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市场  >  专家观点  >  正文

美学者:未来十年将迎来L型“大大萧条”

2020年05月02日 00:30:00 浏览:58291次 来源:中改1978 供稿
【作者】麦艾文(Evan S. Medeiros)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4月28日发表美国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努里尔·鲁比尼题为《未来十年将迎来L型“大大萧条”》的文章称,由于在全球经济、政治以及中美关系领域存在十个不祥的高风险趋势,未来十年将迎来L型的“大大萧条”。文章内容编译如下: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相关报道截图

         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过后,全球经济中普遍存在的失衡和风险因素由于政策失误而加剧。金融危机和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所暴露的结构性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政府基本上是在踢皮球,这导致了重大的下行风险,使下一场危机不可避免。如今,危机已然到来,风险甚至更加严重。遗憾的是,即使这场“大大衰退”导致今年经济出现乏力的U型复苏,但由于存在十个不祥的高风险趋势,未来十年将迎来L型的“大大萧条”。


经济陷入“大大萧条”


        第一个趋势关于赤字及其必然所造成的风险:债务和违约。应对新冠疫情危机的政策将导致财政赤字大规模增加——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或更多——而目前许多国家的公共债务水平已经居高不下,甚至难以为继。

        更糟糕的是,许多家庭和公司的收入损失意味着,私营行业的债务水平也将变得无法维持,可能导致大规模违约和破产。加上公共债务水平飙升,这只会带来比十年前“大衰退”之后更加衰弱无力的复苏。

        第二个趋势是发达经济体的人口定时炸弹。新冠疫情危机表明,卫生系统必须获得更多的公共开支,全民医保及其相关公共产品是必需品,而不是奢侈品。然而,因为大多数发达国家存在老龄化问题,未来这些支出将给现在就没有经费的医疗和社保系统造成更多的隐形债务。


        第三个趋势是通货紧缩风险不断增大。除了引发更严重的经济衰退,新冠危机还造成大规模的商品和劳动力市场闲置,并导致石油和工业用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暴跌。这可能导致债务通缩,加大了无力偿付债务的风险。

        第四个趋势是货币贬值。由于央行竭力应对通货紧缩并阻止利率不断上升的风险,货币政策将变得更加脱离常规,且影响深远。短期内,各国政府需要使财政赤字货币化,以避免萧条和通货紧缩。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加剧的去全球化导致的永久性的供给面冲击以及新的保护主义只会使滞胀变得不可避免。


政治走向民粹方向

        第五个趋势是数字化对经济更大范围的破坏。随着千百万人失业或者工作机会变少,挣得更少,21世纪经济体的收入和财富差距将进一步扩大。为了防止未来供应链的冲击,发达经济体的各大公司将重新把生产从低成本地区转移到高成本的国内市场。然而,这不仅没有对国内的工人起到帮助作用,反而加快了自动化的步伐,从而减少工资压力,且进一步煽动了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排外主义情绪。

        这便指向了第六个重要趋势:去全球化。这次疫情的大流行加快了已经出现的巴尔干化及碎片化的趋势。美国和中国将更快脱钩,作为应对措施,大多数国家将采取更具保护主义的政策,以保护国内企业和员工免受全球分裂的影响。后大流行世界的特点是商品、服务、资本、劳动力、技术、数据和信息的流动将受到更严格限制。这一点在制药业、医疗设施和食品行业已开始显现,为应对危机,各国政府开始实施出口限制及其他保护性措施。


        对民主制度的强烈抵制将加剧第七个趋势。民粹主义领导人通常会受益于经济疲软、大规模失业和日益严重的不平等。在经济不安全感加剧的情况下,人们会产生让外国人充当这次危机替罪羊的强烈冲动。蓝领工人和大批中产阶级将更易于接受民粹主义言论,尤其是对限制移民和贸易的提议。

中美或进一步脱钩

        这又引出了第八个趋势: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地缘战略对峙。随着特朗普政府费尽心机地把此次疫情归咎于中国,中国也加强其说法:美国在图谋阻止中国和平崛起。中美两国在贸易、技术、投资、数据和货币协议上的脱钩可能将进一步加剧。

        更糟糕的是,这种外交破裂将使美国及其对手——不仅仅是中国,还有俄罗斯、伊朗和朝鲜——之间的新冷战成为可能。随着美国大选临近,有理由认为秘密的网络战会激增,可能导致常规军事冲突。由于技术成为争夺未来各行业控制权以及抗击疫情的重要武器,美国的私营技术行业将会日益融入国家安全产业复合体。


        不能忽视的最后一个趋势是对环境的破坏。正如新冠疫情危机所表明的,对环境的破坏会带来比金融危机更严重的经济灾难。反复出现的疫情,就像气候变化一样,实质上已成为人祸,这源于糟糕的医疗卫生标准、对自然系统的滥用以及全球化世界日益加剧的连通性。未来几年,疫情及气候变化的许多可怕征兆都会变得更加频繁、严重和代价高昂。

        这十大趋势,早在新冠疫情出现前就已然存在,现在有可能会促成一场使全球经济陷入十年绝望时期的完美风暴。到21世纪30年代,技术和更有能力的政治领导人或许能够减少、解决或者将其中许多问题最小化,从而带来一种更具包容性、合作性和稳定性的国际秩序。但任何好的结果都必须以我们能够找到办法来挽救即将到来的“大大萧条”为前提。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