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世界华人报,今天是:

收藏文章    设为首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正文

同根生,相煎急-俄罗斯与乌克兰安全机构的“刺刀见红”

2022年07月02日 23:56:00 浏览:54978次 来源:砺剑 供稿
来源:半杯馊茶
 
        俄乌冲突已经100多天了,除了世界政治格局的风云动荡,扑朔迷离,以及正面战场上的厮杀之外,如何开展网络、信息和舆论等领域的较量,如何统筹无人机、重武器和空中力量等等。更让人值得探究的是俄乌双方的角力岂止在东欧平原,“看不见的战线”上的谍报行动,其激烈程度不亚于目前的硝烟弥漫的战场情况。


       上个月初,“克格勃”出身的俄罗斯总统普京下令逮捕了俄联邦安全局150多名特工,同时解除了五名将军和一名上校警官的职务,其中包括逮捕了联邦安全局第五局(行动信息和国际关系局)局长谢尔盖.贝塞达及其副手阿纳托利.博柳赫等人。此举引起了全球各国媒体的热议和猜测。

谢尔盖.贝塞达

       苏联没了,乌克兰独立以后,原先设在乌克兰境内的苏联情报安全分支机构也随之独立,并在西方欧美的扶持下演化成为乌克兰自己的情报机构(音译称为“斯勃乌”);同样,苏联军事情报机构格鲁乌在乌克兰部分也就成了乌克兰的军事情报局(音译称为“格乌尔”)。而随着俄、乌两国的矛盾冲突不断积累和爆发,那些原先的“同事”,“前辈”,“上级”也就成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种。

乌克兰特种部队演习训练图

       俄联邦情报安全机构可分为两大类:

       一、决策与协调机构, 包括联邦安全委员会和国家杜马安全委员会,作为多方力量的协调机构, 主要负责审议重要国家安全事项,制定国家安全政策,对情报体系、制度进行国家层面的设计与安排;

       二、权力及强力执行机构即专门情报机构和安全机构(以下称安全机构),主要是继承了“克格勃”衣钵的联邦安全局、对外情报局、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总局,还有联邦保卫局、国家机要局等。

       俄罗斯联邦安全局(ФСБ),是目前经常在全球新闻上曝光,俄罗斯最著名的安全机构,是苏联自1917 年成立的全俄肃反委员会(“契卡”)到“KGB”最主要的继承者。作为今天俄罗斯主要的反间谍与情报侦察机构,其体系和各个属性构成基本沿袭“克格勃”。ФСБ脱胎于克格勃负责国内反情报工作的第二总局,其实其主要作业内容上本不以对外情报搜集为主,只是该局作为俄罗斯政府的根基,在长期运营中不断向其他领域拓展。

        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本身就是联邦安全局第五任局长(1998年7月-1999年8月9日)。



       其辖下的第五局(也就是传闻中被解职并被逮捕的那位局长所领导的那个局,行动信息和国际关系局 СОИМС)就是对乌克兰情报工作的中心。其是联邦安全局中专门负责海外情报搜集和分析的部门。很多人看到联邦安全局第五局出事的消息时,都会觉得这是俄罗斯老牌情报组织的“翻车”,但其实第五局是个新衙门。前克格勃第二总局结构内并没有这样的一个职能单位。

       这个局是1998年普京担任联邦安全局局长时新建的单位。就像前面提到的那样,这个局扮演的角色最初是一个“情报处理中心”的角色,最初设计任务目标是双内核,一是为安全局的行动提供情报分析保障,并与国际情报机构进行沟通。二是在冷战后,尤其是恐怖主义肆虐的21世纪前二十年,情报交换的重要性明显提升。该局第九处就是分管乌克兰方向的专门机构,也是西方媒体认为“捅娄子”的主要部门。



       联邦安全局下辖战略行动局、战略目标保卫局、军事反谍局、经济反谍局、反恐怖局、情报分析局、行动搜索局和社会联络中心等若干个单位。“ФСБ” 作业领域包括反间谍、打击恐怖主义、情报侦察、边境活动、保障信息安全等。隶属其的两大特种部队“阿尔法”和“信号旗”则是俄罗斯反恐怖行动中两柄“冷酷到底”的“剑刃”,前者境内,后者进行越境军事行动。


       俄罗斯联邦对外情报局(СВР),专门的国家情报机构,前身为“克格勃”第一总局,那就是冷战时代无数谍战传奇诞生的地方,其历史可追溯到1920年,也是百年老店了。今天的СВР依旧是全球最训练有素、高工作效率的情报机构之一。


       俄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总局(ВСРФ),前身是俄军事情报总局,也就是著名的“格鲁乌”。该总局是俄情报机构中最机密的一个部门,也是俄罗斯从前苏联至今未因政局动荡而遭至破坏的情报机构, 具有相当高的工作效率,是世界上唯一拥有目前所有情报侦察形式与方向的情报机构, 年后曾有700多名军事情报员因执行保障国家安全任务时表现出的勇气和英雄主义,还被授予国家英雄称号。

格鲁乌行动人员在执行某项任务中

       格鲁乌特种部队的总部设在莫斯科市阿尔巴特街的俄罗斯军队总参谋部内,代号44388军事部。总部内约五千余人,派到国外的谍报人员另有一千三四百人,估计各类人员约十万人,每年经费预算为15亿美元。


       联邦保卫局(ФСО),脱胎于“克格勃”第九局。按中国传统说法,就是“殿前带刀侍卫”了。主要负责保护国家高级领导人及特定人物安全、负责保障受国家保卫的重要设施、目标和机构的安全,为国家机关的专用通信和信息系统提供支撑等。俄罗斯领导人对于该局自诩为 “属于世界上最强大和最具竞争力的情报机构行列”。


       根据俄罗斯法律,总统是俄罗斯国家安全保障的责任人, 直接领导联邦安全委员会(担任主席),对国家情报工作行使总管理权,有权任命联邦情报机构负责人,批准联邦情报机构章程,决定设立、重组和撤销联邦情报机构,批准情报工作方面的决议, 决定联邦情报机构工作任务、人员数量等,监督、检查和协调情报机构工作,有权决定在使用其他方法不能够或不足以保障俄联邦安全时采取必要情报行动。联邦安全委员会是宪法机构,负责为总统起草制定国家安全领域决议,监督总统安全决议、国家安全政策的实施,预测、分析和评估安全威胁,制定应对策略,СВР局长、ФСБ局长、国防部长等都是该委员会常任委员。


       依俄罗斯法律设立的安全机构及其地方和海外分支机构,以及联邦权力机构下设的情报安全部门等负责具体情报工作。俄罗斯安全机构细分及人员岗位等部分信息按法律规定不能公布。俄罗斯国家情报工作形成了以总统为总领导,联邦安全委员会负责战略决策部署,СВР、ФСБ、ФСО 等情报机构实施具体情报活动的情报工作组织管理体制。


       而乌克兰安全机构早已经被美国佬渗透了。打苏联解体之初,美国佬就立刻和乌克兰勾勾搭搭,上门献殷情。当然,黄鼠狼给鸡拜年,安得啥心不用明说了。

       1993年,当时的乌克兰总统列昂尼德.马卡罗维奇.克拉夫丘克向美国发出邀请,希望能有美国顾问前来担任乌克兰军事系统的情报教官。瞌睡遇上枕头,美国的回应是迅速且热情的。首批就派过来10个人,其中,只有两人是真正的美国军官,剩余的老规矩嘛,由CIA人员担任。而这批CIA并不承担训练任务,完成的是甄别,筛选留用的乌克兰军事人员人事档案,会熟练英语的,年轻力壮的,有发展前途的(也就是亲欧美的)军官优先。


列昂尼德.马卡罗维奇.克拉夫丘

       至于那些对前苏政权依旧忠诚、传统认知上守旧传统的,有了一定年龄的直接强迫退休。完成了甄别后,选出了首批30名乌克兰人和美国中情局特工一起回美国,由美方再派出另一批情报教官接管训练事宜。美国则慷慨地承包了他们衣食住行一切的费用,这就是美式力量的“种子力量”。同时,在美国和北约各种军事合作项目中,挑选出万余名乌克兰军人被选出来参加训练。美国中情局和西方其他情报机构深入接触这批军人,拉拢利用。所以说,与其说乌克兰有自己的安全机构,还不如说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情报机构另类的“分支机构”。

乌克兰斯勃乌局长伊万

       在成功渗透情报单位以后,西方集团的势力把触角又伸向了乌克兰政界。而美国培养出的“情报精英”们,不少仍然在“斯勃乌”和“格乌尔”担任各类要职。而滑天下之大稽的是,乌克兰斯勃乌的局长伊万,竟然是泽连斯基当演员时候的经纪人。

       当然,乌克兰安全机构吃人嘴短,要服从主子的意志。从波罗申科到泽连斯在任的这段时期开始,乌克兰一直想弄俄罗斯的情报。而且比较无语的是,当前乌克兰政府已经完全不介意把针对他国的特工活动放在桌上。乌克兰安全机构的情报活动已经不是为自己国家服务,其获得的情报内容首先是要提供给北约集团。



       可是,它们只记得在后天美国培训了他们,先天上“克格勃”才是它们的“母胎”,当年苏联安全机构庞大的原始档案系统并非浪得虚名,对于各个加盟共和国的记录已经积累到非常详细的地步,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完美的继承了这一切。当年那些旧“同事”的档案、包含了人名、地址、联络方式以及关系脉络都在一本本厚厚的档案夹里留着,一张张电脑碟片上存着。

        根据俄国联邦安全局的公开数据表现:从2014年开始到2021年年底为止,乌克兰派遣进来的间谍案件抓捕次数每年有增无减;从14年的4起逐渐爬升到21年的15起。

       2021年4月,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在圣彼得堡街头上直接逮捕了乌克兰驻圣彼得堡总领事亚历山大.索索纽克。这哥们似乎依仗着自己外交人员身份,居然大摇大摆地在大街上进行情报交接,当时他在街头试图从一个俄国人手里接过一份材料。里面内容就是俄国的机密数据库,甚至包含了俄国的汽车牌照号码和各种内部案件调查材料。

       4月17日当天,俄罗斯外交部宣布,乌克兰驻圣彼得堡总领事索索纽克被列为不受欢迎人士,造成俄罗斯国家安全利益的损失,限其在4月19日起的72小时内离开俄罗斯境内。



狙击手出身的乌克兰军事情报机构格乌尔局长布达洛夫

       前不久,一名乌克兰“格乌尔”特工在俄罗斯工业城市图拉进行间谍活动时也被当场逮捕。跟动作大片赛的,几个穿着俄罗斯安全局服装的彪形大汉同一时刻冲进一个车库里,抓住那个乌克兰特工,牢牢压在地皮上,全程27秒,乌克兰特工完全投降。指纹提取、拍照搜查,证据检索一气呵成。这名乌克兰“格乌尔”特工被指控企图招募俄国军火工业里面的内部人员,并试图取得相关机密情报。


       莫斯科对基辅特工的打击实际上就是继续了当年冷战时“卢比扬卡”与“兰利”之间的战争。随着俄乌冲突中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的继续,基辅派出的“精英们”恐怕执行任务的空间越来越狭窄,因为据传有乌克兰情报机构军官头目已经在东乌地区被捕获。

        总之,这次俄乌冲突,尽管目前来看,俄罗斯依旧占据着上风,但仅就军事上而言,确实暴露了俄罗斯情报机构和俄罗斯武装力量诸多问题与不足,也让原本老百姓不太重视的乌克兰武装力量的顽强与韧性。但回过头来说,虽然俄罗斯安全机构暴露出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俄、乌情报作战归根结底还是“北极熊”和“白头鹰”之间的争斗,目前还是处于领先的状态下。包括对自身安全机构的整肃,也是亡羊补牢犹未晚的举措。

排名不分先后

全部...

关注二维码