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西方主导面临“历史的终结”

2012年02月05日 00:37:59 浏览:1258次 来源:环球杂志

过去的一年,世界乱局四起。西亚北非没有迎来真正的“春天”,伦敦骚乱让英国的绅士们扼腕叹息,“华尔街之秋”余波不息,世界经济寒冬瑟瑟未有尽头……玛雅历法中暗示的世界末日论,或成为谈资,或使人们错愕焦虑。一切的一切,谁能算出个究竟?
 

伴随着困顿与期望,世界迈进了2012年。山无常势,水无常形,新的一年,可能成为世界政治经济发生重大变迁的元年。
 

一场百年不遇的金融经济危机正在改变着世界。几年来,西方量化宽松、大手笔砸钱救市集体失效。过去的一年,几乎维持了近一个世纪优等生地位的美国,其主权债务被西方评级机构下调。希腊——这个地处欧盟边缘地带的国家,因政府无力应对主权债务清偿而引发的一场危机,更像是一团山边野火,迅速蔓延到欧盟核心地带,甚至带动法国等欧盟核心成员卷入风暴之中。西方在试图努力走出2008年的金融危机,却遇上新一波债务危机的冲击,金融动荡不已,经济复苏艰难,失业率居高不下,社会分化加剧。
 

如今,美欧日债务缠身,债务规模远超产出水平,其财政状况捉襟见衬。各国政治协商难有善终,民主政治遭遇空前的制度失灵。西方内部倾轧加重,政府向私人银行注资加重了本已危险的主权债务包袱,而寻求主权债务脱困的西方政府向外转嫁危机动作频频,从而导致全球陷入一方面缺钱,一方面却游资泛滥的困局。
 

沧海桑田,时移世易。全球发展格局中,发展中经济体却展示出艰难岁月中另外一幅眩目的画面。一些新兴大国更是呈现出持续增长的集体性崛起,直接推动着世界力量格局悄然生变。2011年,中国、巴西、俄罗斯和印度已然跃进世界前十大经济体中,中国更是从7年前的世界第七,不断跨越艰难险阻,迅速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这种局面是多少个世纪以来都未曾出现过的。
 

发达经济体曾经是全球化的弄潮儿,在新的时空背景下却出现集体性逃课现象。产业外包、坐享专利或高端价值链的美国曾经是全球化的引领者,全球化甚至一度被视为“美国化”的代名词,而今,美国对全球化的引领动力却已严重不足。在世界产业转型或重塑的进程中,妄图重新占领规则高地而炮制“炭关税”和“炭银行”的欧盟,自陷债务危机不能自拔,甚至欧元区也面临分崩离析的未来。全球多边贸易自由化裹足不前,多哈回合谈判停滞10余年仍难以起死回生,美国甚至倾心搞起“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倾心一域试图画地为牢,另起炉灶掌控区域一体化主导权。
 

与全球不佳的经济形势相伴随,贸易保护主义阴云密布。全球治理平台上曾经的“同舟共济”或多或少地让位于“同舟共挤”,作为拯救世界性经济危机的G20机制,因“全球再平衡”问题纠结不已,分歧增大。
 

金德尔伯格——这位美国久负盛名的政治经济学大家,在《世界经济霸权(1500~1990)》一书中,曾引用“不规则发展法则”理论直陈:“在发达程度较高的、新的文明处于领先地位的任何国家,当它达到一个临界点时,要超越这一界线向前是极其困难的,由此导致的结果是,人类发展的下一步不得不在世界的其他地方迈出”。
 

这种先见之明为处于茫然状态中的人们提示出一幅世界格局变迁的未来画卷,无论人们愿意与否、承认与否,世界变迁的步伐终有其历史性的节奏与方向,西方的世界主导地位正在或即将加快走向终结。(傅梦孜)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