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最新资讯  >  正文

山东顶替案的通报出来了,我却越发觉得后背发凉

2020年07月02日 00:02:00 浏览:53010次 来源:经世论道 供稿
来源于山河路人 ,作者小九


01

        1994,美国上映了一部电影,讲的是一起冤案。

         这部电影火遍全球,至今豆瓣评分9.7,排名第一。

        它叫:《肖申克的救赎》。

        影片的主人公名叫安迪,是一个银行家,他被指控枪杀了自己的妻子及其情人,判了无期。

        但其实,他是被陷害的。

        只是,那张陷害他的大网是如此牢固,环环相扣,他一个人根本无法挣脱。

        经历了绝望之后,他开始谋划越狱。

        在接下来的20年里,安迪每天都在用一把小锤子挖洞,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越狱成功。

        艺术来源于生活。

        最近的新闻告诉我们,要想陷害一个人,那张大网是怎么织成的。

         6月29日,备受关注的中国山东农家女陈春秀高考被冒名顶替的案子有了调查结果。

        通报很详细,涉及了几十个人,能看出是认真调查、无所遗漏的态度。

        但是我却看得后背发凉。


02

        要让一个学渣顶替别人上大学,一共分几步?

         通报里给出了标准答案。

        首先,要寻找一个合适的顶替对象。

        顶替者陈艳萍的父亲是当地一个公司的法人,舅舅是时任乡长。二人找了时任冠县招生办主任冯秀振,三个人一起确定了陈春秀这个目标。

        你看这个姑娘就很合适。首先,分数合适,她高考考了理科546分,高于当年专科一批录取分数线27分,能上个中等的学校。

        顶替的学校太好了难免引人怀疑,毕竟顶替者陈艳萍只考了303分。

        其次,陈春秀出自无权无势的农民家庭,经济条件也不好,要靠哥哥辍学才能供她读书。可以判断,她没能力和机会去调查、去申冤。

        不愧是招生办主任,这个下手对象堪称完美。

        其次是要把对方的录取通知书拿过来。

        陈艳萍的法人爸爸找到了时任冠县邮政局副局长李成涛,说来拿自己女儿的录取通知书,结果用自己的身份证就把“女儿”陈春秀的录取通知书拿走了。

        嗯,持自己的身份证就能拿到其他人的录取通知书。

        陈爸爸对自己太严格了。我都看出来了,有李副局长在,还要什么身份证啊。

        还好顶替的姑娘也姓陈,不过要是凑巧不姓的话,应该问题也不大。

        然后是学籍档案。

        这个环节里,乡长舅舅找的是陈春秀就读学校的校长,武训高中校长崔吉会。

        这位校长在陈艳萍伪造的高中毕业生登记表上加盖了武训高中的公章。还是安排了副校长和学生处主任一起做的。陈艳萍就成了武训高中毕业生了。

        再加上陈艳萍乡长舅舅盖的乡政府公章,这份除了照片是陈艳萍、其他所有信息都是陈春秀的档案就做好了。

        接下来是户口。

        这个就很简单了。乡长舅舅去跟时任乡里的派出所所长任书坤打个招呼,说自己外甥女考上了大学但户口丢了,要开个户口迁移证明。

        派出所就设在乡里,低头不见抬头见。你懂的。乡长找所长办事,自然小事一桩。

        最后是大学报到时的资格审查。

        报到材料虽然不全,但是有乡长舅舅嘛。我量了一下地图,冠县距离山东理工大学所在的淄博才260公里而已,搞得定。

        舅舅找了山东理工大学的教务处处长助理,协调一下就不用什么实质性审查了,顺利入学。

        至此,顶替者陈艳萍彻底在社会意义上变成了陈春秀。

        三年之后,陈艳萍从山东理工大学顺利毕业,并通过了事业单位招聘,有了体制内的体面工作。

         一个冒名顶替者怎么通过层层考试和审核被录取的?不好意思,当时冠县人事局的人事争议仲裁办公室副主任冯桂秋把关不严,没看出来。

         这事儿最厉害的地方在哪里呢?

        从头到尾涉及到这么多部门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是乡长舅舅搞不定的。

        每一步都流程清晰,到了哪里该找谁,分工明确,执行到位。


        但是,还有一个。

        在这次陈春秀的案件通报中,这些从中帮了忙的人,后来似乎并没有因此获得什么明显的好处。

        他们都在各自的人生轨迹上平稳着陆,退休的退休,免去党内职务的免去党内职务。

        如果不是乡长舅舅找的每一个人都很善良、乐于助人,那原因就只能有一个了。

        这种事儿太常见了。


03


        所有相关人员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崔吉会,武训高中的原校长。

        崔校长在这件事起到的作用至关重要。因为在其他环节里,哪怕有人不干,乡长舅舅在一个部门里换一个人找就行了,多找几个总有给面子的。

        但是学校这环不一样。

        学校校长是不可替代的。没有校长的同意,在学校里替换照片和档案的事做不成。

        也就是说,如果武训高中的校长不在空白的毕业生登记表上盖章,哪怕截取了录取通知书,陈艳萍也是变不成陈春秀去上大学的。

        这个武训高中,我之前写过,这是一所以清末奇丐武训命名的学校。

        武训当年靠乞讨办学校,让穷苦人家的学生免费读书。

        他一生的愿望是:让穷人家的孩子都有书读,靠读书改变命运。

        武训当年办学的时候,学生不好好学习,他这个校长还去跪着求,边哭边劝:好好读书才对得起父兄。

        现在,在这所以他命名的学校里,出现了一个偷走穷学生人生的校长。

        而偷走穷学生人生的后果是,崔校长将获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和降低退休待遇。

        是的,仅仅是警告和降低待遇。

        至于原因,通报中解释了。

        当年的崔校长违反工作纪律,本来应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担任党内职务且已退休。所以也只能警告一下,降低一下待遇。

        这个处罚,说是罚酒三杯,我觉得都说重了。

        高中毕业生登记表有法定凭证作用,显然属于国家公文性质。而按照我国法律,崔吉会等人参与伪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一款:

        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毁灭一个人的人生,不知道是否算得上情节严重?

        只是不知道当年盖章的那一刻,崔校长是不是忘了自己也是靠读书改变了命运的人。

        百度百科上显示,崔校长1963年10月出生于冠县万善乡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从小勤奋好学。

        哦,也是农民家庭。跟陈春秀一样。

        在动荡岁月里坚持自学,终于在1978年圆了大学梦。

        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乡镇中学教书,后来做到武训高中的校长。

        2017年,崔校长做客了冠县当地电视台的《教育时空》栏目。采访到最后,他对着主持人和观众们深情款款地说:

        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我要始终站在教育这块高地上,守望着自己的理想,守望着那个甜美的梦。把武训高中建设成为学生满意、家长满意、教育质量高的鲁西名校,无愧于武训高中这个大名。


        我觉得,这档节目的确有很强的教育作用。

        今天回头来看,它教会了我们每一个人:

        什么叫衣冠楚楚,什么叫道貌岸然,什么叫披着羊皮的狼。


04


        此次被查出来的涉案人员中,除了直接上手帮忙的帮凶,还有事后帮忙擦拭血迹的。

        2020年5月27日,陈春秀去冠县招生办查询自己的高考信息,工作人员张洪春在她符合查询条件的情况下,仍要求她到村里开具介绍信,证明自己是自己。

        28日,陈春秀又到冠县公安局万善派出所要求查找冒名顶替者,又被两名派出所民警拒绝。

        就是不让你查。

        对这3名工作人员,以及上述对入学和招聘材料审查把关不严的山东理工大学相关领导、冠县人社局冯桂秋等最后的定性是:

        失职失责,给予党纪政务处分或者组织处理。

        大学和人社局碰巧都把关不严,导致顶替者成功入学、入职;招生办和派出所的人也都碰巧没遵守规定,阻碍了被顶替的受害者调查真相。

        来,猜一猜。

        接连四次下意识的把关不严和不遵守规定,是真的凑巧么?

        还是,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在按照“惯例”处理?

        潜台词就是:这种事太多了,这些人渣已经养成了熟练的应对方式。

        这才是整个事件中,最让人后背发凉的事情。

        另外,还有一个神秘人物,在这次通报中没有出现。

        舅妈。

        在事情还没有这么明朗之前,陈艳萍曾对外表示:

        当年冒名顶替不是自己的主观意愿,都是舅妈,也就是乡长舅舅的妻子,一手操办的。

        而这位舅妈,早在2004年,陈艳萍入学后一个月就去世了。

        如果是真的,这位舅妈就是在去世前一个月,撑着病入膏肓的身体,不辞辛劳跑前跑后为外甥女办成了人生大事。可谓含笑九泉。

        我忽然想起一篇千古名作,竟然也是山东的:

        纵做鬼,也幸福。

       还好官方通报帮舅妈挪开了这口锅。

       想来这位舅妈应该十分感谢调查组的通报,这么快就为九泉之下的自己洗清了冤屈。

        用刚才那篇千古名作里的话来说,此时舅妈应该是:

        只盼坟前有屏幕,看通报,同欢呼。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