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学  >  正文

苏主席的丑,真是丢大啦!

2020年10月23日 00:46:00 浏览:53560次 来源:陌上飞花花 供稿
作者:丹青飞狐(著名艺术评论家)
来源:丹青飞狐文化艺术

       《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错别字大全》,各位“欣赏”了以后,才能体会到什么是忍俊不禁、啼笑皆非。

        不写错别字,少写错别字,是人们对中国书协主席最基本的要求。苏士澍主席写了这么多错别字,怎么可以对此一直置若罔闻呢?

        三年前,丹青飞狐曾就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错别字泛滥的问题,提出过批评,发表了评论文章。

        从国家文物局出版社社长,到中国书协主席,到中国书法培训中心教授,苏士澍的每一个职务都是中国文化代表性机构的主要负责人。于公,应以维护文字这个国家公器的尊严为己任;于私,应以保持公众人物的良好形象为职责。然而,到目前为止,无论公众对苏士澍的错别字问题提出怎样的质疑与批评,苏主席不仅没有认真反省,主动站出来给公众做一个道歉,却对一些批评文章进行了封杀。苏主席一面高喊着“做好中国人,写好中国字。”一面在错别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不写错别字,或者少写错别字,是人们对中国书协主席最基本的要求。苏主席怎么可以对此一直置若罔闻呢?

        在此,丹青飞狐将这些年苏主席在公开场合发表的作品上出现的错别字进行了罗列,隆重推出《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错别字大全》。


        “写好字,读好书,做好人。”第一个“写”字,苏主席就没写好。是命运在跟苏主席开玩笑,还是苏主席非要跟命运过不去?真让读者每天都为苏主席捏一把汗!

        苏士澍题写的标题,“淅东”,正确的应该是“浙东”。这是不解草法造成的疏误。

        苏士澍为国家文物出版社出版的《宋拓集王羲之圣教序碑》题写的书名,封面的“聖”,下半部分应为“壬”,而不是“土”。

         苏士澍为国家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五代杨凝氏书三帖》题写书名,封面的“杨凝氏”,正确的应该是“杨凝式”。

        苏士澍为国家文物出版社出版的《鲜于枢杜工部行次昭陵寺》题写的书名,“昭陵寺”,正确的应该是“昭陵诗”,书名正确全称应该是《鲜于枢书杜工部行次昭陵诗》。

       《好雨知时节》这首诗的作者应该是杜甫,苏士澍写成李白。

       苏士澍写的“拼博”,正确写法应该是“拼搏”。

        这是苏士澍写的唐代张祜的一首诗:“金陵津渡小山楼,一宿行人自可愁。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 一共28个字,3个错别字。另有几个字写法存疑。

        1、“湖”是个别字,原文是“潮”。

        2、“夜”写错了,右侧是“夕”不是“月”。

        3、“州”写错了,应该是“洲”,中国有两个guazhou,无水的“瓜州”在甘肃;有水的“瓜洲”在江南。


        图为网友用篆书重新录写的唐代张祜诗

         这是苏士澍发在自己微博上的两幅作品,左侧作品“不学自知,不问自晓,古今行事,未之有也。”出自汉代思想家王充的《论衡》。苏主席把“今”写错了;右侧作品“不有百炼火,孰知寸金精。”出自唐代诗人孟郊,苏主席把“熟”写错了;“火”的写法存疑。

         图为历代书法家写的“火”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出自清代著名思想家龚自珍。苏主席把“喑”写成“暗”,“才”写成了“材”。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出自唐代诗人刘禹锡。苏主席把“霄”写成了“宵”,前者意思是“天空”,后者意思是“夜”。

        “凤鸣千仞,鹏抟万里。”出自王勃《常州刺史平原郡公行状》。抟【tuán】繁体写法是“ 摶”。苏士澍写成了“搏”。

        鹏抟,典出《庄子·逍遥游》。“鹏之徙於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大鹏鸟迁徙到南方大海的时候,会迎着海面上急骤的狂风盘旋而上直冲天空。后人以“鹏抟”比喻人之奋发有为。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出自于《周易》,乾卦是《周易》六十四卦的第一卦,却被苏主席安在了“庄子”头上。

        在这个苏主席的题名中,苏主席张弓把鸟打飞了,“鸾”变成了“弯”。

        “沉浸浓郁,含英咀华。”出自唐代文学家韩愈的《进学解》,意思是说沉浸于书香之中,品味咀嚼其中的精华。苏主席自创出“郁”字的繁体写法。

        图为“郁”字繁体字的正确写法。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出自宋代诗人叶绍翁脍炙人口的《游园部值》。“苍苔”指的是青苔,这句诗的意思是说可惜了被木屐踩坏的青苔。苏主席却把“苔”写成了“臺”(台),一下子把整首诗的情调搞没了。

        左为“薹”,右为“臺”。苏主席站的台都是高大上的,自然没有草。

        “苍山如海”的“如”,写成了“各”。草书从表面看起来自由随意,实质却有着严格的章法,可谓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图为“如”和“各”的草书写法,红色字是“如”,黑色字是“各”。

        “会当凌绝顶”出自杜甫的《望岳》,此为苏士澍为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所写。“顶”字的金文写法左部从“鼎”;小篆写法从“页”。苏主席的“顶”是自己想当然的“依楷造篆”。

        “会当凌绝顶” 之下的小字行书,苏主席又将“荡胸生层云”的“层”误抄为“曾”,而“鸟”字的写法也为苏主席自创。


         图为“顶”的篆书写法

        苏先生这件作品中的“晓”字明显少写了一横;而“当”字中间应从“口”,按苏先生的写法则为“畐”了,即又多写了一横。

        图为“晓”字篆书写法

        图为“当”字篆书写法

        这幅隶书作品时今年春天苏主席在联合国总部书画展上的作品,苏主席笔下的燕子,是有尾巴的燕子哦。所以,苏主席能够漂洋过海,飞到地球那边去出洋相。

         汉字中,有些字简体与繁体是不能通用的,比如“皇后”,不能写成“皇後”。这幅对联的上联“画里”,正确的写法应该是“画裏”,这个“裏”是裏外之“裏”,而非量词“里”。

        这幅“琴调和畅”落款中的“王禹稱”,应该是“王禹偁”。古文有些时候“称”与“偁”可通用,但作为人名,是不能通用的。苏主席明显不清楚此时应该用“偁”。

        此为今年“十一”前后,苏主席参加北京“民族大团结”书法展作品。苏主席把“昇”写成了“升”。这个“昇”作动词用。


        “纸”字底下绝不能多一点,在初学汉字时,会被老师反复叮嘱的作业。苏主席的纸自然是要比全国书画工作者都多一点。

        写错别字是每一个文化工作者都在所难免的问题,但无论哪一级文化工作者,都没有苏主席的错别字错的离奇,错的荒唐,错的搞笑。

        只要稍微学习学习,稍微用点心,稍微认真一下,苏主席的那些错别字还是可以避免的。

        让人不解的是,为什么苏主席就不愿意静下心来,去做一做这些最基本的功课呢?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竟然是一个“错别字大王”,这个丑真是丢大啦!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