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要闻  >  地方新闻  >  正文

深圳老教授在澳门遇到新问题

2020年10月17日 00:13:00 浏览:52604次 来源:干部早读 供稿
深圳特区四十年,而今迈步从头越

老教授在澳门遇到新问题
作者 | 策山
原刊 |《鹏程》
刊期 | 2005年10月号

        老教授在内地德高望重,著述等身,桃李遍天下。可自从到澳门做访问学者以来,老教授遇到了很多新问题。

        邀请老教授做访问学者的单位,是澳门理工学院。2002年上半年,该学院成立社会经济研究所,老教授被聘为常务副所长。该所的宗旨之一,是“对澳门的未来之路进行全面、系统和持续的战略研讨”(何厚铧语)。

        由此看出,老教授在澳门不可谓位不重遇不隆,是颇受澳门各方面尊重的学术大师级的人物。然而,老教授遭遇的一连串看起来很小的事情,却使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颇为不解。

        一天,北京大学某著名学者应邀到澳门理工学院做学术交流活动。老教授和这位学者是多年的老相识、老朋友,又同为内地学术精英,自然被请入接待、交流之列。满满一天的学术交流活动结束,到了学院宴请这位学者的时间,大家都起身下楼赴宴。老教授也自然而然地跟着大家出门,下楼,准备前去参加宴请。楼下停着一辆中巴,学院的几位领导和那位学者上了中巴,老教授也准备上车。就在老教授来到车门前抬腿要上的时候,一位工作人员连忙赶过来礼貌地拦住了他:

        “教授,对不起,你不在宴请的名单上,请留步!”

        老教授第一反应是自己听错了,直到那位工作人员重复说了一遍,他才有些明白,原来他是被拒绝参加宴请了。明白的同时,老教授颇有些尴尬。

        以老教授的身份和名望,在内地,有多少人以与他同桌进餐为荣,有多少人争着抢着请他赴宴啊!这可是老教授平生头一次碰到的尴尬事。不就是吃一顿饭吗,多他一个人又能多花几个钱?更何况,老教授和这位学者是多年的老朋友啊!

        这件小事,让老教授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后来他了解到,他只是那天晚上被拒绝参加宴请的人员之一,参加宴请的仅有学院的几位领导。这并不是有意针对老教授的,而是学院长期以来的制度规定的:宴请外来贵宾,仅限直接接触的学院领导,其他无直接关系的人员不予参加。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约开支。

        澳门近几年经济腾飞,财税收入连年增长,特区政府并不缺钱。澳门理工学院也不缺钱。可不该花的钱,他们就是一分也不花。因为他们花的,是纳税人的钱。


澳门理工学院

        老教授是研究经济的,他当然很懂这些简单的道理。可是,这些看似浅显的道理,真正要做到,却是那么的难。

        不是吗?就连他自己,遇到死抠小钱不讲情面的澳门人,不也是一时难以接受吗?

        身为澳门理工学院社会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老教授当然也有宴请客人的权利。一次,他到学院财务部门去报销一顿宴请客人的饭钱,按规定,他在发票后附上了酒楼电脑打印的消费清单。财务人员一看,立即说:

        “教授,你们消费单上有一包香烟,这个钱不能报。”

       老教授一听,这才想起那位客人在席间要了一包香烟,50澳门元,酒楼记在了清单上。而按照学院的规定,香烟属于私人消费项目,是不能报销的。老教授事先并不知这个规定,现在也只好自己掏腰包了。

        实际上,细想一下,这个规定是很容易变成一纸空文的。在澳门,随便一道菜的价格都超过了50澳门元,如果多点一道菜而不要这包烟,总价钱岂不是更高?岂不是照样报销了?另外,如果请酒楼服务人员通融一下,在清单上把香烟换成一道价格同等的菜,应该不是难事,岂不是照样报销了?但老教授通过这件小事,对澳门人遵章守纪的观念有了深刻印象。

        老教授在内地享有专车的待遇。在澳门,除非工作需要,是不能用单位的公车的。所以,老教授上街步行的机会就很多;所以,老教授对澳门的交通就有了切身的了解。

        澳门很小,街道很窄,而车多人多。但澳门却很少塞车,交通非常顺畅。更令人惊奇的是,澳门的交通红绿灯少之又少,几乎看不到。这在内地人看来不可思议的情形,为什么会在澳门出现?老教授的体会是,澳门人长期以来养成的遵章守纪的观念在起着巨大的作用。

        老教授上街,过人行横道线的时候,因为没有红绿灯,就习惯地停下来让车先过。刚开始,他发现很多车到了他跟前也减速,停车,他还有点纳闷。后来,他发现有些驾车的人还打开车窗户向他挥手,示意他先走。他这才明白,原来在澳门是人先走、车后走。“挥挥手,您先走”,成了老教授称赞澳门交通文明的口头禅。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定下的规章不容违背,这就是澳门人的法治理念。在老教授看来,澳门人这种在规章制度面前一律平等的坚守意识,甚至到了近乎苛刻的地步。

        一日,老教授外出办完事,正好到了一位多日不见的老朋友的办公楼下,就想上去见见。打电话上去,正好是朋友接的。老教授高兴地说明来意,可对方却说他当天的日程已经安排好了,日程表上并没有见老教授这一项。朋友客气地请他约好时间,改天再来。

        俗话说,伸手不打上门人。老教授对那位朋友看似不近人情的做法,虽然理解,却还是有些不悦。后来,老教授和这位朋友见面聊天的时候,就半开玩笑地说朋友那天不够意思。朋友连忙道歉并解释说,实在是那天日程已经安排好了,不能改变。

        老教授问,那如果临时有急事,怎么办?

        “澳门无急事!”朋友很自信地说。

        是啊,如果人人都按章行事,人人的工作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哪会有什么急事呢?

        春节是中国人自己的传统节日,澳门人对这个节日的重视丝毫不亚于内地人。大年初几,老教授难得有几天闲适,就出门遛街,购物,看风景。大街上一如既往地繁华而不喧嚣,商场酒店张灯结彩,高楼大厦身披彩装,平添许多节日气氛。进入一条小巷,两边店铺林立,老教授却发现开门营业的并不多。而那些没有开门营业的店铺,门上几乎都挂着一个小牌子,那是干什么用的?

        老教授好生奇怪,凑近细看,原来那牌子上写的字大同小异,几乎都是一个意思:本店主春节休息×天,至大年初×恢复营业。不便之处,敬请谅解!

        澳门有很多市民都是靠经营小店来维持生计的,而店主自己给自己放假休息,老教授平生还是头一次看到。研究经济的老教授有点不明白:春节可是经商发财的好机会啊,澳门人为什么不抓这个机会?

        老教授后来同澳门的朋友探讨这件事,朋友告诉他,澳门人并不很看重钱财,而认为生活过得清闲、安逸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近几年,澳门经济好转了,许许多多的澳门人都利用节假日去周游世界了。

        老教授说,澳门虽小,却上下同心,社会和谐。毫无疑问,构建和谐社会的主体除了市场和政府之外,它最终还要通过个人行为去实现,这就是内心的和谐。所以,澳门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

        这位老教授,名叫苏东斌。时任深圳大学特区台港澳经济研究所所长、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副主任。同时兼任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澳门理工学院访问教授,为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