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要闻  >  地方新闻  >  正文

湖北36岁女子被杀害,作案细节令人发指:杀死她的,不只是丈夫

2021年02月17日 00:29:00 浏览:54794次 来源:硕士博士读书会 供稿
作者:水门鼬
来源:繁华事

       又一个“完美受害者”被活活砍死了!

       1月8日下午,湖北黄石。

       小芳在家门口,被余晓斌砍得面目全非。

       单单脸部就被砍了19刀,一颗牙都没剩。

       此外,头部、腿部到处是刀伤。

       法医说,伤口多到数不清。

       光是把砍开的皮肉缝合,就花了足足5个多小时。


       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要如此心狠手辣?

       没有。

       小芳只是想离婚而已。

       而余晓斌不是别人,是小芳的丈夫。

       两人2014年结婚。婚后两年内,小芳接连生下两个女儿。

       她勤劳乐观,既养孩子又养家。

       余晓斌干两个月休息一个月。工资不低,但从不负担家庭开支。

       不仅如此,家暴不断。

       愈演愈烈。

       尤其是去年疫情焦灼时,居家隔离成了“往死里打”。

       最严重的一次,小芳的头发被扯掉一大片,头和脸肿胀得不成人样。

       小芳拍了脑部CT。

       随后,她以家暴和不支付抚养费为由起诉离婚。

       那是去年2月份。

       熬到7月开庭,法院没判离,进行了调解。

       直到被砍遇害,婚还没离成。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女人生儿育女、挣钱养家,最后还被枕边人无情残害。

       一如拉姆。

       复制粘贴般的故事,为何一再重演?

       只因凶手不止一个人。


2

       小芳对危险并非一无所知。

       元旦假期,小芳从打工地武汉回家。

       她要取一些生活用品。

       余晓斌已不在家居住,但小芳还是让姐姐陪着一起去。

       一进门,发现鞋柜里有一把斧头。

       小芳说:“你看,连斧头都准备好了,估计他就是打算要把我杀了。”

       临走时,她把斧头带走了。

       拿到父母家,藏了起来。

图源:谷雨实验室

       离婚案即将再次开庭。

      1月8日下午3点,小芳再次回到家里。

       她要陪法院人员评估房产。

       这些流程,是两人在调解时一致同意的。

       原本余晓斌也要到场,但他说不会去。

       即便如此,小芳仍然很警惕。


       她让姐姐在小区门口等着,两人手机一直保持着通话。

        “一旦有意外,你就报警。”

       到家门口后,她发现门锁被换了,敲了很久也没人开门。

       小芳放心下来,挂断了和姐姐的电话。

       这时,法院评估人员也到了。

       他们给余晓斌打电话,说进不去。

       余晓斌说:“不来,随便你怎么弄。”

       于是,小芳叫开锁师傅来开门。

       法院评估人员测量很快,10分钟左右就完成离开了。

       接近4点,开锁师傅换完锁芯。

       两人一起进电梯下楼。

       谁知电梯门一开,余晓斌冲了出来,一把拦住小芳。

       他带着头盔,背着背包。


       开锁师傅把余晓斌扯开:“有什么事好好说。”

       谁知,余晓斌从背包里掏出一把斧头。

       和藏起来那把非常相似。


       小芳再次恐惧,她向开锁师傅发出了最后的求助:报警。

       电梯从29层下去又上来。

       开锁师傅和保安,看到她倒在了血泊中。

       余晓斌已不见踪影。

       4点10分左右,发微信没人回、打电话没人接,姐姐不放心准备上楼看看。

       却碰到有人抬着担架出来。

       上面的人血肉模糊,外套被鲜血染红。

       “这是从哪里抬下来的?”

       没人搭理姐姐。

       只听一个小孩说:“29楼下来的。”

       姐姐认出了妹妹脚上的黑色平底靴。

       头骨碎进脑髓。

       缝合5小时。

       输空了县医院的血库,又转到市医院抢救。


       但没有奇迹。

       3天后,小芳抢救无效死亡。

       那把斧头砍碎了所有努力和梦想。


3

       小芳,是一个“完美受害者”。

       我不喜欢给受害者分级。

       但她和拉姆一样,独立乐观、勤劳勇敢。

       却一样惨遭毒手,怎么努力都没能逃脱。


       只因凶手是丈夫。

1、他不分担家庭责任

       婚后两年,小芳连生两个女儿。

       怀孕期间,他连烧个热水都不愿意。

       有一个寒冬深夜,大雪纷飞。

       小女儿刚出生不久,大女儿发烧。

       余晓斌只顾着玩手机,别说照顾孩子,连体温计都不愿伸手拿。

图源:谷雨实验室

       小芳一边打工,一边照顾孩子。

       余晓斌工资不低,但一年只给家里6000块钱。

       给完还后悔:“觉得似乎给多了,还想往回要。”

图源:谷雨实验室

2、她努力工作养家

       丈夫不给钱,她就自己挣。

       她带着孩子,开三轮车送快递。

       收过她快递的人都说:“她个子矮矮的,做事很负责任。”

       同时在培训机构做兼职,教小学语文。

       工资不到两千,但教案写得密密麻麻。

       她向好友请教如何教得更好。

       发现很喜欢教孩子,她还立志要当一个正式的小学老师。


        她报了大专,自修小学教育,还自学英语。

       在36岁的本命年,憧憬着开始新的生活。

       一切却戛然而止。


       被砍的第二天,1月9日下午16:30,现代教师学导论开考。

       而小芳的考桌却空荡荡。

       她再也没机会实现梦想。

图源:谷雨实验室

3、她曾努力解决家暴

       2017年,两人在县城买了新房,有120多平。

       小芳付了大部分首付,还独自一人负责装修。

       为了省点搬运费,她用平板推车,搬完所有沙子、水泥、地砖。

       邻居说,从没见到余晓斌参与装修。

图源:谷雨实验室

       小芳没有怨言。

       她求了一张家宅签,寓意很好。

       她特意发朋友圈,配文:“看来买房子真的是买对了,不离旧巢难以兴家。”

       言语间,全是对新生活的期待。

图源:谷雨实验室

       买房之前,家暴已开始。

       搬新家,是小芳做的一次努力。

       她觉得离开婆家,家暴能减少。

       没想到幻想破灭。

       余晓斌依然喜欢看暴力视频:“觉得很过瘾,很刺激。”

       依然对她拳脚相加,并且不断升级。

       去年年初,余晓斌脱光她的衣服,当着孩子面捶打头部,还拽着头发撞墙。

       楼下的邻居说,听见了打斗的声音和孩子的哭声。

       之前,为了孩子一忍再忍,这一次小芳决心离婚。

       但余晓斌不同意。


       她一次次提,却得到一次又次死亡威胁。

       “你别想摆脱我,你想离婚那是不可能的。”

       “我会让你死。”


       小芳没有浪费时间抱怨。

       她向好友咨询离婚手续怎么办,男方不同意是否需要请律师等。

       最后向法院起诉离婚。

       好友说:“她意志很坚定,说必须离婚,在他那里过也许哪一天被打死了都有可能。”

       小芳不缺勇气,也不缺警惕。

       提出离婚后,她离开县城去市里打工。

       在一家电子厂流水线上两班倒,她选择上夜班。

       这样可以减少抛头露面,因为丈夫四处打听她。

       下半年,她逃到更远的武汉。

       但她终究没能逃脱。

       家人整理遗物时,发现悲剧早已埋下伏笔。

 
4

       小芳家境贫寒,学习很努力。

       原本考上了大学,但因填志愿时出错落选,只读了大专。

       但她是四个孩子中唯一一个大学生。

       毕业后在广州做过销售,又去杭州做过电商,甚至打算自己开店。

       至于感情,30岁之前,她不打算随便结婚。

       她希望遇到真心喜欢的人。

       2014年,30岁先于理想伴侣到来。

       家人、村里人、上门提亲的人,都在告诉她:年纪不小了,要尽快结婚生子。

       她屈服了。

       她没说喜欢,也没否定。

       与隔壁村的余晓斌,相亲不到3个月便结婚。

图源:南风窗(余晓斌)

       婚礼非常简单,婚房是男方家的毛坯房。

       小芳用嫁妆装修了房子。

       因为她想要平等的婚姻。


       没想到却像牛一样被栓住,被驱使,被鞭笞。

       小芳从未隐瞒被家暴,甚至求助过不止一次。

1、向家人求助

       第一次被家暴,她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嘴角有伤、手上有淤青,她哭着说出了实情。

       二哥打电话质问余晓斌。

       表面上,余晓斌和父亲上门道歉,保证不再犯。

图源:谷雨实验室

       背后,余晓斌却威胁要砍死她。

       家人经常能看见淤青,但一直劝她能过就过下去。

       她说:“如果再这样过下去,我会死在他手里。”

图源:南风窗(人物为化名)

       被家暴却被劝不要离婚,只因为你是女人。

       只能怪自己投错了胎。

图源:谷雨实验室

2、她向外人求助

       除了家人、朋友、邻居,还有物业、社区、妇联,都知道她被家暴。

       他们每一次找上门,余晓斌都认错,甚至下跪道歉。

       并承诺:“下次再也不会了。”

       但每一次承诺,都会变本加厉打在小芳身上。

       最严重的那次家暴,她报警了。

       但警方没有出警:“疫情期间大家都出不去,最好不走动。”

图源:南风窗(人物为化名)

       第一次开庭,余晓斌又“诚心”认错。

       但是签了协议又反悔。

       在司法局门口,再次动手打小芳。

       一旁的姐姐报警了,但警察还是没出警:“人手不够。”

图源:南风窗(人物为化名)

       独自承受着暴力,小芳预感早晚会出事。

       她在5月就写好了遗书。

       交待了后事“埋在水库山顶”。

       还特意强调:“沿左侧石级上去,越高越深越好。”

       姐姐说,那里全是树林,是一个清净地。

图源:南风窗

       就在被砍前一天,她又交待了一次。

       若不能如愿安葬,可以撒进富河水。

       葬礼、时辰、棺材、祭祀,统统都不要。

       只求一点:“不要宽恕凶手。”

图源:南风窗

       这个绝笔信前面,有好几页被撕掉了。

       她哥哥说,可能是每次回家前都会写一封,如果平安回来就会撕掉。

图源:谷雨实验室

       这一次,她的担心和恐惧,变成了现实。

5

       截止目前,小芳还未被下葬。

       凶手还没判决,男方家也从未道歉。

       她的遗愿还未实现。

图源:南风窗(人物为化名)

       前有拉姆被烧死,后有小芳被砍死。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都在控诉“家暴普遍存在”。

       据统计,平均每7.4秒就有一个女性被家暴,女性他杀原因中40%是家暴致死。

       婚姻真成了女性的坟墓。

图源:新京报

1、不要随便结婚,要对自己负责

       被催婚,只是有点烦而已。

       一旦迫于压力结婚,遇到渣男可能被催命。

       但那些催你结婚的人,不会、也不能帮你分担任何痛苦。

       终究只有你自己承担一切。

2、不要觉得家丑不可外扬

       52%的男性都承认家暴过,但只有5.5%的女性承认被家暴。

       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据。

       但家暴不会随着沉默消失。

       所以,第一次被打就一定要报警。

3、不要心存幻想

       不要对家暴男有任何幻想,觉得能改变他。

       不要相信他的任何承诺。

       切记《小偷家族》中的台词:“如果说爱你,还打你,那一定是说谎。如果爱你,就会像我这样紧紧抱住你。”

4、家暴不是家事

       家暴只有0次和无数次。

       这句话不光要女性知道,警察和社会更应该知道。

       据统计,女性平均遭受35次家暴后,才会报警。

       也就是说,警察接到第一次报警时,女性已忍无可忍。

       于警察,只是一次出警。

       于女性,却是最后求生。


       如果置之不理,或以“清官难断家务事”为由劝和解,那么就是在给凶手递刀。

      小芳和拉姆一样,已经够完美、够强硬了,多少次死亡威胁都没屈服。

       但是却没有用。

       这不是一个法治社会该有的样子。

       女人和男人一样,也是人,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

       不能让“丈夫”这个身份,成为暴力的保护伞。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