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市场  >  研究数据  >  正文

一夜间倒欠银行,投资者如何陷入原油宝巨亏惨案?

2020年04月28日 00:15:00 浏览:55447次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供稿
         4月21日凌晨,国际原油市场出现了史无前例的负油价,导致中国银行(以下简称中行)原油宝的投资人不仅血本无归,还倒欠银行一笔。这是一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投资惨案,却因为对风险的轻视和不专业的操盘将投资者们带进了深渊。
记者|张从志
抄底油价

        李宝军今年49岁,河南人,在郑州做机械加工生意。在原油宝上,他亏完了450万本金,现在倒欠银行555万元。这笔钱本来是准备给儿子买婚房的,房子瞧好了,撞上了新冠疫情,本打算等疫情过去再买,又遇到创历史的油价暴跌,一下子全打了水漂。

        这些天像李宝军这样的原油宝投资人正在网上密集地组织维权行动,一个新建的微信群不到一天就加满了,五湖四海,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损失金额从几千、几万到几百万、上千万不等。到底有多少投资者(主要为做多客户)被卷入,亏损金额是多少,现在还没有官方公布数字。有人估计可能牵涉数十万投资者,损失金额达300多亿元,也有报道认为,损失应在100亿上下。跟过去两年接连不断的P2P爆雷事件相比,因为发生在疫情特殊时期,牵涉的又是国有大行,原油宝巨亏事件更引人关注。

        原油宝,是中国银行2018年1月推出的一款产品,为境内个人客户提供挂钩境外原油期货的交易服务,按照报价参考对象不同,包括美国原油产品和英国原油产品。其中美国原油挂钩的是“WTI原油期货合约”,英国原油挂钩的是“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这款产品的一个主要特点是去杠杆化,客户交易时需提交100%保证金。而期货本身是有杠杆的,通常是5到10倍杠杆,也就是花10元保证金可以进行100元的交易,从而放大了亏损和收益的风险,在中国,玩期货的是一个相对小众的圈子。


图|人民视觉

        这次中行原油宝巨亏事件涉及的主要就是美国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WTI原油全称是美国西得克萨斯的轻质原油,该原油期货合约具有良好的流动性及很高的价格透明度,是世界原油市场上的三大基准价格之一。所有在美国生产或销往美国的原油在计价时都以WTI作为基准。它和布伦特原油价格都被视为反映当前国际石油市场的参考价格。因为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从今年3月以来,国际原油价格不断下跌。这在国内造成的影响就是抄底原油之声四起,大批个人投资者也纷纷入场。
美国时间4月20日,原油走势

        原油宝是李宝军朋友介绍给他的。他不太放心,3月12日下午,主动找去了中国银行的网点。他是那里的老客户,理财经理和他认识已经有年头了,虽然那会银行已经下班了,但理财经理还是在办公室接待了他。他从理财经理那里获得的信息是,“这个东西安全,不行的话可以提前移仓,大不了就是一个移仓费。”李宝军对原油期货并不了解,他想的是,“这个东西,便宜了就放那,贵了,再卖掉。”

        不到一个小时,李宝军决定入手。在理财经理的指导下,他下载好了一个叫“E融汇”的APP,做了一个10道选择题的风险测评,被评为成长型的投资者,然后一路往下点击,很快就成了原油宝的客户。他第一笔交易是买进5000桶,当时的价格约30美元/桶。一天后,他赚了8万元。油价整体还在下跌,抄底空间越来越大。3月16日,理财经理电话问他:“还有没有子弹?”于是,李宝军再加了一次仓,买进10000桶,那时候油价在25美元/桶上下。总之到最后,李宝军总共持仓21000桶,全部是WTI原油5月期货合约。

        李宝军是个真正的投资小白,他多年经营攒下的积蓄基本只有两个去处,要么是活期储蓄,要么是定期,股票、银行理财他一概不碰。李宝军不喜欢冒险,“从来不赌博,不玩牌,甚至看都不看。”他觉得要不是理财经理说产品没有风险,自己就不会入场。他在原油宝上做每一笔操作之前都会给理财经理打电话咨询,然后才敢交易,而且大多都录了音。他对理财经理的信任一是出于自己不懂期货,二是因为理财经理自己也买了原油宝,李宝军估摸他大概投了五六万。

         4月20日是中行原油宝的最后交易日,中行在这一天晚上10点钟就关闭了交易系统,WIT05合约原油价格停在了10美元左右。一合计,虽然亏了一笔,但李宝军和很多投资者一样都入睡了。原油宝默认的是到期后自动移仓,李宝军打算长期持有,所以不太担心。第二天一大早,朋友给李宝军打来电话:“你看油没有,跌到负价了。”“不可能吧?”李宝军问。

        因为时差的关系,国内停盘后,芝加哥交易所(CME,以下简称芝交所)的原油期货仍在进行交易。最恐怖的事发生在零点以后。北京时间4月21日凌晨WTI原油期货5月合约价格不断下探,到凌晨两点,价格清零;两点零八分,跌入负值;两点29分下跌至史无前例的-40美元/桶,而当日公布的结算价为-37.63美元/桶,这是WTI原油期货合约上市以来第一个负值结算价。

 
被降低的门槛
 
        4月21日,中行原油宝停盘了一天,到22日,中行发出公告,将以芝交所公布的结算价为-37.63美元对投资人进行清算。为了抄底进场的投资人绝大部分都是多头(即看好涨势,趁低价时买进,高价时卖出,以赚取差额,与之对应的是空头),亏完本金不说,还倒欠中行一大笔钱。中行在扣完投资人的保证金后,还通知他们补足欠款,否则就要纳入征信。这下投资人们不干了,当初买原油宝时,银行宣称的是无杠杆,最多亏完本金,他们无法接受还倒欠银行钱的现实。
        在原油宝之前,中国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已经推出了类似产品。银行在其中扮演做市商的角色,投资人并不直接参与期货市场,而是通过跟银行报价实现对原油商品的买进卖出,但只停留于账面操作,所以这些产品被统一称作“纸原油”。实际操作当中,投资人做多和做空的资金首先会在内盘进行对冲,剩余的多头或空头才会被银行拿到外盘去进行平盘。很多投资人虽然知道中行是做市商,但并不理解实际操作是如何进行的,不少人误以为自己的资金直接进入外盘。

        总而言之,银行提供的这条炒油通道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降低了原油期货的准入门槛。期货经纪人章鸣告诉本刊,期货对个人投资者的门槛比较高,而且现在外盘没有完全放开,投资者要想参与外盘交易是一个复杂的链条,一般需要找到有外部资源的期货公司。在资金方面,内盘交易的基本单位一手是1000桶,一手交易至少需要几万的资金,但银行通过不断拆细合约,大大降低了交易门槛,中行原油宝交易起点数量是一桶,递增单位是0.1桶,如果按照30美元/桶的原油价格,只需要200元左右就可以全价买入。
门槛降低为大量散户入场提供了方便。今年国际原油价格暴跌时,中行明显加大了原油宝的推销力度。3月份,在中国银行江西分行的微信公号上就出现了以“原油比水还便宜,中行带你去交易”为题的推文,宣称投资小白也可以参与原油市场。有媒体做了一个粗略统计,发现有9成的原油宝投资者都是期货领域的“小白”。
中国银行江西分行宣传语

        在穿仓以前,章鸣就已经注意到了在市场上卖得火热的原油宝,他找来相关的合约研究了一下,对身边购买了原油宝的朋友也提示过风险,“但大家尝到了甜头,没听进去”。

         他告诉本刊,期货不是任何投资者都能玩的,个人投资者要想进入期货市场,首先要验资,账户资金必须超过五十万;然后是考试,投资者必须到中国期货业协会官网注册考试,全程录音录像,成绩不能低于80分,考试的内容包括期货相关专业知识、投资者对风险的认识等等。章鸣说,以前考试很难,甚至很多专业的期货从业者去考试都有可能通不过,所以被很多人诟病,但去年考试被大大简化了。

         “原油是国际大宗商品里的龙头,也是期货市场的老大,是一个风险很高的品种。即便通过了以上考核,要想获得原油期货交易的权限,新开的账户上必须产生10笔真实交易,最快也需要一周左右。”章鸣说,他曾经遇到过70多岁的老人来找他开户,但因为得知老人心脏不好,他只能选择劝退对方。


负油价的信号
 
         这一次让章鸣感到不解的是,中行将原油宝的移仓日拖到了5月合约的最后交易日。期货圈都知道,最后交易日往往是风险最高的时刻。弘业期货的能化分析师吴海也告诉本刊,越临近最后交易日,市场的流动性越低,价格波动也就越大,风险堆积越高。通俗来理解,就是到最后一天,市场上所剩的交易者数量已经很少了,投机者急于将手中多单平仓离场,相互之间杀价自然更狠了。“大部分做期货的投机者都不会选择在最后交易日离场,而是提前几天。”

        负油价的确超出了人们认知,连教科书都未曾设想过这种情况。但芝加哥交易所已经提前释放了信号,虽然绝大部分投资人都没有注意到这条消息,但银行方面无动于衷却让人疑惑。早在4月15日,芝交所就已经公布完成了零价格和负价格的模拟测试。在这之前,芝交所对交易系统的IT代码进行了修改,允许负油价的申报和提交,还通知了各个会员单位进行了测试。

 
        这条消息在国内很多理财软件上出现过,但迅速被淹没。不过对期货专业人员来说,这是一个强烈的信号。得知规则修改后,章鸣所在的期货公司马上对客户进行了风险警示。“虽然我们并没有预料到油价一定会出现负价,但它既然已经修改了,就说明是有这种可能性的。而且这个消息本身就是利空油价,说明市场对油价已经极度悲观了,这种悲观情绪又会带动油价进一步下挫。”章鸣告诉本刊,在他们提示后,大部分客户紧接着就进行了移仓,赶紧走掉了。其他几家银行也已经提前离场,只有中行“坚守”到了最后,亲历了最残酷的价格绞杀战。

        4月22日,李宝军给自己的理财经理和银行行长都打了电话,他们表示自己也不知道4月15日芝加所修改规则允许负油价这回事。曾在中行工作的黄杰也是原油宝的投资人,这次本金加欠款损失了16万。他问过仍在中行做理财的前同事,对方表示4月15日前后确实收到了内部通知,因为那段时间油价波动比较大,要求他们挨个打电话给客户提示风险。但包括黄杰、李宝军在内的来自不同地方的十余位投资人都反映,他们并未收到过任何有关油价规则修改的提示。

        在22日当天发布的公告当中,中行称:“为排除当日结算价为负值是由于交易所系统故障等非正常原因造成错价的情况,中行积极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及市场参与者联系求证,因此暂停挂钩美油合约的原油宝产品交易一天。”很多投资人据此推测,中行似乎没有为负油价机制做好相应的准备和预案。

原油宝如何定性

        黄杰在中行工作近十年。2018年1月,中行推出原油宝的时候,他成了自己所在网点的第一批原油宝客户。黄杰告诉本刊,银行推出新的产品后,按照惯例要从省行到分行再到支行各个网点层层分配指标任务。黄杰所在的网点当时分到了十几个指标,因为网点的个人客户很少有了解原油期货的,说服他们开户不太容易。为了完成指标,理财经理只好先从身边同事下手。

        黄杰在手机上花了几分钟就开了户,又花三四百块钱买进一桶原油,紧接着卖出,亏了两块钱后,账户产生一笔交易,就算完成了一个指标。之后,黄杰再没有碰过这个账户,直到2019年他从中行离职后去了保险公司,有了时间和闲钱才重新找到了玩起了原油宝。到今年3月,他的账户已经产生了七八百万的流水,当时在全国排四千多名。

        黄杰认为,芝交所修改规则允许负油价出现,也就意味着原油宝的游戏规则产生了根本性变化,银行不仅应当向投资人提示风险,还应该尽快修订相关的投资协议。因为当油价为负以后,中行宣称的无杠杆也就失去了意义。而且在投资协议中关于强制平仓的条款里,载明了投资人账户的保证金充足率下降到50%时,银行应该进行预警,提示投资人及时追加保证金,而且银行有权在投资人的保证金低于最低比例时进行强行平仓,当时的强制平仓线为20%——所以有投资人也将此理解为投资原油宝最多损失掉80%的保证金。不过因为油价一路下跌至负数都发生在原油宝停止交易后的四个半小时内,准确来说是21日凌晨两点以后的半个小时内,所有这些设计好的规则都失效了,恐怕连银行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

        事后除了对中行操盘表现的质疑,在原油宝这款产品本身如何定性上,也产生了不同看法。有认为它是期货的,也有人认为是理财产品,还有人把它当做证券。弘业期货的能化分析师吴海告诉本刊,说原油宝是期货显然不太合适,只能说是挂钩期货的投资产品,而且按照现行银行法规,商业银行是不能直接参与期货交易的。他认为可以把它看做一种连结型证券,“这可以分为两个部分理解,一是银行与客户签订的合约,投资者的收益是挂钩油价的,二是银行会再到外盘购买相应的合约或者委托第三方购买。这一块现在没有明确的监管,处于灰色地带。监管规定银行是不能直接开展期货或证券业务的,所以这块业务本身也是被银监会作为一种理财业务批准的,而没有被视为证券业务,无法纳入证券法监管。”

(李宝军、黄杰、章鸣均为化名,实习生张锦对本文亦有贡献)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