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  正文

谭雅玲做客中新网解读汇率波动幅度调整

2012年04月18日 09:23:26 浏览:951次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对外宣布,自4月16日起,每日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的交易价可在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对外公布的当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上下百分之一的幅度内浮动。这是自2007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单日波动幅度的再度扩大。中国新闻网金融频道特邀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谭雅玲院长,以此次汇率波动幅度调整为出发点,对汇率市场化、外向型企业面临的机会和风险等方面做出解读。 

        主持人 :我们很多朋友关心是不是预示着汇率市场化的改革来到了? 

        谭雅玲 :其实我们市场化的改革早已经开始了,2005年7月21日,我们的汇率改革就已经非常明确了,我们由过去中央银行指导的价格变成了撮合制,我们参考了一揽子货币的新机制,这个就已经预示着我们的汇率改革进程已经开始了。而我们这次采取的只是一个浮动区间的扩大,它只是一个工具的进一步运用和进一步发挥,把这个区间扩大是根据我们市场的变化,因为我们的流量和我们的速度都在增加,资金的规模也都大大增加了,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如果你的浮动还按照千分之五的角度来把握的话,那你已经不能适应这个市场的规模和它资金效率的影响了,所以我们去年到今年会出现跌停板,非常紧张的市场状况,这个跌停是因为什么?因为你的下限很狭窄,你的区间很狭窄,所以导致了市场心理上的极度紧张或者恐慌,但是实际上在跌停的过程当中人民币并没有贬值,还是在升值,这样就会引起市场很大的误判和一个错觉的感觉。这样对于企业的利润也好,对经济发展的协调也好,对宏观政策的把握也好都是特别不利的。 

        主持人 :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去年12月,香港市场一度牵引内地人民币兑美元连续跌停的现象,而且现在我们看到扩大汇率的波幅,那么,未来无论香港市场上出现升值或是贬值预期,是否都将牵引境内市场汇率波动的加剧的现象出现呢? 

        谭雅玲 :实际上我们的汇率还不能用加剧来说,我们的汇率走向八年一直是一个单边的上扬,这个走向完全违背了国际市场的规律,因为如果我们去看八年的国际市场,无论是汇率,无论是黄金,无论是石油,无论是大宗商品,八年,它们经历了两轮的下跌,两轮的上涨,而人民币跟所有的价格指标完全是不吻合的,我们没有两轮,我们只有一轮,而这一轮是单边走势,这样就证明我们这个市场它是扭曲的,违背了规律,违背了市场的基本形态。
 
        第二个角度要去想的就是在我们人民币汇率的把握和国际市场的汇率把握上我们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和很大的不对称,国际市场我们如果去看美元对欧元,我们关注最多的是1.32美元或者1.30美元,这个里面美元的变化或者对欧元的变化是几百点,上千点,而我们中国的汇率是几十点,我们是自成体系,自成对接,跟国际是不对接的,就说明这个市场有刻意的价格指导方向,有刻意的体制约束的流程,所以从这个角度去讲我们是顺势而为,调整了一个浮动期间,这样对一个市场的理性和规律发展是非常有利的,他是看到了市场的漏洞和市场的缺失做的一种政策对应,说明我们宏观政策的娴熟性逐渐成熟。

        主持人 :我们继续来关注这次汇率改革的相关一些看法和观点,有一些专家认为,说这次的汇改,标志着人民币单边升值的趋势已经中结,人民币升值将减缓,您怎么看待升值减缓的担心或者说预测?

        谭雅玲 :首先任何一个金融市场的价格和任何一个金融市场的走向都是应该有基本规律的,这个规律的基本的点解释就是有上有下,有涨有跌,这个相对来讲是非常合理的,也是符合市场的基本规则的,任何一个东西涨到一定的时候会跌下来,但是我们人民币市场八年都是在走升,说明是一个很极端的走势,更多的层面上是不是因为投资的关系带来的还是因为投机的关系带来的?恐怕投机的因素更多一些。
 
        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它的不正常性特别值得引起我们的警惕,但是我们的思维方式和市场认知相对来讲是很极端的,甚至是很膨胀的,我们没有把这个问题作为一个预警,或者作为一个风险点去讨论,而是认为是一个很好的事情,而且会引起我们更得意,更膨胀的情绪,觉得我们发展得很快,我们发展得很好,所以会引起我们的讨论,我们要走向国际市场,我们要和美元相提并论,我们要成为储备货币,但是实际上任何一个货币的国际化不是那么单一的,不是一个舆论,一个口号就可以实现的,所以从这个角度去讲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人民币单边升值是不对的,如果从这个角度去想,所以人民币单边升值,出现贬值是一个正常的现象,而且是修复过去非常极端不正常的现象,那么人民币是不是因为这次扩大浮动区间,它就会出现贬值,这也是不准确的,实际上人民币年初到现在,已经超出了去年、前年来八年完全不同的周期和规律,它已经出现了贬值的状况,年初到现在人民币是贬值0.21,我们能够看到的价格是6.32和6.28之间徘徊,出现了一个幅度加大和区间上下错落的这种现象,那这种现象对中国经济的此时此刻,对中国金融市场的风险规避的此时此刻,是非常有好处的,所以并不能因为说,浮动区间扩大,就终止人民币升值的开始,我觉得这个定论是不准确的,人民币升值还会出现,但人民币贬值也会出现,如果为了纠正人民币升值的话,那它的贬值幅度还会更大一些。

        主持人 :其实您刚谈到人民币的贬值的可能性,其实近期您也说到了,人民币贬值对中国经济,还有市场,包括对外资而言,信心都是下降,对中国经济改革特别不利。您刚刚说到实体经济的影响,我们来看一些具体的影响,就是在人民币汇率波动情况下,加上国外的需求不振,导致出口企业的利润空间在不断被压缩,如今的汇率浮动放宽,是否意味着出口将面对更大的挑战和障碍?您觉得呢? 

        谭雅玲 :我不太同意大家在讨论说外需不振,我觉得这个判断是不准确的,因为美国经济的复苏势头是很稳定的,这就意味着我们的主要贸易出口地,这个形势是很好的,对不对?欧洲的状态是在弱化和脆弱之中,它没有二次衰退,但是它马上会进入二次衰退,但是可以看到欧洲的很多国家是以发达国家为主体的一个地区,所以它的品质应该是很好的,它的需求应该是很大的。为什么?它是整个产业链的高端,我们是产业链的初端,我们跟它之间不发生矛盾,不发生对冲。
 
        第二个,因为亚洲国家没有经济衰退的概念,这都是我们的出口主要目的地,对不对?外需不振这个定位是不准确的,对不对?我们现在外贸最大的问题应该是什么?我的解读和我的观察、我的分析,是因为我们贸易的品质,贸易的质量和贸易的竞争力不够,对不对?我们是加工型的,对不对?我们是低端产品产业链的,我们没有世界核心的有世界影响力的出口贸易品牌,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对不对?中国的制造业很好,中国的贸易引起世界很大的关注,全世界一百个名牌产品里没有中国,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所以从1997年我们讨论贸易问题的时候是因为贸易的量很大,贸易的质很差,这是我们的关键问题,量大质低,这是发展中国家的特色,也是中国目前的一个难题。
 
        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去想,我们把我们自己的贸易发展定位为外需,我觉得这样会给我们自己带来很大的误区,而使我们的改革会偏离方向,没有准确地把握住我们的要点,所以我们的贸易是要改变品质,具有核心的产品竞争力,这样中国的贸易会出现一片新的天地,所以我个人的感觉就是中国的贸易状况还应该深入透彻地去梳理一下,不是用数量的概念和速度的概念去应对中国的贸易,因为我们已经有了三十年快速增长,我们未来的三十年是要品质化、质量化和品牌化,这样对中国的贸易是一个准确的定位,我们要有核心技术的竞争力,要有核心品牌产品的竞争力,这样我们在世界市场上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主持人 :好,我们刚刚谈到的是您关于我们自己本国加工制造业的一些看法,我们看看外资的一些情况,如果说人民币汇率弹性的放宽,也有人担心会不会导致国际短期资本大规模流入,而引发热钱的加速外流呢? 

        谭雅玲 :现在都在说热钱,但是从专业的角度去看,我们对所有资本流和资金流入的规模当中,你是很难区分它是热钱还是冷钱的,你是区分不出来的,只是看到我们流进的数量,或者流进的速度在减缓,这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但是如果从资金流入或者流出的角度去看,我们应该去看国际资本市场的大背景,国际资本市场的大背景现阶段不是以投资为主,是以投机为主,投机是占主的,投机的力量要比投资的力量要强,都是一个短期的汇率行为,第一,世界金融概念的问题很不确定,我们说西方有金融危机,它的金融危机的模式是很诡异的,金融危机的效果是跟所有发展中国家是不一样的,所以怎么判断外面的形势是导致投机的因素。
 
        再一个,经济处在不确定状况,发达国家有经济衰退,发展中国家没有经济衰退,这个是非常混乱的对世界经济的判断。所以在这个时候也是导致了投机有很大的空间,什么叫投机?投机是针对问题炒作,对不对?这是97年亚洲金融危机,我们是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局外人,我们很理性的,因为不涉及到我们,所以我们做出的判断是非常合理的,亚洲金融危机是投机导致的,投机的关键因素是针对问题炒作,所以我们看到大量热钱涌入中国的概念,是因为中国有问题,机制、产品、技术、专业、舆论都不是很正常,这样的话,你这个市场外资进来,或者投机进来,它可以在你这个市场造舆论,它可以在你这个市场运用它的策略。而无论舆论和策略不是一个短期行为,是一整套综合的战略策划,而我们忽略了这个综合的策划,我们只是接受一个价格,接受一个点,所以这样就会给自己带来很多盲区,会带来很多的误区。
 
        所以我个人的感觉就是在面对我们这一轮的宏观调整的时候,尤其是价格出现了跟八年完全不同的时候,我们首先要稳定住自己,我自己的发展要素和我自己的发展基础,尤其我自己的发展特色是至关重要的,中国处在一个什么关口?处在一个全面的质量提升和数量的概念修复的阶段,那么如果在这个时候,你如果有明确的自我方向,明确的自我定位的话,那么你这个改革就会成功,而且你完全可以对冲住投机对中国的第一,这样的话你就可以保住自己的资本流和资金流的规模。
 
        而从这个角度去想的话,中国现在所有的资金的概念,是要发挥效率,而不是仅关注数量,外汇储备我们全世界最多的,对不对?那我们现在关注的不是外汇储备,我的数量太多了,我们的落脚点应该是我的外汇储备如何发挥对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对老百姓改善生活的一种需要,这是我们要关注的问题。所以我们对于外资也好,对于中国现有的财富也好,它的落脚点是如何发挥它资金的效率,而不是简单关注资金流进来多了,出去多了,不是这样一个现象,所以我们的落脚点和侧重点应该进行一些修整,应该有一些重新更好适合中国的思路。

        主持人 :好!我注意到您刚刚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现在经常关注的是价格,忽略了背后他们的策划。那么很多人还是关心这个价格,比如这次汇率的是波动幅度的调整会不会影响到中国的房价?因为我们也知道一直在调控房价,您觉得相互的关系大吗? 

        谭雅玲 :这种汇率走向,可能会对房价有影响,如果这个货币是一个贬值的这种走向的话,可能对房价会有影响,但是我觉得影响并不直接,而房地产价格本身还是看房地产自身状态和我们政策调整的这个目标,和它的最终基本原则。因为如果从房价的角度去看:首先要做一个方向的定位,中国的房价应不应该下跌?这是一个关键问题,第一个角度,老百姓需不需要房价下跌?什么样的老百姓,绝大多数老百姓,现在看来这个房价应该下跌,因为80%的老百姓面对现在的房价依然是买不起,那你这个房价,如果为大众的利益的话,你应该是下跌;
 
        第二个角度,中国现阶段房地产在中国经济当中的定位,房地产要解决什么问题?如果按照舆论,房地产要解决投资的问题,但是中国现在的房地产到没到投资的时代?老百姓已经有居住了,老百姓已经很有钱了,我们去炒作房地产来得到投资回报,中国到没到这个阶段?这是非常重要的定位,我个人认为完全没有到这个阶段。中国现阶段的房地产不是解决投资的问题,现阶段的房地产,中国的定位,解决居住问题。我们要解决的是百姓的居住问题,而不是百姓的投资问题,所以如果从百姓的心态和百姓的状态去梳理,中国的房价还应该跌,对不对?
 
        如果从中国整体的经济,产业链的综合协调和配置的角度去看,中国现在比较强的产业链在哪儿?服务业,服务业里核心产业链在哪儿,金融业,而中国的实体经济,工业也好,农业也好都是有问题的,工业的竞争力在减弱,工业的利润回报率在下降,农业一直是最弱的板块,那就说明这三个产业链是不均衡的,而房地产产业链又在挤压新兴产业连和农村产业链的资金投入,因为大家要追这个利嘛,房地产的回报率很高,所以大家拼命往房地产走,房地产是暴利行业,它的利润很高,回报率也很快,资金周转是非常迅速的,相对农业它的周期很长,如果你要得到回报率需要进行慢工,经过细工,而且遵循自然的周期规律,大家现在已经很急躁了,不愿意做慢工,不愿意遵循自然的规律,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李克强总理说得非常正确,应该要给这些弱板块提供资金,提供机会,对中国经济而言是利好。

        主持人 :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汇率波动,其实影响到进出口贸易,那么我们与贸易关系密切相关的大宗商品市场,您刚刚也谈到农业其实有很多的问题,那么现在您觉得是否会因此受到汇率波动的振动连带的影响呢?您觉得?

        谭雅玲 :从农业的角度来讲,我们的农业没有完全开放,而我们的农业相对跟工业比,它走出去还是很有限的,很有限的,所以我们的农业应该在一定程度上是中国经济的一根软肋,也是中国经济发展拖累非常重要的一个层面。透过这个角度去想,大家所说的最简单的语言,就是我们的人民币在对外的价值上是在暴涨,在对内的价值上是在贬值,就等于是外部人投资可以得到很多利润,对内的价值是在下降的,因为我们的物价是在不断上涨,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这个汇率水平适不适合中国应该是一个很大的问号,就是人民币本身过度的升值,极端的升值给我们带来的结果是什么?我们愿意说好的,中国的竞争影响力提高了,因为我们经济总量在增加,这是好的一面,但是它也有负面,而且有很严重的负面因虽,我们的舆论没有去论述,我们的官方不愿意去解读,这是我们一个最大的文化上的缺失,我们应该把中国的很多困难告诉世界,应该把我们的很多现状告诉老百姓,这样我们会有发展和改革的一些动力和目标,这样对中国是有好处的。

        所以如 果从这些角度去想的话,人民币升值会给中国带来好处,人民币升值也给中国带来很大的冲击力。过去中国叫什么?“世界工厂”,这应该是三年以前,现在还有人说是世界工厂是中国所属,不是了,国际上的排位已经发生变化了,第一级的世界工厂是墨西哥,第二级是印度,中国是第三级,现在越南可能成为第三级,就说通过货币的不断升值,已经严重地削弱了你的贸易竞争力,对不对?你原来只有数量的概念,人民币不断在升值,你数量概念的优势已经随着货币的升值削弱了你的竞争力,你的成本高了,谁来买你的产品,而我们同类产品的加工或者贸易的循环有很多国家可以替代,我们都叫新型市场,发展中国家,高端国家垄断的是核心竞争力,发展中国家垄断的是初级,这样的产品竞争力,那么你价格高的时候他可以做别的选择,这是很明显的一种状态。  陈虎龙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