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法律法规  >  正文

法律不保护这样的“弱者”

2020年05月22日 00:07:00 浏览:53189次 来源:士读 供稿
来源:头条号|最高人民法院
作者:吴子颖 龚珏

        某山村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

        村委会在景区内种上供观赏用的杨梅树

        未向村民或游客提供采摘杨梅的活动

        杨梅熟了,挂在枝头真诱人

        村民吴某禁不住诱惑

        私自爬上树采摘杨梅

        却不慎跌落坠亡

        吴某亲属将村委会告上法庭

        主张其违反安全保障义务

        对吴某的死亡存在过错

        “不幸坠亡的村民”相对于“村委会”显然是弱者

        法律这回会保护“弱者”吗?

        一起走进“人民法院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十大典型民事案例”入选案例之三——

        村民私自上树摘果坠亡索赔案

本案庭审现场

基本案情

        案涉某村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不收门票,该村内河堤旁边栽种有杨梅树,该村村委会系杨梅树的所有人。杨梅树仅为观赏用途,该村委会未向村民或游客提供杨梅采摘旅游项目。

        吴某系该村村民,于1957年出生,其因私自上树采摘杨梅时不慎从树上跌落。随后,该村委会主任拨打120救助,在急救车到来之前又有村民将吴某某送往市区医院治疗,吴某某于摔倒当日抢救无效死亡。吴某某子女李某某等人以某村委会未尽安全保障义务为由起诉该村委会承担赔偿责任共计60余万元。

        某村委会认为吴某私自上树摘取村集体的杨梅,由此造成的损失应当自行承担责任,并提交了《某山村村规民约》,该村规民约第二条规定:每位村民要自觉维护村集体的各项财产利益,每个村民要督促自己的子女自觉维护村内的各项公共措施和绿化树木,如有村民故意破坏或损坏公共设施,要负责赔偿一切费用。

裁判结果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安全保障义务内容的确定应限于管理人的管理和控制能力范围之内。案涉景区属于开放式景区,未向村民或游客提供采摘杨梅的旅游项目,杨梅树本身并无安全隐患,若要求某村委会对景区内的所有树木加以围蔽、设置警示标志或采取其他防护措施,显然超过善良管理人的注意标准。吴某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当充分预见攀爬杨梅树采摘杨梅的危险性,并自觉规避此类危险行为。吴某某私自爬树采摘杨梅,不仅违反了该村村规民约中关于村民要自觉维护村集体的各项财产利益的村民行为准则,也违反了爱护公物、文明出行的社会公德,有悖公序良俗。吴某某坠落受伤系其自身过失行为所致,某村委会难以预见并防止吴某某私自爬树可能产生的后果,不应认为某村委会未尽安全保障义务。事故发生后,某村委会亦未怠于组织救治。吴某某因私自爬树采摘杨梅不慎坠亡,后果令人痛惜,但某村委会对吴某某的死亡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办案心得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某山村民委员会是否应对吴某的损害后果承担赔偿责任。根据诉争焦点,本案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确定某山村民委员会是否应对吴某的损害后果承担赔偿责任,需要分析某山村民委员会有无违反安全保障义务、吴某的死亡与某山村民委员会是否有因果关系、某山村民委员会对于吴某的坠亡是否有过错,再审判决从上述角度进行了详细论述。

        首先,某山村民委员会没有违反安全保障义务。某山村民委员会作为某山村景区的管理人,虽负有保障游客免遭损害的安全保障义务,但安全保障义务内容的确定应限于景区管理人的管理和控制能力范围之内。其一,某山村民委员会虽系案涉杨梅树的所有人,但并未向村民或游客提供采摘杨梅的活动。其二,杨梅树本身并无安全隐患,若要求某山村民委员会对景区内的所有树木加以围蔽、设置警示标志或采取其他防护措施,显然超过善良管理人的注意标准,也不符合经济效益。其三,从爱护公物和文明出行的角度而言,无论是村民还是游客,均不应私自上树采摘杨梅。其四,吴某作为一名成年人,应当清楚攀爬树木的危险性,并采取有效防护措施,是否警示并不能阻碍吴某攀爬行为。

        其次,吴某的坠亡系其私自爬树采摘杨梅所致,与某山村民委员会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某山村村规民约》已经规定村民要自觉维护包括公共设施和绿化树木在内的村集体的各项财产利益,吴某私自爬树采摘杨梅的行为违反了村规民约和公序良俗,行为的损害后果与某山村民委员会不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最后,某山村民委员会对吴某私自爬树坠亡的后果不存在过错。吴某坠亡系其自身过失行为所致,且吴某跌落受伤后,某山村民委员会主任及时拨打120电话求救,在救护车到达前,另有村民驾车将吴某送往医院救治,某山村民委员会及村民在一定程度上对吴某及时采取了救治措施,因此,某山村民委员会对吴某损害后果的发生不存在过错。从情理来说,人的生命脆弱且珍贵,吴某不慎坠亡的后果令人惋惜,从法理来论,吴某私自上树采摘杨梅,有悖社会公德和公序良俗,应对其人身损害自行承担责任。

        广州中院四级高级法官张一扬认为,司法裁判不仅在于定分止争,也承载着对公民行为规范的积极引导作用,通过裁判为公民提供行为标准和价值取向,对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行为应当依法予以支持和鼓励,反之,对于破坏社会公共利益、违悖公序良俗的行为予以否定。

        逝者吴某私自爬树采摘杨梅的行为漠视村规民约,既损害了集体利益,也违悖了社会公德和公序良俗,其行为不应该被效仿。尽管公民个人的行为后果令人惋惜,但再审判决考虑到了吴某行为的不正当性、危害性和危险性,对其行为作出了否定性评价,由其承担全部的责任,通过裁判明确了事件性质的是非对错,传达了公民应该文明出行遵守社会公德的理念,引导公民向上向善。

权威看法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法官余晓汉认为,现代文明区别于既往历史文明的一个重要标志是法治原则获得社会成员的普遍认同。法治原则要求处理涉法争议时必须用法律的逻辑思维即法律思维进行分析判断。相对于重在利弊权衡的政治思维、比较成本与收益的经济思维、评价善与恶的道德思维,法律思维是以权利义务分析为主线来判断合法与非法的思维。但“法律就是经过立法机关修饰的生活常识”,按照法律形式逻辑得出的初步结论,应当结合法律基本原则、社会一般观念、通常事理、社会需求、政治导向等进行适当评估。按照法律形式理性得出的裁判意见,再经过价值理性检证合理,就是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兼具的司法裁判。“村民私自上树摘果坠亡索赔案”的最终裁判即如是。

人大代表点评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广东省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会长 朱列玉

        近年来,因公民在公共场所行为不当而造成严重后果的事件屡有报道,往往引起热议。人们在谴责叹息之余,呼吁公民应增强个人的道德责任感、强化规则意识。社会运行文明有序,离不开全体公民对公序良俗的共同遵守,公民在社会活动中应注重自身行为规范。破坏社会公共利益、违悖公序良俗的行为不符合公民的朴素价值。该案的审理充分体现了法律和司法维护社会道德、守护社会底线的立场,弘扬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规范人们行为方面具有典型性,对引导人们自觉规范日常生活中的言行具有重要意义。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