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新冠患者自述:治愈后,才是煎熬的开始

2020年05月20日 00:40:00 浏览:54456次 来源:国学文化 供稿
作者:鹿溪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歧视。

        前两天,全球顶尖的病毒学家彼得·皮奥特(Peter Piot)被任命为欧盟委员会主席的特别顾问,专门负责处理与新冠肺炎相关的事宜。

▲ 全球顶尖的病毒学家彼得·皮奥特

        消息一出,不少人的目光立马聚焦在他身上。

        要知道,今年4月,他才刚刚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虽然目前已经治愈,但留下的后遗症也不少。

        他说:新冠病毒将改变我的一生。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患上新冠肺炎。

        作为一直和病毒疾病打交道的人,从事这一行来,他一直坚持运动,作息规律。

        没想到,新冠肺炎在英国爆发没多久后,皮奥特就开始出现高烧、咳嗽的症状。

        他猜想自己被感染了。

        4月份病情严重后,皮奥特前往医院检查,他的肺部呈磨玻璃样,新冠病毒检测也呈阳性。

        他确诊了。
▲ 彼得·皮奥特

        虽然常年奔赴在医疗第一线,接触到了不少疾病和病毒,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新冠肺炎来势凶猛,远超过他的预计。

         不仅消耗着他的身体,也在消磨他的意志。

        他开始高烧不退,呼吸困难,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他说:“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种感觉。那不是疲劳,而是筋疲力尽。”

        连说话都没力气。

        他每天都迷迷糊糊的,唯一思考的问题就是:我到底能不能活下去。

        幸运的是,因为身体底子好,住院治疗一周后,他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多番检查没问题后,他可以出院了。

        本以为彻底摆脱了病毒的控制,没想到出院没多久后,皮奥特就开始出现肌肉萎缩、全身无力的情况。

        以前经常运动的他,现在哪怕是爬楼梯都喘不过气,他觉得自己似乎一下子老了20岁。

        更严重的是,他时常感到呼吸困难,被诊断为肺纤维化。

        这是新冠肺炎留下的后遗症,因为免疫系统被过度激活,不少病人都出现免疫系统异常的情况,身体器官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

        这种病毒对人体的危害,远比我们想象中大多了。



        当然不只是皮奥特,每一个与病毒抗争并最终痊愈的患者,都经历了我们难以想象的痛苦。

        确诊后在医院治疗时,他们命悬一线。

        汤姆·汉克斯说,患病后自己感到极度的疼痛和疲累,吃下治疗的药物后,腹中会有强烈的恶心反胃感。

        妻子威尔逊更严重,患病期间无法走路,连味觉和嗅觉都丧失了。


 ▲ 汤姆·汉克斯夫妇

        加拿大有位19岁的运动员甚至将新冠经历描述为“我一生中最恐怖的经历”。

        整个人感觉要炸裂了,扁桃体很大,不能说话也不能吞咽。

        英国演员琳达·卢萨迪更惨,反复发烧,全身疼痛,她说自己躺在床上,像有一头大象坐在身上,始终喘不过气来。

        不断地反胃、呕吐,到最后是在体力不支,她不得不爬着进浴室,将脸贴在瓷砖地板上,用呕吐缓解难受的感觉。

        她说,那阵子自己的呕吐物都变成了蓝色。
▲ 英国演员琳达·卢萨迪在病床上

        还有的患者治疗了49天,病例长达1600多页,病危6次,又6次从死亡线上被拉回。

        每一个治疗的案例,患者当时的情况,听起来都令人心惊胆战。

        如今,虽然有很多患者陆续痊愈,但之前患病期间对身体的摧残折磨还在,新冠病毒留下的后遗症也还在。

        更令他们难以接受的是,从死神的魔窟里逃出来后,等待他们的,还有周围人无休止的歧视谩骂。


        武汉的李先生就遭遇到了这样的歧视。

        在医院时,他是重症患者,会受到轻症患者们的歧视。

        核酸检测4次都显示阴性,并经过专家组审核出院后,他还要遭受邻居们的指点。

        李先生说,出院后为了避免和家人多接触,他一直住在有独立卫浴的房间,吃饭睡觉都和家人分开了。

        第一次出门时,已经出院一个多月了。

        当时,他戴着口罩和手套准备出门给电动车拔电,刚打开家门,邻居看见他后大惊失色,手提袋掉到地上也来不及捡。

        他说,邻居的这个样子就像在躲避瘟疫一样,自己就像个行走的病毒,会给周围人带来厄运。

        他去医院取药,问周围人怎么操作健康码,都会被对方要求站在很远的地方。 
 

        比外人的歧视更令他感到难过的,还有亲人的指责、疏远。

        早先经常聊天的家人群,现在已经沉寂了,没人问他的病情,偶尔有消息提示音,也是一则则“痊愈患者复发”的消息,他知道,那是别人专门发给他看的。

        先前最疼爱的亲妹妹,现在连电话都不愿意接,生怕接了电话会感染病毒。

        李先生回忆说,病最重的时候,老婆曾给妹妹打过电话,哭着告诉她哥哥可能不行了。

        妹妹唯恐避之不及地说道:“不要跟我说这个,不要说这个。”

        立马挂断了电话。

        最亲近的人就这样,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从亲人变成了敌人。
 

        更过分的是,甚至会有人对他们进行人身攻击。

        田女士家住二楼,治愈回家后,她经常听见路过的人指着她家的窗户,阴阳怪气地说:她家传出来的气是有毒的,你们离他家远一点。

        有次早上拉开窗帘,她亲眼看到邻居躲在一棵树后,眼神幽怨地望着他们。

        看到田女士后,这位邻居摘下口罩,对窗户狠狠地吐了一口痰。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病床上期待已久的劫后余生,如今却令他们百般煎熬。

        他们说,感觉身边有一条隐形的鄙视链,治愈好的新冠病人成了鄙视链的最底端。

        他们说,自己也不想给周围人添麻烦,面对偏见时,他们只能把自己封闭起来,害怕别人的白眼。

        他们还说,经历这么多风雨后,看到身边人的厌恶,心里就像刀割一样难受。



        可实际上,他们真的有别人眼中的那么危险吗?

        答案是否定的。

        李兰娟院士曾说,一般来说,康复的病人血液中会有抗体,对人体起到保护作用,只要做好防护,不太容易被二次感染。

        更何况很多人血液中的抗体,在特殊时候也大有用处。

        早在2月份,得知康复后的血液里可能含有抗体,会救助危重症患者后,一大批新冠康复者来到定点采血机构,希望能多救一个人。

       他们说:别人救了我,我也要救别人!

        他们心中的很多人,心怀善意,渴望报恩。

        他们一定不希望,自己的好心和善意在其他人眼里一文不值,更不希望被更多人倾尽全力治愈的患者们,会像他们今天一样,遭受着歧视与责骂。

        还记得新冠疫情刚爆发时,我们不断呼吁不要歧视武汉人,不要歧视湖北人。

        如今湖北得到了很好的控制,我们又要再一次呼吁:不要歧视新冠治愈者

        截至目前,全国累计治愈者近8万人,这不单单是一个数字,更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他们也是无辜的,病毒面前,他们同样弱小。

        他们已经饱受了太多身体上的煎熬,那就不要让他们还要忍受心灵上的摧残!

        前阵子,在财新采访中,有位康复病人说了这么一段话:

        希望社会能向新冠患者展示善意。

        人们加强自我防护、保持安全距离是应该的,但不要在行为上视我们为洪水猛兽,刻意回避我们。

        我们身心已经受到伤害。

        希望我们的社会能走到一个成熟的文明的状态。

        能坦然接纳新冠治愈患者,能给我们宽容的环境,不要歧视我们。

        我们是同胞,不是敌人。


        可见在从患病到治愈的过程中,他们遭受了多大的伤害,又忍受了多少委屈。

        我们不能阻挡灾难的发生,但我们可以有面对它的态度,我们也不能制止其他人继续歧视康复者,但我们可以从自身做起,少一点言语谩骂,少一点白眼鄙视。

        因为歧视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加深矛盾。

        他们也是我们的同胞,是我们需要用善意接纳的人。

        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