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被谣言包裹的网红医生,保护我方张文宏

2020年04月08日 00:40:00 浏览:58404次 来源:博士学者圈 供稿
        前两天,微博上有个热点,爆红网络的张文宏医生主动自曝收入,乃国内公示财产第一人。

        张文宏医生八年硕博连读后留学,现任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自爆年收入XXX万。
        1.华山医院呼吸科主任,工资奖金年入X0万。
        2.国家重点项目学科带头人,年入XX0万。
        3.每年在全球顶尖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一篇署名论文,专利费X万美元。
        网友纷纷表示,对于他这种高水准的专业医生,年薪百万算什么,张文宏医生凭借实力优秀。

        在网络世界中,一直弥散着以窥人隐私为乐事的娱乐化风气。

        国内疫情逐渐平缓,于是人们的目光也都偏了。

        热爱吃瓜的群众是如何翻出这些道听途说的边角八卦,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清醒如张文宏,会做出这种“自爆”的事情?

        张文宏医生一直致力于隐去自己的身影,正如他曾经说过的,
        当新冠大幕落下,我自然会非常silently走开。你再到华山医院来,你也很难找到我了。我就躲在角落里看书了。
        但是媒体们并不会放过他,一波又一波的舆论也总是把他推到前列,更是通过种种敏感的话题点,从他身上攫取流量。

        比如,关于张文宏医生自爆财产,某些营销号火速跟上队列整齐,挑衅意味颇浓,《张文宏打响财产公示第一枪?会有人打第二枪吗?》

        网络世界的污浊和恶意,无由来地施加在他身上。

        这把枪的瞄准镜中,只有张文宏医生一人耳。

        在昨天财新网的对话张文宏采访中,关于个人财产和家庭的种种议论,张文宏医生态度坚决表示否认。
        华山医院并不实行年薪制,而科研属于工作任务,并非营利行为,不存在借此获得大笔收益的情况。
        张文宏医生说,本来没有必要做出回应,但是这些谣言对于关心我的人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言辞恳切,更是对自己身上“特殊关注”的无可奈何。

        人们对于张文宏医生的窥探,已经到了这个低调医生不想被打扰的边缘。


        娱乐明星天天喊,给我们一点私人空间,多多关注我们的作品。

        为什么到了一个勤恳务实的医生这里,却屡屡窥探他的家庭和收入等种种隐私?

        甚至不惜以“国内还有其他倌员敢公布财产”这样指向性明显的对立,让他成为活生生的箭靶子呢?

        还以“相比于XXX,我更喜欢张文宏”这样贬一捧一的手法,掀起舆论争论。

        可以赞扬他,但请不要为他树敌。

        喜欢他,就别毁了他。


        当张文宏以一句“党员必须得上去”的直抒胸臆第一次进入公众的视线时,人们直呼“这个医生不一样”。

        因为“接地气”和“说人话”,张文宏医生屡屡斩获流量,堪称医学界“李佳琦”。

        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医务工作者,都能从他的话语和旗帜鲜明的立场中,感受到踏踏实实的关心和建议。

        关于让医护人员上一线,他这样说道,
        党员的口号你平时喊喊可以,但这个时候,必须马上给我上去。没有讨价还价,必须得上去。
        第一批人实在是太累了,我们不能欺负听话的人。

        这是他对医护人员的看法,
        医务工作者现在最缺乏的是关心,医务人员没有受到伤害了,做起事来才会有劲。
        我不鼓励加班加点,抛弃家庭,无休无止工作是不人道的。对于普通人它就是一份工作,不要用高尚来绑架别人。

        他还对在家隔离焦躁不安的人们说,
        你们在家不是在隔离而是在奋斗,再闷两周,争取把病毒闷死!
        他打破了公众对一名医务工作者的想象,
        我疲劳的时候就喜欢追剧,看那种非常无聊,不用动脑的电视剧。
        运动很好,但是太累了,有的健身房只开了几个月,还把我的钱给卷走了。



        当人们对各种云山雾罩的说法要靠仔细揣摩才能理清逻辑时,张文宏医生的话语简单犀利,浅显易懂直击重点,破开迷雾重重。

        当有人热心塑造各种伟光正的人设誓要比白玉还无暇时,张文宏医生说,我就想普普通通,拼命把自己拽向人间。

        人们对翻来覆去的车轱辘话厌烦至极,对各种高高在上好为人师表示鄙夷时,却不会反感这个碎碎叨的中年医生,甚至还觉得有一丝可爱。

        没有假大空,也没有强行高尚,更没有将简单道理复杂化,单刀直入张文宏,让每一个人都直呼“爽”。

        还有人说,张文宏医生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鸡汤杀手。

        有人问,你会想你的母亲吗?张医生回答,哪一个正常人会不想念自己的母亲呢?


        有人问,您当初为什么选择了感染病学?张医生回答,对我个人不要采访,没什么意思,我就是一个乡下人跑到上海,读完书留下来工作而已。

        当人们企图强硬地给一些故事附加所谓深刻的意义,结果流水化的模板下来,人人面目模糊失去个性。

       “绝情”的张文宏不按套路出牌,识破话术背后的窥探,伸出指尖戳破虚幻。

        真诚,耿直,毒舌,率直,不想立人设,更不想被造神的张文宏,还是因为人们的赞赏拥戴,在每个人的唇齿间传颂。

        但是,在人们的敬仰和喜爱中,更多了一份关怀。

        保护我方张文宏,别让不一样的张文宏,变成一样的张文宏。

        等到有一天,疫情散去,我们就遵从张文宏医生的心愿,让他默默地走开,有一个闲暇的时光,可以好好看下肥皂剧吧。

        对一个人好,就是让他按照自己觉得舒服的方式过下去。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对普普通通张医生的心愿。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