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正文

震惊世界的北京建国门枪击案大揭秘

2015年10月08日 00:06:00 浏览:97744次 来源:国科环宇供稿
 

  如果你有机会到北京八宝山公墓去,留心的话会看到一个被7.62mm步枪子弹贯穿两个洞的钢盔,看到这个钢盔就会让你知道步枪子弹可以轻而易举贯穿任何头盔(当然包括头盔要保护的头骨),头盔的目的只是心理安慰,头盔设计的目标只是防手枪子弹和炮弹弹片的。再看看这个钢盔底下的主人姓名(东城分局曹付昆)你就会想知道这钢盔是被谁射穿的,这就牵扯出一个全世界军人都在模仿其动作的野战军人--田明建

  
牺牲民警曹付昆的头盔

  在野战军军人和pol.ice的你死我活的实战转播中,由于有了此人在全世界范围内第一次展示了专业高素质军人令人佩服的动作,在香港,好莱乌警匪片中,以及各国特种部队纷纷仿效的单手换弹匣的漂亮动作终于有了出处。

  1994年的秋天,在北京的建国门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枪击案,由于是发生在首都的事情,况且又是部队的丑闻,当时都是不公开的,造成民间猜测很多。事隔近20年了,现在网上开始公布真相了,博主综合多篇文章和中华军事网上相关的图文资料,整理后写下此博文,网管若觉得给我们的伟大的人民军队形象抹了黑,尽请删除,本人没有任何意见;但我认为读此文不是猎奇,主要是要从中吸取教训,防患于未然,探讨其发生问题的本质才是根本啊!

  那是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在位于北美洲北部的加拿大各大电视台突然播出紧急新闻:中国首都北京建国门外使馆区附近发生枪战,伊朗外交官和他九岁的儿子当场死亡。人们在电视萤幕上看到,一辆黄色面的的挡风玻璃已经粉碎;一辆两节相连的公共汽车布满弹洞;受了伤的伊朗外交官的孩子在车里大哭大叫;武警和警察在持着枪奔跑;人们抬着伤者急匆匆地撤离。与此同时,砰砰叭叭的密集枪声不断地爆响着。  

  我们的政府在事件发生后,立即关闭了电视卫星传播,禁止各国记者进行现场采访。加拿大记者是因为当时的枪战就发生在他们的外交公寓下面,而且他们也估计到了中国政府可能采取措施,在中国政府尚未明白过来下达禁令通知的宝贵瞬间,抢在禁令之前转播了现场实况,这才使人们看到了几个珍贵的镜头。  

  国内的新闻媒介当时全部奉命对此保持沉默。只是当天的《北京晚报》被授权刊登了新华社的一条一百余字的新闻;以致于该报价格暴涨,据说最高的被炒到了原价的五十倍。

  

  凶犯系驻守在通县的北京卫戍区三师十二团的一连中尉连长,来自河南籍,从农村入伍的田明建,刚满三十岁,他是一连连长,部队的序列中讲究一营一连一排一班;带“一”字的都是作风和军事素质响铛铛的人物,即当班长要当一班长,当排长要当一排长,当连长要当一连长。。。;他是全团唯一红军连的连长,田明建军人素质较高,聪明机智,勤恳好学,曾被保送石家庄陆军学校深造,军事技术颇有造诣,特别是枪法,是学员中的尖子,事发前,全团干部进行比武,还得过全团第二;田明建曾参加过全军大比武,给江ZM主#席#都做过汇报演出,站姿、立姿射击战术动作相当不错,30发的弹夹,只打29发就能换弹夹(不用拉枪击)而当时部队全部是81--全自动步枪,没有冲锋枪,且全团也只有一连组织了实弹射击,所以有足量的子弹,而其它连队是没有的,包括特务连,出事后执行任务的特务连还是到弹药库去拿的子弹;枪击事件后,他的照片还没有来得及揭下,还在光荣榜上张贴着。

  田在团司令部任参谋时,深受上司赏识,上下左右的关系处理也十分圆滑,许多官兵在涉及切身利益的关头,常常托他代为疏通,既然办事豪爽义气,自然也就少不了金钱做铺垫。一次,某战士花钱托他办事,但事情无果,一气之下将他受贿的隐秘曝光,田明建遂被下放连队降至副连任职。还有人补充说到,由于当年部队搞一个叫什么“双四一”的活动(这种事情当过兵的都有经历,任何政治活动,部队的基层都积极争先进),军人天天除了背题就是拉动,特别是把卫戍区做为一个样板来搞,田明建所在的一连是全团唯一的红军连,团里的其它连队都是当年解放时一些改编或者俘虏过来的,地位当然不能比了,全军的将军级人物都常到该连参观学习,因此事,田明建被团里给了一个“团嘉奖”而该团团长则在事发前8天被提为警卫三师副师长。  

  降职的副连长这个职务,按连队惯例是负责行政管理的。此前不久,一士兵请假探亲,田未批准。该战士平素与田关系不好,认为他是借职权之便作梗刁难,就与之争吵不休;田盛怒之下,对其拳脚相加。不准打人骂人是部队铁的纪律,殴打战士更是绝对禁止的,这事在部队影响很大;田明建被停职反省,但他本人一直想不通,拒不承认错误,并与营、团两级主官言语对抗,上级遂决定予以处分,而且公开警告说:再不悔过,将令其打背包还乡务农。 

  结果因打人一事,田明建被团里给了一个“团处分”,而该团团长则在事发前8天被提为警卫三师副师长。田明建本人想能早日立个功,好办老婆随军(部队条例规定,在内地服役的军官须职务或技术级达到副营,其配偶方可办理随军手续),但希望破灭了。后来他部队的人提起田明建时说,他虽然脾气不好,但是战士们还是比较喜欢他的,因为他针对的不是战士,而是当官的和这个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体制,当时一个连长的工资能拿几个钱?,所以了他闹出了“办假兵,收山羊”的笑话。但是他对工作的热情和态度还是可以肯定的,如果工作不出色,能让他当全团的龙头“红军连的连长吗?”,能让他组织部队为全军“双四一”搞试点吗?能在全团没有子弹的情况下,唯独只有一连枪库里有子弹吗?上级当时为一味的保安全,连担当突发事件处理的特务连都没有子弹,还是到仓库临时去取的。

  

  此时又发生的另一件事促成了田的挺而走险。田在农村的妻子已有一女儿,像大多数农村子弟一样,他一直盼望妻子能为其生个儿子。受处分之前他妻子即已怀孕,当时国家执行严格的计生政策,农村采取的措施也更加简单,直接;他一直对部队隐瞒自己老婆怀第二胎的事。受处分后团里检查田的家信,得知其妻怀孕后即通知地方计生办,派人带其妻去乡里做强制人流,结果由于怀孕已近七个月,出了医疗事故,孩子(后证实为男婴)没了,连大人也因失血过多而生命垂危。田明建见似锦前程化作泡影,儿子也没了,顿感心灰意冷人生绝望,他不甘于默默地沉沦,决心采取极端方式呼唤社会的注意。部队的惯例是:被停职反省而非隔离反省者,在正式处分下达前,只是不工作、不出操,而无须办理交接。这给田明建向社会寻求报复提供了可能。  

  九月十九日他和有病休息的妻子通了电话,晚上他请枪库保管员(连队文书)吃饭,并从他手中借了钥匙。他从连队的武器库中取出一支部队刚刚装备不久的81一式自动步枪和装满了六个弹匣子弹的弹夹。出发之前他把枪藏在部队检阅台旁边的椅子下面,又和平时相熟的老乡战友打了招呼,说第二天出操他叫卧倒就趴下(事后这几人因发现征兆却未举报受了处分)。  

  九月二十日晨,连队出操之际,田像所有因身体不适、度假、调离等而无需参加训练的军人一样在操场周围站立(部队规定,有病不能出操,但必须到场,站在旁边观望),谁也没觉得什么异常。谁知,当团政委来到操场上作例行检查部队出早操情况时,田明建突然从检阅台的椅子下取出枪,大喊卧倒然后出枪射击,团政委等四人当场死亡,十多人受伤。军营一时大乱,田明建趁机窜上公路,劫持了一辆过路的吉普车(当年车很少,田不会驾车),直奔天安广场而去。

 

  车过建国门立交桥附近,司机趁机将车撞到路旁的树上后弃车便逃,岂料遇上田明建这样的枪手,只一枪就把他撂在那儿再也起不来了。田转身朝迎面驶来的黄色面的冲去,司机见持枪凶犯朝自己来了,急忙开车门想逃,但未容他离车,无情的弹雨就盖了过来。紧接着,田明建的枪口转向了路上的行人、车辆和建筑物,一时间血肉飞溅。随后大批武警持枪赶到,企图用强大的火力将凶犯消灭。田却以街心交通护栏为掩体,时而卧倒时而半蹲,准确射击,数十名武警竟一时无法向  

  在此次交战中彻底证明了野战军军人的素质高于武警和警察,警察真正到了实战中,一个个都怕死的要命,真正冲上去的都是军人然后是武警。但现场看看吧,警察一个个都躲在后面,没有敢冲上去的。 

  建国门围捕田明建枪战中,敌我双方都趴在路边草坪里,侦察兵、区公安局防暴队和市公安局刑侦、特警挤在一起章法混乱,大声喊叫,各喊各的人,都用明语联络,当即招来田犯的短点射,据说一东城分局民警曹XX在围捕中哪里会想到田明建军事素质的过硬,枪法的精准,还像抓捕流氓一样伸头察看田明建,就在伸头的一瞬间,田明建证明了他神射手的称号,一个点射后曹XX戴的钢盔被7.62mm步枪子弹击穿,脑颅受重创,当即死亡。  

  队员郑勇今年二十多岁,从警前为射击运动员,曾参加多种现场处置,可称“老枪”了。谈到“9、20”枪战,他心有余悸地说:“当时现场很混乱,各部都用嘴喊,田犯原是部队军事尖子,他的八一式半自动步枪打的都是短连发精度射。咱们有的民警大大咧咧地站、蹲在灌木、车门后隐蔽;有的紧张扣住扳机不撒手,带的子弹一下就打光了”。  

  除了和军警交火以外,田主要在于胡乱打击其他目标,在死前把事情闹大  

  恰在此时,一辆44路公共汽车驶来,如果司机冷静机智(若当过兵可能好些),以最大油门全速直冲,本可有惊无险。但那个司机哪经历过这种场面,被横飞的枪弹吓懵了的司机,竟然把车停在了路中间,子弹成串地飞到车里,乘客纷纷倒在血泊之中。还有不少早晨上班的人是被从自行车上扫下来的。正在这硝烟弥漫、枪声震耳之际,伊朗大使馆政务秘书尤素福·穆汗默德·皮什科纳里驾车送孩子上学由此路过,一串子弹飞来,尤素福当场身亡,四个孩子中一死两伤。

  

  田明建此刻主要只是针对社会发泄不满闹事寻死,没有更慎密的思考和谋略,所以,枪战了一阵之后,便且战且退被军警围困在雅宝路的一块空地上,所带的近两百发子弹将近打光,他便用短点射压制警方火力,后来田所在队派出特务连的狙击手(该狙击手后被授予二等功),进入使馆区的高楼从背后向他射击他才中枪毙命。那战士立了二等功,但是隔了两年,因精神上得了疾病,退伍回家了。  

  由于事件的发生在国庆四十五周年的前十天,使得当时的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在当年的国庆讲话中,加上了中国一些地方社会治安还有许多问题这样的话。田建明事件也反映出解放军管理中存在的诸多问题。

  此事件发生后军队处理了一串人,军务股长被判刑,因为是一个怕死鬼,枪响的时候,自己先躲起来了,文书被开除军藉,司令员何道泉,政委张宝康被降职,而副司令、三师师长、政委,三师副师长(原12团长)被撤职等等。十二团在事隔两年后编制撤销,至此警卫三师十二团在我军编制中消失,现该地方为北京卫戍区预备役2师所在地。全军”双四一“也不在搞了。 

  同时,在全军的所有建制团,重新立了一个规定,统一成立一个战斗班,24小时呆在司令部,枪弹分发,随时准备处置突发事件。(为什么9.20,田明建从通县可以杀到建国门,路程至少有20公里,却没遇阻拦,就是因为当时没有这样的处理机制。)

  

  田明建犯下如此大的错,应该说不对的,我们是感到失望的,但我们应该反思的东西太多;田是部队培养和教育出来,为何能有如此偏激的做法,他当时犯罪的念头之一就是心灰意冷人生绝望,他不甘于默默地沉沦,决心采取极端方式呼唤社会的注意,这一点和近来发生的校园惨案有相似之处,用极端方式呼唤社会的注意。当然在我们的部队还存在拉关系,认老乡,转士官、干部提升花钱、军校招生花钱等违法现象,喊口号,做表面文章、讨好上级的现象多少也存在一些......。 

  事情发生后,如果不是大肆隐瞒,而是认真分析原因,找到解决的办法,可能这种事情也许减少和杜绝,但没有这样做,一些部队的单位却开始排查和上报重点人等等,人为的制造了矛盾,由于上级及时制止了这种做法,才没有出现类似大的恶性事件。  

  今天中央召开的人才培养会议,就如何培养人才和使用人才作了专门的解读,我们很高兴能使中国的人才能真正培养出来,为国家服务,为社会大众服务; 

  后来在香港、好莱坞警匪片中,以及各国特种部队纷纷仿效的单手换弹匣的漂亮动作,有人说就是在这一天由田建明介绍给世界的。  

  什么是单手换弹匣呢: 

  单手换弹匣过程:右手持枪,左手掏弹匣,然后左手用新弹匣猛顶枪械上的弹匣卡榫,顶开后,空弹匣松动,这时新弹匣向前一挤,空弹匣向前方掉下,新弹匣按正常顺序装上。左手伸到向右边一拉枪机,子弹上膛(这个动作不可少,因为AK系列没有空仓待击功能,必须手动上膛),换弹夹完毕,如果有意识地等到最后三四发子弹时再换,就不必有上膛的过程。

  

  有人可能会奇怪,老外应该是见多识广了,难道连这么简单的动作都不会? 

  问题在于,因为AK系列的弹匣卡榫和弹匣结构与西方枪械不同,所以这个动作只有AK系列的枪械才可能实现(如图),八一是我国自AK47发展而来,自然也没问题。 

  单手换弹匣这个动作据说是由我军的某战士在对越自卫反击时发明(或发现)的,随即流传开来,但也只是老兵们私下里练练(还有其它的版本,如左手握住护木持枪,右手单手上弹匣),军队的教材里是没有这方面的教程的,而且也禁止(至少是不鼓励)士兵们练习此动作,理由是容易损坏弹匣卡榫和下护木,但是这个战术动作却确实有很实在的意义,在战场上,单手换弹夹只用2~3秒就行,比用正规的方法要快上很多,如果是那种打过N多子弹,对枪械很熟悉的老兵(比如田明建),会等到前一个弹匣只有三四颗子弹时再实施单手换弹匣动作,这样连用左手拉一下枪栓上膛的动作都免了,这样的火力持续性岂不是令人瞠目结舌?  

  有人说在香港,好莱乌的警、匪片中,以及各国特种部队纷纷仿效的单手换弹匣的漂亮动作就是在这一天由田明建介绍给世界的.这事充分表明我军装备的八一式步枪的优异性能。 

  当时整个北京的警方,被田明建81-式自动步枪,压在马路上,不敢抬头。一名警察由于抬头过高,当场被一枪击中,造成颅内重伤死亡。  

  此事也表明我国当时警察部队由于没有手语,造成现场混乱,各单位互相喊话,暴露目标。  

  事实也暴露出致命的安全问题,当时北京没有一支专门的特警部队,最后不得不靠部队的狙击手,击毙田的是他所在部队自己的人。  

  前不久媒体宣传北京警察狙击手果断击毙一劫持小女孩的疑犯,不能不说是汲取了当年的经验。(大公网)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