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市场  >  专家观点  >  正文

马首富大喜临门却突然发飙的真相

2020年11月04日 00:15:07 浏览:53815次 来源:浑水报告 供稿
作者:刘胜军
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

 
        已经“退休”的蚂蚁金服实际控制人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一通扫射,震惊全国。尤其是,“自称外行非专业”的马云痛批“巴塞尔协议”这个多少对马云同志有些过于专业的问题,更令很多围观者一头雾水。

        更何况,眼下马云所谓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融资定价”在即,大喜临门,首富身价又将水涨船高。《金融投资报》报道:蚂蚁总部所在地杭州之江片区有小区一夜涨价百万;周围的超级大平层、豪华别墅也涨价了。按68.80元/股的发行价计算,蚂蚁的员工股权激励近1377亿元。以招股书共有员工数16660人计算,人均826.47万元。按照杭州二手房均价计算,蚂蚁集团人均可以在杭州买一套283平米的大平层!


        在如此大喜的日子,马首富为何会失控发飙?

        其实,这个“不可说破”的隐秘正在于马云痛恨的“巴塞尔协议”。

        在马云同一个论坛上,财政部副部长邹加怡“话中有话”地说:

       • 要平衡好金融科技与金融安全的关系,建立并遵循相应的市场规则,防止金融科技诱导过度金融消费,防止金融科技成为规避监管、非法套利的手段,防止金融科技助长“赢者通吃”的垄断。

        注意,“监管套利”是蚂蚁金服的一个“特殊竞争优势”。客观而言,这是“监管滞后于创新”导致的“重大漏洞”。银行吐槽蚂蚁金服的一大原因正在于此:银行手脚被规则捆得死死的,蚂蚁则可以天马行空。

        蚂蚁金服虽然规模巨大,但迄今为止是“游离于监管之外”的金融巨头,虽然有小贷牌照、第三方支付牌照,但缺乏“整体的监管”。一家市值预计超过工商银行的“金融巨头”居然没有监管,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惊人的漏洞。

        在银行的“严监管”和蚂蚁金服“基本无监管”之间,最大的一个“不公平”就是巴塞尔协议对资本金的要求。《巴塞尔协议》的最核心要点就是限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避免“大而不倒”的银行过度扩张把烂摊子留给社会。说得通俗点,《巴塞尔协议》的资本金要求类似于“融资融券”的“保证金”要求。


        底线还是要有的。面向社会公众的金融业务,具有显著“社会外部性”,必须严格监管,这是全球共识,也是无数次金融危机和金融骗局的惨痛教训,p2p堪称一次“不监管”的昂贵学费。刘鹤副总理“四句话”说得至为深刻、在理:

        • 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

        • 借钱是要还的

        • 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

        • 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安邦保险、海南航空、华信集团等一系列超大型企业爆出的问题,完美印证了刘鹤副总理的告诫。

        为弥补“监管套利”漏洞,2020 年 9 月 13 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这一办法主要针对的对象之一就是“蚂蚁金服”。

+
        金融控股监管办法这一“紧箍咒”将于 11 月 1 日生效,这才是马云发飙的真实原因。

        对于金控的监管,最具实质性影响的一条就是“资本金约束”。《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要求:

        • 强化资本来源真实性和资金运用合规性监管。一是资金来源应真实可靠,法人、自然人应当以合法自有资金,而不得以委托资金等非自有资金以及投资基金等方式投资金融控股公司。二是金融控股公司应当以合法自有资金投资控股金融机构,不得虚假注资、循环注资,不得抽逃金融机构资金。对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合规性实施穿透管理。三是建立集团整体资本充足性监管制度,金融控股集团应当具备与其资产规模和风险水平相适应的资本。

        不难想象,“资本金的紧箍咒”会影响蚂蚁金服的资产扩张能力,提高其资金成本,这才是马云痛斥“巴塞尔协议比较像一个老年人俱乐部”、“只讲风险控制,不讲发展”的真实原因。


         话说回来,马云对“巴塞尔协议”的恼怒,岂不反过来证明了蚂蚁金服此前受益于“监管套利”的事实?否则,怒从何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恩格斯说:在利益面前几何定理也会被改写!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