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传媒  >  传媒观点  >  正文

新华社这次真“刚”!

2021年01月30日 00:38:00 浏览:55601次 来源:鱼眼观察 供稿
文/公民于平

       近日,新华社下属的《经济参考报》,报道了甘肃敦煌万亩沙漠防护林,因为要给葡萄园让路,惨遭“剃光头式砍伐”。

       根据该报道,惨遭砍伐的防护林,位于库姆塔格沙漠东缘的阳关林场,是敦煌的第一道、也是最后一道防沙阻沙绿色屏障。

       可从记者拍摄的现场图片和视频看,大量树木被砍,许多树好不容易才长到碗口粗,稍大一点的树桩干径已达30厘米。

       这些正值青壮年的林木像遇到推剪一样,一棵不留地被推倒,上万亩林子被“剃光头”。

       有识之士因此发出疾呼,任由这道阻沙屏障彻底失守,不仅敦煌危在旦夕,恐怕河西走廊也将面临一场风沙侵蚀绿洲的生态灾难。



       然而,这篇报道,却遭到甘肃当地的强大狙击。1月26日,甘肃省林业和草原局发布调查结果称,阳关林场未发现“剃光头式砍伐”。

       林草局只发现,阳关林场在未申请领取《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违法砍伐尚未枯死的行道树10余棵。

       甘肃林草局还表示“林场范围长期以来只有6000余亩防护林”,“未发现林地大面积减少”。

       这等于是公开指责,万亩沙漠防护林被砍,根本就是新华社杜撰的假新闻。



       甘肃当地的这一表态,把新华社激怒了。昨天,新华社在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进一步公开了相关证据。

        证据显示,在1997年和2005年,阳关林场的两份官方文件写得很清楚,当年该林场的沙漠防护林面积分别为13300亩和14000亩。

        2016年,在一份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问题的查处情况中,甘肃酒泉官方也承认,阳关林场的防护林面积为13300亩。





       新华社这次真“刚”!甘肃相关部门,你们这次摊上大事了!

       甘肃官方文件明明写着防护林有13000亩,为何现在却只剩下6000亩?

       我觉得有两种可能:

       一种可能,是为了种植葡萄园,不惜疯狂砍伐树木,事后却想法设法掩盖,这也是《经济参考报》之前报道所披露的。

       另一种可能,是这片沙漠防护林其实一直只有6000亩,但当地官员为了制造政绩,在向上级汇报时,有意夸大了植树造林数字,骗取国家大笔补贴。

       无论是哪一种,都已触犯法律的红线,都够当地喝一壶的。

       据悉,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已赴敦煌独立调查,相信真相很快水落石出。

       说实话,新华社此次的表现,让我刮目相看。

       这些年,市场化媒体凋零,调查报道式微,碎片化的网络信息成为传播的主流。

       新闻更迭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们离事实和真相却越来越远。

       但仍有一些媒体依然在坚守自己的使命,比如新华社下属的《经济参考报》

       去年8月4日,《经济参考报》发表调查报道《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堪称一篇载入新闻史的作品。

       记者通过持续两年多的跟踪调查,挖出了一条官商勾结的黑色利益链。

       靠非法采煤成为青海“隐形首富”的商人马少伟,及其背后的保护伞青海省原副省长文国栋,双双成为阶下囚。

       此次,甘肃万亩沙漠防护林遭“剃光头式砍伐”,无疑是《经济参考报》又一篇载入史册的报道。

       在遭到甘肃当地的狙击之后,《经济参考报》没有屈服,而其背后的新华社,更是罕见地公开站出来,对下属的报纸和记者进行力挺。

       这展现出一个国家级通讯社应有的骨气和担当。


       敢于正面硬刚,这在新华社其实有着悠久传统。

       新华社记者丁永宁曾顶着压力,秉笔署名写下内参:《中国女篮是怎么被撵下专机的?》

       文中她写道:副总理乘专机不是个别现象,现在出国访问,凡是副总理、副委员长,甚至个别副总参谋长均是专机。大量使用专机是一种讲排场的坏作风,是封建落后思想的表现。

       这篇稿子“捅了天”:中央由此开会决定:严格控制专机的使用人数,取消副国级的专机。那名把女篮队员撵下专机的副总理不得不做了检讨。 

        新华社原社长田聪明有句名言:“记者报道有问题,我绝不护短;报道没有错误,就是要坚持。我们支持记者履行监督职责,原则就是记者对事实负责,我对记者负责。”

       他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

       2002年1月,新华社记者写了内参《百姓告状为何难?》,揭露大连个别干部对百姓上访置之不理。但报道引起时任大连市领导不满,给朱镕基写信告状。田聪明派人调查后,将新华社报道无错的调查结论呈报朱镕基,直至大连市向中央做检讨。

       一个国家,越是重量级的问题,越需要重量级的监督。网络时代,舆论监督依然是媒体,尤其是新华社这样的国家级媒体必须肩负的使命。

       面对权力不卑不亢,保护好自己的记者,为舆论监督撑腰。

       只对事实负责,只向真理低头,捍卫新闻人的职业信仰和理想。

       我期待,新华社能再接再厉,把正面硬刚的精神继续发扬光大!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