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华人库  >  正文

朱镕基在1997年金融危机后说了什么?(全文)

2020年05月04日 00:05:00 浏览:56082次 来源:领导参考 供稿

        在1997年12月12日在接见中国银行、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海外机构总经理会议代表时讲话的主要内容。

        最近几个月,东南亚发生了严重的金融危机,我们要吸取教训&虽然我们有幸避免了这场风波,但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危机还没有过去。不过,我看问题不太大,想动摇我们这个金融体系也还不容易。我们能够幸免,主要是中国经济实力的强大。另外一条不能否认的就是,我们的资本市场还没有完全对外开放,或者基本没有对外开放。我们进来的外资都是设备投资、借的外债,基本上是中长期的外债,所以人家动不了。上次我跟外国客人讲,投机力量想进来动摇我们,但没有这个渠道,所以,我们基本上可以避免这次遍及亚洲国家的金融危机。

         近来,很多外国的领导人,包括前些日子来访的李光耀(时任新加坡内阁资政)跟我谈话,都在问我们的人民币是不是要贬值。我曾在报上宣布,中国的人民币绝对不会贬值。如果要贬值,港币和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会受到极大的压力,所以我反复地讲人民币不会贬值。当时,李光耀说他完全相信,中国采取人民币不贬值的政策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光说没有措施,还是不敢相信。我跟他讲了几条,他听起来好像并不是那么信服。当然,我们面临的形势是很严峻的。东南亚国家的许多货币贬值都在百分之三十、四十甚至五十以上,我们的人民币不但不动,还稳中有升,这样,吸引外资出口商品的竞争力就大大削弱了。这个影响虽然目前还没有表现出来,但我想很快就要表现出来。比方说,吸引外资签的合同现在很少了。从实际的资金到达来看,现在还不会有影响。去年是471亿美元,今年可能达到430亿美元,但签的合同大大减少了。明年吸引的外资一定比今年减少,后年可能会减少得更多了。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困难会越来越大。

        据昨天得到的消息,韩国的韩元由原来1美元兑849韩元已经掉到1719韩元,今天上午又掉到1900韩元。与此同时,印度尼西亚、泰国都受到很大的影响。特别是韩国、日本最近暴露的问题,是我们原来没有想到的。过去对亚洲“四小龙”说得了不得,现在回过头来看他们的银行制度,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我们也不要沾沾自喜,我们的银行也存在一些问题。为什么韩国的货币掉得这么厉害?原来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的外债是1100亿美元,最近一查还得加600亿美元,差不多1700亿美元,是韩国的企业从国外借的。企业从国外借了多少,韩国中央银行根本不知道,结果现在发生了偿付危机。昨天,韩国中央银行行长要辞职。目前,韩国人心动荡,大公司纷纷倒闭。要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的那一点援助,也不是那么好拿的。这等于把金融的调控权交给别人了,连财政赤字要打多少都要听它的指挥。对这种情况,我们确实要提高警惕,认真吸取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

        第一,经济结构必须合理,不能搞泡沫经济。现在泰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发生的问题,正是我们在 1992年、1993年发生的问题。如果当时不是中央及时采取措施,那个时候的中国就是今日之泰国,不必等到今天了。泡沫经济在韩国的情况是这样,在日本也是这样的。日本当时神气得把美国的洛克菲勒中心都买下来了,现在不都统统退出了吗?日本搞泡沫经济、搞房地产,大量借外债,并且大量借的又是短期外债,泡沫一破,银行就垮台了,整个金融、经济都面临困难的境地。这对我们是深刻的教训。现在,我们至少还有3000亿元压在房地产上面没有解决,成为各大银行的坏账。大家确实要警惕。江泽民同志在党的十五大报告里一再讲,我们现在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看,有些地方的消费可不是初级阶段,已经是高级阶段,或者是半高级阶段了,太不相称。经济力量是初级阶段,但是搞的那些大楼比外国的都豪华。这些都潜伏着危机。

        第二,必须有一个健康的)完善的金融监管制度、金融体系,我们现在还没有。现在看起来,亚洲国家所发生的这些问题,无一例外都是由于中央银行根本不起作用,而银行又非常腐败,包括日本的一些银行。我们的国有银行则受地方行政干预,一些银行贷款是受地方政府指挥的,这怎么行呢?商业银行能办成这个样子吗?有人说,这是东方特色)东方的价值观,中国的、亚洲的银行讲关系、讲交情,不像西方的那样铁面无私。所以,这一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就是为大家创造条件,把金融系统党的领导关系收到中央,这样以后就没有借口了。现在我们银行内部还。在许多问题,不能完全怪地方政府和地方党政领导的干预昨天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做总结时,我念了一封广东省河源市中国银行龙川县支行行长的信。这个龙川县支行就是完全受县委和县政府的指挥,大量地搞账外账,高利吸储,高利放贷,以此表现县委书记、县长的“政绩”,目前投入基本建设的钱一个也收不回来。1997年7月7日,我提出了金融工作者“约法三章”;去年和前年,我又强调“约法三章”,不能搞“两本账”。

        在发生广东恩平事件以后(广东恩平事件,指20世纪90年代,广东省恩平市的主要领导为了筹集资金上项目,擅自制定引资奖励办法,鼓励单位和个人引资,从而引发大规模的引资活动。为了保证兑付,恩平市主要领导又出面干预,令银行高息希存、高息放贷,造成恶性循环。1997年年初,国务院派出工作组进驻恩平市调查处理此案,整顿金融秩序,事件的主要责任人均受到法律惩处。),当时国务院已经作过决定,谁再搞“两本账”,一定要把这个行长撤职、开除行籍。什么叫开除行籍?就是永远不得在银行系统任职。这些我早就宣布过。龙川县这个事情是在“约法三章”以后发生的。我非常气愤,让国务院办公厅到龙川县去调查,回来交的材料里面有一封信,就是那个支行行长写的。他在1996年11月给龙川县委全体常委写了一封信,大意是:县委常委叫我贷出这么多钱搞“两本账“,一个钱也收不回来,现在我已经感到没有出路了。这个事情应引起我们的警惕。不管这个行长是怎么受胁迫的,也必须撤销他的职务,开除他的行籍。人民银行总行要根据这件事情赶快给全国银行发个通知,谁再搞”两本账“,就以此为例。

        我接到很多的反映,包括今天一位市长对我讲,银行系统的工资高,待遇、福利好,滥发奖金;人员随便提拔。我想,银行本身过去就是工资高一点的部门,高薪也是可以养廉嘛。现在的问题是,银行队伍里诈骗、贪污案件简直是骇人听闻。我跟人民银行和各国有银行的行长不知道提过多少次,要他们从严。现在对银行系统的问题处理得还是严的,你们不要骂行长,他们心软得不得了。都是我的主意,就是要严肃查处,再不查处,银行队伍就维持不了。我讲这个,目的就是要银行队伍自律。我们拿人民的血汗钱,享受了这么高的待遇,我们就要兢兢业业地工作。另一方面,每一位行长一定要从严要求自己的队伍,毫不客气,对贪污腐败分子,一定清出来,一定不能手软,而且一定要从严。这样才能使作案的人感到风险成本很高。所以,我再次对全体银行工作人员宣布,”约法三章“ 当中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搞”两本账“,谁要违反,一律撤职,开除行籍。这一条哪个行长不执行,我就把他拉下来。

        第三,我们国家还是要有储备。这次人家之所以动不了我们,是因为我们国内局势稳定,粮食储备是历史上最高的水平。即使有两年大灾,我们也不怕。我们的财政赤字正逐年减少。但是,最可怕的是银行的不良贷款不断增加,这一点使我很伤脑筋。近年来外汇储备不断增加,今年年底肯定达到1400亿美元。这几年,我是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说外汇储备太多了,今天恐怕没有人再说了。如果没有这么多外汇储备,不但中国内地危险,连香港地区也危险。当然,香港是靠自己成功地维持了联系汇率制度,但是没有中央政府这个强大的后盾,它要应对这个局面就困难得很。所以我一再讲,同志们不要批评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道理非常清楚,全香港有3000亿美元的港币存款,你说联系汇率制度不能保了,人们一听说港币要贬值,都取出港币换美元,香港的外汇储备经得起换吗?所以,我们只有支持香港特区政府所采取的一切措施,在这紧急的时候、大敌当前的时候,不能批评人家,只能支持,为他们鼓劲。香港地区与其他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相比有根本的区别,它的这一套金融制度是比较健全的,甚至比日本的要好。另外,香港地区的房地产不像泰国这些国家,不是供过于求的问题,而是地价过高,导致房地产价格过高。所以,香港经济中泡沫经济的成分还是少一点,我们对香港的前途还是充满信心的&而对于我们自己,如果不采取对策的话,我们明年的经济确实要碰到很大困难。但是,我现在还是有信心的,信心就来自于大家。只要大家团结起来,认真地把工作做好,眼前的这些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

        一个叫做所罗门的公司最近发表了一份世界经济报告,说中国明年的经济发展速度会大幅下降,人民币在明年下半年一定贬值。还有美林公司最近预言,中国的银行在技术上已经破产了。它对中国银行的情况并不太清楚,我们银行的不良贷款比例有25%,这点没错。但这25%的不良贷款里要分三块,这恐怕跟国际标准不太一样。人家分五种(五种,指国际金融业实行的贷款五级分类制度,根据内在风险程度将银行商业贷款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损失五类;其中,后三类为不良贷款。2001年12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贷款风险分类指导原则》,宣布自2002年1月1日起,全面推行五级分类制度。),我们是分三种。第一种叫逾期贷款,就是超过合同规定的还款期的贷款;超过一天就算逾期,这个比例就比较大了,为13%。第二种,逾期两年以上的贷款,那就是有两年都不还款了,比例为百分之九点几。第三种是坏账,比例为1.7%,指完全收不回来的贷款。但是,实际上我们25%的不良贷款中有相当大部分都应视做坏账,收不回来。所以各个银行的收息率很低,只有62%,应收未收的利息比例达到38%,今年有1570亿元,加上历史上的4000亿元,就是5570亿元,贷款的质量是很差的,这样下去是很危险的。尽管如此,也还不至于像美林公司所说的那样要破产。为什么?共、产,党在中国人民中间还有信誉啊!不会发生银行挤兑。但是,我们一定要把不良贷款比例降下来。如果老这么搞,不降下来,我就不敢说这个话了。我现在创造一切条件,让你们商业银行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排除一切外来的干涉,剩下就靠你们自己了。

        现在的问题大部分是历史遗留的,一个是1992年、1993年泡沫经济留下来的不良贷款,另一个是最近几年大上项目)搞重复建设,根本不能还钱所带来的后果。今后就看你们的了,再也不能怪别人。不能再搞不良贷款,现在要求各个商业银行要撤并机构,加快一点地方银行体系的建设步伐,让地方分担一些风险,不要全压在国家身上。另外,把决策权拿到总行来,贷款几个亿的项目,总行都不知道,这叫什么银行?现在搞政府机构精简,一定要把政府各部门的财会人员、技术人员以及懂宏观经济的、懂生产技术的人员吸收到银行里来。今后需要银行贷款的项目,一律由银行决策。一旦决策失误,行长就要走人。有这么一种制度,中国的银行才有希望。

        总之,我希望金融系统能够根据当前的形势,吸取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教训,奋发图强,把我们自己的银行办好,早日使我们的银行成为国际水平的、现代化的、一流的银行。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