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法规  >  法律法规  >  正文

“美女主席”王筱丽被停职

2021年04月09日 00:26:00 浏览:44659次 来源:法律研社 供稿
来源:今日法言
       因身陷“抄袭风波”,青海省美术家协会主席王筱丽已被停职审查,并被暂停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会籍。

       3月30日晚,中国美术家协会宣布:经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研究决定,暂停王筱丽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会籍。


图源:中国美术家协会官网

       3月29日,青海省文联在官网发布公告称,经省文联党组研究决定:王筱丽同志停职检查。落款时间为3月27日。

图源:青海省文联官网

        近日,一篇《曝美女画家、青海美协主席、最年轻中国美协理事涉嫌抄袭数年》的文章在网上热传,引发广泛关注。文章质疑青海美协主席王筱丽抄袭画家马寒松的作品,并把二人的多幅画作放在一起对比。

王筱丽  VS 马寒松  

       可以看出,二人的画作非常相似,而王筱丽的创作时间均晚于马寒松。画作上无论是内容、结构、色彩都一模一样,就连人物衣服上的褶皱数量,树干上的纹理都没有任何变化。对此,有网友评论说:“这哪是抄袭,明明就是复印。”
马寒松于甲午年(2014年)所作《喫茶》(左)

与王筱丽于丁酉年(2017年)所作画作(右)

马寒松于己丑年(2009年)所作《李白诗韵之三》(左)

与王筱丽于乙未年(2015)年所作画作(右)

马寒松于辛巳年(2001年)所作《红塵》(左)

与王筱丽于甲午年(2014年)所作画作(右)
马寒松作品左上角有已故好友刘炳森题字
马寒松作(左)品王筱丽作品(右)↑↑↑

王筱丽作品(左)马寒松作品(右)与对比↓↓↓

图源:抄袭的艺术

       王筱丽,又名王小丽,女,汉族。1975年9月出生,出生于青海省西宁市,祖籍陕西,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2013年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工笔学会理事,2020年当选青海省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现任青海美术馆副馆长。其作品多次获全国美展奖项。

       王筱丽,38岁当选中国美协理事,45岁主政青海省美协,可谓是年轻有为!


王筱丽 资料图

       3月26日,红星新闻发布了王筱丽的致歉信,王筱丽称“深感羞愧和内疚:对不起组织及业界的培养和关爱,对不起我钟爱如命的美术事业,更对不起我心生敬仰、德劭才高的马寒松先生!”

       “马寒松先生是我素来崇敬的艺术家,特别喜欢他的作品风格,也学习临摹他的画作以提升自己。由于我的虚荣、侥幸心理作祟,致使抄袭作品流向社会,给马寒松先生造成了极大伤害,也给中国美协和青海美术界带来不良影响,我万分痛悔,难辞其咎。”王筱丽在道歉信中说。


王筱丽

        王筱丽还表示,网络爆料发生后,她也一直在寻找和马寒松当面道歉的机会,但对方并不接受。“这两天,我在第一时间向中国美协、青海文联作了深刻检查后,立即飞赴天津,想当面给尊敬的马先生道一声:对不起您,我错了!……或许是我对马老伤害太深了,尽管通过朋友作了联系沟通,但与先生始终缘悭一面,我只好在等待一天后,深夜抱憾而返。”

        她还作出澄清,抄袭作品没有参加过任何展览和评奖,网络列举的部分作品落款字迹也不是她的。

       “这次错误是严重的、教训是惨痛的,我将铭记在心,痛改前非,以实际行动回报社会。”王筱丽说。


图为王筱丽的致歉信

       《致歉信》出炉后,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王筱丽的道歉诚意不足。独立评论员、专栏作者于立生称自己看不懂王筱丽的道歉,“道歉对象的第一位,居然是抽象的组织和业界;第二位,又是抽象的美术事业;第三位,才是具体的马寒松先生……道歉函能写成这样,我也真是服了!”

        于立生指出,既然大量抄袭了马寒松先生的作品,“深感羞愧和内疚”,那就直面错误,开门见山,直接向侵权对象马先生道歉就是了。哪有《致歉信》中,直接的道歉对象,具体的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个人——马寒松先生,却叨陪末座的道理?

       3月26日,记者多次拨打王筱丽签约画廊经纪人的电话,可对方一直没有接听。之前也有媒体想采访青海省美术家协会对此事态度,可对方并未回应。青海省文联纪委部门方面表示,已从网上获悉此事,目前相关情况正在了解中。


马寒松在朋友圈吐槽自己作品被抄袭

        据了解,王筱丽抄袭的对象马寒松是画坛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而她抄袭的时间主要集中在2014年到2018年,虽然她在《致歉信》里称抄袭作品没有参展评奖,但实际上很多都被卖掉了。

马寒松 资料图

        马寒松今年72岁,早年在出版社担任美术编辑,出版连环画70部,获得中国第四届连环画评奖绘画银奖及优秀封面奖。1989年后转中国画创作,出版多本关于水墨画技法的著作,退休于天津人民出版社。

        马寒松告诉南都记者,十几年前他就发现网上、画廊和拍卖会都在挂卖署自己名字的假画,甚至有向他购画的买家要求退画,只因卖价与假画价钱相差太多。早在2016年他便发现王筱丽抄袭自己的作品,并在朋友圈内吐槽“您都中国美协理事了,还拷贝我的画换钱花。”然而,多年来抄袭行为未见停止。这次,王筱丽曾通过私人关系联系他当面致歉,但马寒松称,自己最近深受此事搅扰不愿相见

       对于上述致歉信,马寒松称,“我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处理意见也不在我,网上我也平息不了,希望主管机构把行业环境打扫干净。”

        时隔5年后,王筱丽的抄袭引发轩然大波,这次马老先生终于站出来了,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如果大家觉得抄袭是正常的,那我们就要好好思考了,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我们应该更重视。对于美术或其他艺术工作者来说,我们的文化环境更纯净,大家才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小编想说,作为一个省级协会的主席竟然抄袭,而且是复印机般的抄袭,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当事人做出这样的事,即便是道歉和停职恐怕也难以挽回恶劣的影响,不仅仅是对个人声誉有所影响,对于协会甚至整个美术界都是一次不小的震动。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