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甘永超公式”、“巨光子炮”与“太极粒子波”的贡献者

2020年09月22日 00:07:00 浏览:50309次 来源:东方时刻 供稿
“甘永超公式”、“巨光子炮”与“太极粒子波”的贡献者

       甘永超 男,1962年7月生,湖北省公安县人,上海大学(原上海科技大学)研究生毕业(经反西格玛负超子发现者王淦昌先生推荐入学)。历任湖北大学物理学与电子技术学院党委委员、物理系书记、系副主任,兼任中国科技史学会物理学史专业委员会委员,湖北省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理事,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长期聘任)等职。主要从事理论物理、光物理、核物理、自然辩证法与科学史方面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公开发表学术论文四十多篇,获湖北省第十二、十三届自然科学优秀学术论文二等奖。创建了一个“物理公式(‘甘永超公式’)”、两个“物理模型(‘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与‘太极粒子波’)”并于2012年被分别写入经典教科书中流传后世,涉及“世界的本原”、“物质结构的最基本单元”、“光的本性”、“实物与场(粒子与波)的关系”、“分立与连续(量子物理与经典物理)的矛盾”等百年甚至千年世界难题,其物理基础与知名华裔学者、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文小刚(著名海外华裔学者前有杨振宁、李政道,后有张首晟、文小刚)400多页的学术专著《量子多体理论——从声子的起源到光子和电子的起源》第三章第三节第四个标题“波也是粒子”不谋而合并企图“用声子的起源来揭示光子和电子的起源”。

        2013年接受央视华人频道25分钟专访《甘永超:解密“甘永超公式”》并受到人民网、新华网、中央党校-中国干部学习网、《科技中国》、《科技文摘报》、《中国新闻》、《中华儿女-海外版》、《科学中国人》等诸多媒体的大力宣传。他破解了两大千年世界难题和两大百年世界难题(参见海内外媒体《一个破解了四个百年世界难题的中国科学家的心声》),正等待更精确、更进一步的验证。

       ①“物质世界的最基本结构单元”是一个千年世界难题。元气说、五行说、原子论、夸克论、超弦/M理论彪炳史册,而花费数百亿美元建造超级对撞机也不过是为了探究其谜底。2018年8月19日,甘永超基于“波也是粒子(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文小刚几乎同时揭示)”和“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而在“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上作了《物质世界的基本结构单元——“太极粒子波”》的报告,把现代中国的原子论“太极粒子波”推向了全世界。相关内容早在2012年就已经被写进大学教科书中流传后世并得到了三种不同类型的科学实践先后九次验证,还有文小刚的理论作为旁证!

       ②“光的本性”也是一个千年世界难题。甘永超通过揭示“波也是粒子(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文小刚几乎同时揭示)”——“波在结构上的粒子性”亦即“第三种波粒二象性”并把它与爱因斯坦揭示的“第一种波粒二象性”、德布罗意揭示的“第二种波粒二象性”相统一,进而揭示了微观客体的“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在2007年于美国圣地亚哥召开的“The Nature of Light”国际会议上受到大会主席Chandrasekhar Roychoudhuri的重视,并获得湖北省“第十二届自然科学优秀学术论文”二等奖。相关内容在2012年就已被写进大学教科书中。

       ③“实物与场(粒子与波)的关系”被瑞德尼克在《量子力学史话》中称之为“物理学尚未征服的山峰中的最高峰”,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百年世界难题,也是爱因斯坦、普朗克、德布罗意多位大师的毕生追求。甘永超基于“π型三重波粒二象性”而拨云见日,理顺了三种“波粒二象性”之间的纠缠关系并透过现象看本质——不仅给出了粒子与波之间完美的物理机制,而且还给出了精准的数学表达(被中国科协老科技工作者协会机关刊物《今日科苑》以及《科技中国》、《科技文摘报》、央视华人频道等称之为“甘永超公式”)。相关内容在2012年即被写进大学教科书中。

       ④“分立与连续(量子物理与经典物理)的矛盾”也是一个百年世界难题。比利时富翁索尔维曾邀请世界著名科学家多次相聚,一起探讨(此即著名的索尔维会议):尼尔斯玻尔提出“并协原理”、保罗埃伦菲斯特提出“浸渐假说”,马克斯普朗克的后半生都在为之奋斗,却并没有完全解决。甘永超将这一百年世界难题高度抽象为“甘永超猜想”,而后又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杰出校友、摩根大通的应用数学家Jihua Gan完成几何化而给出严谨的证明,并得到了可操作的工程验证(用一堆分立的鹅卵石堆出任意连续变化的重量),这一世界难题业已完全破解(在五年一次的中共十九大开幕当天由行业报纸《科技文摘》(第五版)隆重推介)。

        以上两大千年世界难题和两大百年世界难题的破解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整套新的物理学理论体系——“波与粒子的统一物理学”或者“太极粒子波物理学”。这对陷入困境半个多世纪的物理学走出困境将大有裨益,甚至还有可能引发一场“物质结构层次”、“物质与空间关系”的物理学革命。所以,2012年很可能就是继牛顿的1666年、爱因斯坦的1905年之后的第三个世界科学“奇迹年”。因为,由“太极粒子波物理学”所做出的三大预言、三大颠覆性判决、一大猜想(甘永超猜想)、二大现象都得到了科学实践的证实(还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文小刚的理论作为旁证)。

        想当年,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三个预言之一(光线的引力偏折)被爱丁顿粗略验证之后就一夜成名。我们期待着甘永超的理论能够得到更精确的验证,期待他根据这一理论所设计的拦截核导弹的超级武器“巨光子炮”能够早日成功,为人类的和平事业做出贡献。展望未来,甘永超作为“太极粒子波”之父、中国的“德谟克利特”将名垂青史,他所创立的“甘永超公式”(有可能跻身“世界上最伟大的十大公式”与“物理学的五大核心公式”)也将为后人所铭记。

       注:学术血统(五代师徒中有三代人获诺贝尔物理学奖):甘永超—→导师(北京大学物理系1955级)—→祖师罗伊·格劳伯(诺奖得主)的导师—→朱利安·西摩·施温格(诺奖得主)的导师—→伊西多·艾萨克·拉比(诺奖得主)的导师—→阿尔伯特·威尔斯的导师……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