人,十人九死,贫苦之户最居多数,哭声相应,惨不忍闻。”

        巨大的天灾人祸面前,生命是如此脆弱轻飘。

        在这一次新冠疫情中,美国纽约的医院,24小时内就有13名患者孤独地死去,医生绝望地说:我们不得不用卡车来装尸体。

        意大利的教堂,堆满了存放遗体的棺材,整个教堂再没有多余的地方来容纳新送来的市民。

        当地的墓园,每30分钟就要举办一次葬礼,火葬场24小时运转都无法解决不断增加的遗体。

        这样的事情,无论发生在哪里,都是人间惨剧,令人不忍卒睹。

        生死面前,人命如浮萍般飘摇,但对一个家庭来说,却有千钧重量。

        所以,面对疫情,一定要心存敬畏,一定要慎之又慎。


9  

1918年,从未真正战胜病毒
2020年,从未真正战胜病毒

        1918年流感疫情结束后,有专家看到天花病毒被消灭后,于是就放言说人类可以战胜病毒,病毒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后面又出现了没有特效药的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还有这一次的新冠病毒,专家被啪啪打脸。

        我们反思一下,1918年的流感病毒那么凶猛,人类最终打败它了吗?

        不,它没有被打败,只是变异了,隐藏起来了。

        现在,我们每年还在遭受流感病毒的轮番攻击。

        2020年的新冠病毒,我们也没有战胜它,在病毒面前,人类用的手段太少,唯一能对付它的手段,只有隔离。

        病毒向人类发起的每一次进攻,教训都是惨重的。

        但很可惜,“历史给人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未在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

        所以,流感、非典、新冠,才会一次次地改头换面,卷土重来,每一次,它们都大胜而归。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只是,人类还能抵挡几次大规模病毒的攻击?每一次的悲痛惨烈,我们又是否能够承受?我们留给后世子孙的,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这些问题看似宏大,却是与我们每一个普通个体都息息相关的,绝非杞人忧天。

        历史和现实已向我们发出无数次警告,倘若听而不闻,必定会滑
向更深的深渊。

        对自然少一丝傲慢,多一些敬畏吧,这才是长久的生存之道。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