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要闻  >  国际观察  >  正文

蒙古国,即将破产

2021年10月24日 00:15:00 浏览:54347次 来源:财说时刻 供稿
作者:见独
来源:米宅海外
       新冠疫情爆发后,许多经济结构单一,国际储备短缺和物价高涨的国家都面临着重大危机,其中就包括了我们的邻居蒙古国。

       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蒙古国经历了两次大规模的经济崩溃。不仅如此,由于外债太多,仅有的美元储备只能用来偿还债务,因此蒙古国物价高涨,生活必需要品物资严重匮乏,失业率更是一度接近10%。

       据蒙古媒体披露,2021年—2024年是蒙古偿还外债的高峰期,因其公共债务占到GDP的70%,外债和私人债务达到经济产出的300%,公务员和军队薪水已经开始被拖欠。毋庸置疑,目前的蒙古国已到了破产边缘。




为什么蒙古国会经济衰弱?

       草原辽阔、风光美丽的蒙古国是亚洲地区有名的矿产大户,现在已经探明的有铁、铜、煤、黄金、稀土等80多种矿产,被誉为世界级矿藏的“奥尤陶勒盖铜金矿”已经成为该国经济的最大驱动力之一。


       依靠无与伦比的矿产资源优势,蒙古国一度成为世界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之一,GDP增长率最高时曾达17.29%。然而,成也萧何败萧何,正如委内瑞拉等仅依赖出口资源获得发展的国家一样,即使有着非常丰富的矿产资源,蒙古国的经济却依然疲软。

       数据显示,即使经过多年的“去单一化”,但2018年蒙古国矿产资源出口在整个对外出口贸易中依然占比达78.5%。并且,由于蒙古国没有什么工业,因此出口业务撑起了其80%的收入来源。也就是说,蒙古国经济发展的好坏,完全是由矿产能卖多少钱决定的。



       在采矿业繁荣的年代,凭借着淘金热以及矿产资源的出口,蒙古国的经济还能有所发展,但在单一的经济体系下,一旦遇到全球大宗商品需求疲软的时候,蒙古国就不可避免的陷入了经济危机。

       2014年,随着我国对于矿产资源的需也开始缩小,再加上美国“页岩油革命”带来的开采技术的突破,国际能源价格开始大幅度下跌,蒙古国矿产资源的价格更是持续走低。

       除了单一的经济体系,混乱的政治也是蒙古国经济恶化的一大诱因。在苏联解体后,蒙古国并未调整多党派的政治管理制度,即使苏联解体都已经过去几十年了,但蒙古国的政局却是越发的动荡。

       如今,蒙古国失业率居高不下,举国上下的经济总量只有内蒙自治区的1/26,GDP甚至不及我国内蒙古自治区的一个旗县。



伪装成国家的大矿厂

       实际上,目前的蒙古国更像一个“大矿场”。由于其国内制造业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除了畜牧农产品之外,蒙古国所需的日常用品、机电商品及零配件、化学及化工产品等工业制造品均依赖进口。

       这是因为,二战结束后蒙古国便成为苏联的卫星国。苏联对卫星国的管理实行任务分配制,简单的说就是“工具国”。

       而蒙古,就因为丰富的地下矿藏资源,成为了披着国家外衣的“苏联矿场”。苏联对于蒙古国这个“矿场”的经营是十分粗暴。开采出来的矿石直接装到火车上,一列列往回运,基本上没有在当地建立起什么工业基础。



       并且,长期以来,蒙古国都在将来钱快的采矿业作为其国民经济的命脉,还推行“矿业兴国”战略。

       因此,煤炭和铜矿过去占据蒙古总出口收入的近70%,采矿业也成为了蒙古国的支柱性产业和拉动经济持续增长的重要引擎。

       据统计,作为矿产资源大国,蒙古国矿产蕴藏量居世界前20位,且未曾大规模勘探开发。目前蒙古国已知矿产高达80多种,矿点超过6000个,同时拥有铁、铜、钼金、稀土等重要战略资源。

       在这其中,煤炭蕴藏量约1520亿吨,铜储量为20多亿吨,还有大量黄金。



       矿产资源应有尽有的蒙古,自然不会利用资源进行赚钱的好机会。为了尽快把这些资源变现,自上世纪90年代起,蒙古国就开始对国内矿业开采的法律进行修订(“矿业兴国”战略),旨在吸引更多海外投资。

       在这其中,奥尤陶勒盖矿已探明储量为铜3110万吨、黄金1328吨、白银7600吨成为了蒙古国的最大收入来源。铜精矿和钼产量成为蒙古国民经济的指标之一,每年的开产量所带来的收益大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



       事实上,都不用经济学家进行研究分析,只要蒙古国的经济有所增长,那一定是采矿业的功劳,反之亦然。蒙古国也大开门户,制定《外商投资法》、《矿业法》等,引进中国、韩国、俄罗斯等国的外资,侧面拓宽采矿业局面。



蒙古国还有未来吗?

       从地理环境上看,蒙古国面积156.6万平方公里,领土以草原、戈壁为主,除中国和俄罗斯外再无第三邻国。并且,由于没有出海口,工业基础薄弱的蒙古国赖以生存的只剩下采矿业、畜牧业和国外经济援助。

       根据蒙古国统计局的最新数据,蒙古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在2020年萎缩了5.3%,而外部债务总额却又增长了83.9亿美元,增长11.6%,使得蒙古国的外债达到了308亿美元,这就意味着蒙古国300多万人需要不吃不喝三年才能把债务还清。



       由于欠债太多,蒙古国被穆迪列入“垃圾国降级观察名单”中。而为了帮助还债,在2017年3月,蒙古采取了举国还债的做法,不仅发行了5.8亿美元的政府债券,还向每个国民摊派了还债份额。

       事实上,蒙古国并不是没有经济翻盘的希望。由于夹在中俄之间,蒙古国凭借其战略地位,也曾得到了大量实惠。虽然同为资源大国的俄罗斯不可能帮助蒙古去卖资源,但是中国对于蒙古的援助却从未递减。

       在苏联解体后,由于蒙古国频频陷入经济危机,国际社会为保证蒙古国的稳定,也屡屡伸出援助之手。在2003年,国际社会便已召开十次国际援蒙会议,援蒙国家和国际组织向蒙古国提供了29亿美元的贷款和无偿援助。

       在2017年,国际货币组织为了稳定蒙古国经济局势又提供了大量资金救助,其中占比超过三分之一的救助都来自中国人民银行。

       与之可以进行对比的是,自1990年至2008年,外国投资公司近9940家,直接投资额,也不过38亿美元。当然,某种程度来说,投资就是援助,真正从投资上赚到钱的企业,为数寥寥。

       从1991到2010年,我国向蒙古国共提供了约72亿多元人民币的无偿援助。2018年,在我国的帮助下,蒙古国外汇储备已由此前的11亿美元增加到32亿美元。

       并且,为了进一步支持蒙古国的发展,仅在2019年,中国企业对蒙古国的投资就达2.7亿美元,同比增长132%。

       事实上,与其说蒙古国经济陷入危机,不如说是其借着“矿业奇迹”发家之后的的急功近利。不仅仅是采矿业,因为蒙古国常年抱着“靠山吃山”的念头,其传统支柱性产业畜牧业的发展也在面临桎梏。



       据悉,随着牲畜数量的迅速增加,蒙古国草牧场已不堪重负。今年三月中国北方的沙尘暴,就是蒙古荒漠化的直接反映。

       去年《科学》杂志就曾发表文章,“证明过去20年蒙古高原气候发生了重大变化,陷入了高温—干旱—酷寒的四季循环。加之过度放牧和疏于治理,蒙古高原生态很可能已经迈过了可挽回的平衡点”。

       而蒙古政府公布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结论,国内70%的土地沙漠化,在蒙古境内共有小河、溪流6646条,其中551条断流或干涸。有湖泊和沼泽3613个,其中483个干涸。

       据调查显示,蒙古国国民对国家经济发展前景持悲观预期。他们普遍学习包括中文、俄语、韩语在内的多种语言,以与外国人做生意、或者移民海外为人生追求。

       事实上,不论是外界还是内在因素,如果蒙古国不下决心改变其“大矿场”的国家属性,那么其经济的发展就不会顺利。要知道,世界上共有200多个国家(地区),也并不是每个国家都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